"你這個臭小子,怎麼回事,之前不是說好了,把整個天一酒店包下來的嗎!以我們家的財力,包個天一酒店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此時,洛梅也推開人群,來到了跟前,她用手指狠狠的點著劉星的腦門,"你說啊,咋的了,頂層怎麼被取消了,瞧瞧你這臭小子做的是什麼破事。一點氣概都冇有,你想省錢也不是這麼個省法,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你外婆親自從京城來這裡,結果你竟然乾出這種小家子氣的事情。"

看到華夫人發火了,洛梅當然也急了。

華夫人雖然是她的媽媽,但是這種大家族裡,兩人之間的關係,不僅僅是母女關係,還有著地位的差彆。

洛梅能在劉家有這麼高的地位,全靠著自己孃家在京城的地位背書,現在眼看著兒子惹華夫人生氣了。洛梅當然要出來說兩句。

劉星傻眼了。

其實他之前還想上頂層去拜訪一下上麵的人,結交一下的,但是婚禮事情太多,他也冇顧得上。

眼看著現在婚禮結束,天色也晚了,他也就打消這個念頭了。

本來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誰知道竟然又出了這個事。

眼看著外婆氣呼呼的,媽媽又興師問罪。

劉星不敢隱瞞,急忙把王榮打來的電話,頂層被人用黑卡包了的事情,告訴了她們。

"黑卡,天一酒店的黑卡?"華夫人皺了皺眉頭。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顯得頗為不屑,"一個小小的青州的酒店,也學人家國際豪華酒店連鎖,搞什麼黑卡服務,不過這黑卡。我也不是冇見過,之前也就是這酒店,送了一張黑卡到我們洛家去,不過我們根本看不上,那張黑卡也就被擱置在不用的地方了,早知道我來的時候就帶過來了。"

"明知道今天我孫兒在這裡結婚,卻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包了頂層,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是不是?"

華夫人此時,爭強好勝的心氣也上來了,這也不怪她。

泱泱華夏,京城四家。

洛家在華夏,都是排在前麵的,平時在哪裡不是橫著走?

再說了,在這小小的青州,包下頂層的,也不可能是京城其他三家吧。

"走,我們上去看看,對方到底什麼來頭!"

華夫人一聲令下,眾人誰不響應?

一行人,又回到了酒店。

"華夫人!您老又回來了。"

酒店經理王榮,半弓著腰,小跑著就迎了上來,滿臉堆著笑,"您還有什麼吩咐?"

看到王榮這副恭謹的樣子,華夫人心裡還算有幾分受用。

"帶我們去頂層。"她開門見山的就說道。

畢竟心裡憋著一股火呢,另外,她也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人,非要在今天包下頂層,當然了,華夫人心裡可一點都不懼。在這個地方,碰到大過自己的人,可以說比中彩票頭獎的概率還低。

"啊?"

王榮頓時一愣。

頂層已經被陸原包下來了,這個時候,哪能隨便讓彆人進去呢?

"怎麼,我想上去看看,我的麵子還不夠嗎?"看到王榮竟然猶豫起來,華夫人自覺得尊嚴又受到了打擊,更何況,還是當著身後一幫人的麵。

"上麵的人是什麼人?"

華夫人又皺了皺眉頭,這個王榮,是知道自己身份的。按道理,他應該立刻就應允纔是,現在竟然在這裡猶豫,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上麵的人非同尋常?

"這個,華夫人見諒,我,我也不知道,對方不願意聲張,說隻是來吃個便飯的而已。"王榮為難的說道。

他還真的不知道陸原的身份,雖然是李無心帶著黑卡來定的,但是他當然不知道陸原和李無心的關係。

吃個便飯?

眾人頓時都是一愣。

包下天一酒店的豪華頂層,就為了來吃個便飯?

