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酒店的頂層和酒店的其他地方不同,這裡有專門的廚師和廚房,和酒店的其他地方不是一個係統的。

隻不過此時,廚房裡的廚師們,都要瘋了。

這麼多年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說有人在這裡點土豆絲的。

"冇有土豆絲,怎麼辦!"

"青菜和皮蛋也冇有啊!"

廚房裡,亂成一團。

是的,廚房裡真冇這些普通食材。

要知道,這可是天一酒店的頂層啊,誰來這裡會吃土豆絲啊,肯定都是各種海鮮名品之類的了。你要說要個澳龍法龍,美爪日章,意酪加牛,這些窮人一輩子吃不到甚至都冇聽說過的頂級食材,這裡應有儘有,你要一盤青菜,還真是讓人為難。

"趕緊的,去樓下,看看樓下廚房裡有冇有這些食材!"廚師命令身邊打荷的。

打荷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就向樓下跑去。

"站住,怎麼回事!"

剛跑到電梯口,迎麵就被人叫住了。

"王總好!"

打荷的一愣。就看到王榮領著一群人,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你這身衣服,是在頂層廚房幫工的吧,不在工作崗位上待著,怎麼往樓下跑去了。"王榮皺了皺眉頭,他當然不可能認得廚房的小幫工,但是工作服自然認得的。

"王總啊,是這樣的……"

打荷的不敢隱瞞,趕緊把陸原點的菜,跟王榮說了一遍。

"啥?"

王榮也愣了,這啥情況?

他乾了也有十幾年的酒店管理生涯了,這種情況也真是從來都冇見過。

"點土豆絲。炒青菜?"旁邊,華夫人不高興的看了看王榮,"我說王經理,你不是在故意逗我玩吧,能在我外孫的婚禮上,把頂層還給包下來了。現在點菜竟然點這些菜,你可彆拿我開玩笑啊。"

是的,這一群人,正是華夫人洛梅,劉星關秋水他們一群人。

華夫人被人攔著不給上來,心裡頭氣不過,乾脆就直接找了王榮了。

王榮一聽說這個事,心裡也是暗暗叫苦啊。

京城洛家的人,自己肯定不能得罪的。

但是陸原包下酒店頂層,也說了不要外人打擾的。

雖然不清楚陸原的背景,但是王榮這種人就是吃圈子裡飯的,心裡清楚能拿出黑卡包得下頂層的人,也決不能小覷,這兩撥人,得罪誰都不好。

眼看著華夫人脾氣上來了,這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王榮冇辦法,隻好就帶著他們上來了。

總之,走一步看一步,自己儘量調和一下。

"這,華夫人,我怎麼敢拿你開玩笑呢。"王榮急忙賠笑說道。

隻是,他心裡也是十分無語,更弄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就算他口舌伶俐,平時週轉自如,然而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見,並且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圓下去了。

"嗬嗬,要我看啊。這倒是也不算奇怪。"

正當所有人都為這個事,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時候,突然有人開口了。

眾人都是一愣,目光都看向了講話之人,關秋水。

"要我說啊,這些人恐怕隻是裝一裝樣子的,包下了酒店頂層,已經花了他們不少錢了。所以,他們應該冇錢點昂貴的菜了,隻能點一些家常菜了。"

關秋水看到眾人都看著她,心裡更加洋洋得意,表現欲也更強了許多。"我覺得,這些人也許就是土包子,或者就是農村來的暴發戶,從來冇有來過天一酒店這麼好的地方,所以包下頂層開開眼界,但是鄉下人就是鄉下人,那些珍饈海味吃不起,所以就點這些家常菜。"

關秋水這一席話,把眾人都說得愣住了。

"好,說得好,到說不定真的有這種可能。"華夫人聽完,卻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撫掌大笑起來。

關秋水看到華夫人笑了,心裡也是暗喜不已。

她當然看得出來華夫人因為剛纔上頂層被人攔下心情不爽,估計已經遷怒包下頂層的人了,所以此時,關秋水故意取笑頂層的人,也就是討好華夫人,為華夫人出出氣。

"對,說的對,這些人啊,絕對是打腫臉充胖子的。"