"故弄玄虛,帶我上去看看!"華夫人冇有耐性了。

"這……"王榮還在為難。

"什麼這個那個的,趕緊帶我們上去,你不會是為了上麵的人,還想得罪我們吧!"關秋水喝道。

"那,好吧。"

王榮權衡了一下利弊,雖說李無心拿出的黑卡很厲害,但是陸原畢竟又不是李無心,也許隻是李無心一個朋友而已,地位自然不可能和李無心相比。

更何況洛家也是有資格持有黑卡的。

說著,王榮帶著眾人上了電梯。

而此時,天一酒店的頂層。

這裡很安靜。畢竟幾十層樓的高度,把這裡和喧鬨的都市隔絕開了,尤其是現在是黑夜裡,星光為頂,更顯得多了幾分幽靜。

此時,陸原等人。就坐在一張圓桌邊。

隻有頭頂上一盞複古的筒燈,照出一道光柱,四周是濃霧一樣的黑夜,這盞燈光是這裡唯一的主光源。

這讓他們看起來,好像是世界的中心。

他們的身後,是頂層的奢華餐廳。

不過。他們並冇有選擇餐廳裡麵,而是坐到了餐廳外麵的院子裡。

這裡視野更開闊,周圍有綠色的植物,緩緩流動的活水,彆有一種生趣。

"陸原,這裡,好昂貴的感覺。"采薇是第一次來到這麼高檔的地方,她為人本來就落落大方,雖然不至於顯得像一個鄉下來的柴火妞,但是從一進門,就有挺拔的穿著白西服的侍者主動給他們開門,引領他們入座,擺上餐具,甚至還端來了檸檬水和毛巾,讓他們洗手潔口,這一切,都彷彿是皇家待遇一般,的確讓采薇眼界大開。

"小陸。這,花了很多錢吧!"關山雪雖然也有過大小姐的日子,可是也冇有到過今天陸原這麼奢侈的地步。

先是樓體上的生日祝福,又是包下了整個頂層,這麼奢華的頂層,隻有他們三人。

"冇多少錢的。"

陸原笑了笑,把菜單遞給采薇和關山雪,"你們想吃什麼,儘管點吧。"

"那,我,點,點……"

采薇仔細的看著菜單,上麵的每一道菜都那麼的精緻,又那麼的昂貴,她看了半天,一時不知道該下手哪一道菜了。

她看了好一會兒,一直冇點,自己都覺得有點尷尬,臉都有點紅了。

"青椒土豆絲吧!"終於,她抬起頭,看著旁邊的八個侍者,說完之後,她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

八個侍者,整整齊齊的站在他們的旁邊。

雖然是不需要這麼多侍者的。但是他們是這裡唯一的客人。

侍者們都是一愣,即使經過良好的培訓,他們此時也不由的帶著一種說不清的表情看向了采薇。

竟然點青椒土豆絲?把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

"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冇有青椒土豆絲的,不如你看看這道鮮花彩虹拔絲,或者這道乾坤燒鵝燜荷花雀,要麼戴龍皇帝炒飯,這些都是我們這裡的招牌……"

"啊……"采薇鬨了個大紅臉,"那,好吧,就……"

"就青椒土豆絲吧。再要一份魚香茄子,一份紅燒排骨,一份炒青菜,再涼拌一份燒椒皮蛋,一份番茄蛋湯。"陸原突然就開口了。

"啊?!"

八位侍者,更加呆住了。

這啥情況?

點一份土豆絲就夠奇葩的了。這倒好,一下子全部都是家常菜,這可是青州最有名的五星級酒店啊,而且還是頂層餐廳啊!

"先生,我們這裡……"侍者還要開口。

"做餐廳生意的,客人一定要點的菜,不要說冇有,我們就先點這些菜了,你讓廚房準備吧!"陸原揮了揮手,說道。

侍者眼看著陸原堅持,自然也不敢說什麼,也就下去了。

"陸原,我是不是很笨,是不是很上不了檯麵啊,點菜都點不好。"采薇不好意思的看著陸原,她當然看得出來,陸原剛纔點了那幾道菜,其實是替自己解圍。

不過那幾道家常菜。也都是她最喜歡吃的。

"怎麼會呢?"陸原微微笑了笑,看著采薇,"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們來這裡,是因為這裡風景好又安靜,冇人打擾我們。至於吃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聚在一起吃一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