"哈哈,冇錯,我猜他們說不定還是做微商的。主要是包下頂層拍個照做個宣傳,說什麼在天一酒店頂樓召開國際麵膜見麵會,用來套路彆人的,外麵這麼光鮮,其實點菜竟然隻點土豆絲,哈哈。"

"這種人。簡直就是社會下三濫,竟然還敢阻擋華夫人上去,真是欠收拾。"

眾人一看到華夫人都認可了關秋水的話,頓時也都紛紛附和起來。

但是,說歸說,鬨歸鬨。王榮可不能跟他們一樣。

畢竟王榮是這裡的經理,凡事都必須小心翼翼,所以儘管王榮內心也是奇怪,甚至也有幾分覺得陸原等人的確是打腫臉充胖子,但是在冇有百分百確認的情況下,他也不敢亂來。

"華夫人,您還請現在這裡等著,我呢,先進去和客人通報一下。"王榮一邊陪著笑說著,一邊扶著華夫人在頂層入口的門口藤椅上坐下來。

這裡是一個等候區,有專門的藤椅和桌子。

同時王榮也早已讓人送來了酒飲和涼茶點心。

"您老也請放心,今兒個,我肯定讓你進去見到那客人的。"王榮拍著胸脯說道,"隻不過您老人家也知道的,他們畢竟是包下整個頂層的,我們也不能貿然進去,這可是砸招牌的啊。"

"好了,彆囉嗦了。我等就是了,你先進去通報一聲,就說京城洛家的華夫人!"華夫人雖然橫,但是也不傻,上層社會的規矩也懂的。

再說了,自己這冒然闖進去,也不符合她自己的身份。

頂層的院子裡。

陸原,采薇和關山雪,三人不緊不慢的吃喝著。

桌子上,此時菜已經上齊了。

冇錯,就是剛纔點的那些家常菜,拿來了食材,做起來也快的很。

"那個,先生,外麵有人要見你們,你要見嗎?"

王榮雙手疊放在腹部,略顯幾分恭敬的站在陸原旁邊。

他看著桌子上的菜,心裡真的覺得有一種說不清的黑色幽默,包下整個頂層,就為了吃這些家常菜?

儘管心裡很狐疑陸原的身份是不是真的就是個暴發戶。

不過,冇弄清楚之前,他還是要保持恭敬一點。

"我們今天是來聚餐的,什麼人都不見。"陸原皺了皺眉,有人要見自己?什麼人?

除了蜀山所的人。冇有人知道自己在這裡的。

而假如是蜀山所的人,或者是陸家的人,想見自己,直接打電話就可以了,也不會讓王榮來通報的。

"那個,對方是……"冇辦法,王榮隻好準備說出華夫人的名諱。

隻不過,他話還冇說完,就被陸原打斷了,"我說過了,今天我陪朋友過生日,我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

陸原有點火了。

是的。今天是采薇的生日,在這樣的夜裡,在這種靜謐的環境裡,自己陪她們母女安安靜靜的吃一頓飯,無疑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這種美好的時刻,怎麼能隨便被彆人給煞風景了!

"對方是京城……"

儘管剛纔被陸原打斷了。但是王榮還是要說。

不敢不說啊,京城洛家的名頭實在太大。

雖然這小子看起來好像也很狂,但是也必須要告訴他,現在等在外麵的人到底是誰!

"就算是京城四家的大當家在門口到齊了,我也不見!聽到了嗎!"

然而,王榮再一次被陸原打斷了。

這一句話,直接把王榮差點給噎得喘不過氣來。

也是這句話,讓王榮張口結舌,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這小子,真,真是口出狂言!

得,你牛逼,我好心好意給你找個台階下,你自己作死,說這種大話,再說下去也冇有什麼意義了。

王榮也不說了,轉身就出了頂層。

門口。華夫人一行人早已等得焦躁不堪了。

見到王榮出來,頓時就圍了上來。

"他,還是不想見……"王榮看著華夫人,心裡陡然有幾分顫抖,結結巴巴的說道。

"什麼!"

華夫人勃然大怒,"我一把老骨頭還在這裡等迴音等了這麼久。結果竟然還不見,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人,不給進是吧,我還偏進去了,我看,誰敢攔我!"

"進!"

華夫人第一個,昂頭氣沖沖走了進去。

眾人立即也跟著進去。

王榮站在人群後麵,歎了口氣,衝著門口的幾個保安揮了揮手,示意不要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