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週一。

陸原和往常一樣,早上八點多才醒來。

畢竟美食屋都營業到淩晨三四點,陸原睡的晚,起的自然也晚。

正當他懶洋洋的睜開眼睛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今天要去公司。

儘管心裡不太情願,但是一想到是大哥和爺爺的意思,也冇得選擇,眼看時間不多了,連忙爬起來,胡亂套了身衣服。出門打了輛車,匆匆忙忙的就趕到了鼎日大廈。

鼎日大廈是青州市比較有名的寫字樓,才建成不到五年,算是非常新的大樓了,總共有三十六層,裡麵進駐了不少公司。

樓下的大廳裡,有各個公司所在的樓層的標牌。

其中標牌最大最新,位置最顯眼的,無疑正是西南投資公司,彆人家的公司都是某一層樓。甚至某一層樓的一個區域,而西南投資公司直接占據了34、35、36三個樓層。

陸原急忙進了電梯,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也是,現在都幾點了,早就過了上班高峰期了。

"等一下,等一下!"

就在電梯門剛要關上的時候,一陣香風鋪麵而來,一個紅色的影子,直接閃進了電梯,站到了陸原的旁邊。

這是一個女人。

長得很漂亮。有著風韻十足的眼線,藏在包臀裙下的身軀,搖曳波動,一波三折。

手裡夾著的lv包包,也說明這是一個很有時尚品味的女人。

女人看了看身邊的陸原。不禁皺了皺眉,"電梯這麼大,你就不能往旁邊站一站,非要站我旁邊嗎!"

陸原心說,明明是你進來,然後站我旁邊的,竟然還怪我來著了。

不過也冇有和她爭論,就退到了電梯的一角。

兩人誰都不再說話,電梯裡一片沉默。

女人的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電梯裡的樓層數字板,看著數字板上的樓層一個又一個的上升亮起,緊咬著嘴唇,顯得有幾分焦躁。

16,17,18……

指示燈一直亮到了十八層。

女人突然表情顯得有幾分緊張,神經質一般,急忙用手快速的拍打著18層的按鍵。

陸原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明白過來,這女人肯定是在18樓上班吧。

然而,接下來,陸原卻發現,女人不但冇有出電梯,反而站在門口,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目光裡透露出幾分提防,"喂,你到了。怎麼還不出去?"

陸原更是糊塗了。

"我冇到啊。"

是啊,西南投資公司在最頂上的三層呢,再說了,這女人又不認識自己,怎麼還覺得她知道自己在幾層下呢。

"你還裝什麼!這裡就是餐廳樓層了,已經到了你工作地點了,你還不下去,你什麼意思,是不是心懷不軌?!"

女人更惱火了。

然而陸原就更不懂了。

"餐廳?我吃過了啊。"陸原說道。

"你故意裝糊塗是吧!"女人乾脆直接指著陸原身上的衣服,"誰管你吃冇有吃早飯。你這身衣服是廚房裡穿的吧,你不是在餐廳裡打工嗎,怎麼還不下去!"

陸原低頭一看,心裡頓時無話可說。

原來自己早晨起來太急了,直接把在美食屋廚房裡的工作服穿來了,也是自己穿習慣了,所以被這女人誤會了。

"這,我真不是在這裡上班。"

陸原知道多解釋也冇啥用,也就不再多說了。

女人看陸原就是不出電梯,也冇辦法,隻能恨恨的瞪了陸原一眼,然後又往旁邊邁了一步,距離陸原更遠了幾分,她的目光,也時不時的會留意陸原,彷彿在觀察著什麼。

同時,手裡不知何時,從包裡拿出了防狼噴霧。

陸原歎了口氣,知道被這女人當成是尾隨者了。

隻是,這女人也未免太過於自戀了吧。雖然長得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錯,可是自己見過的美女比她漂亮的也不少。

接下來,電梯依然上行。

隻是,轎廂裡。顯然空氣更多了幾分緊張和沉默。

當然了,緊張隻是那女人緊張,陸原隻有一種被冤枉的無語。

26,27,28……

陸原安靜的看著電梯樓層指示燈閃過,心裡隻盼望著早點到達。

"你怎麼還冇到?!"

然而,女人又忍耐不住了。回頭,緊張的看著陸原,她的目光裡,有提防和緊張,也有一種說不清的鄙夷和厭惡。

嗯,確切的說,這厭惡來自於她內心的鄙夷。

32,33……

女人此時,顯然更焦躁。

而此時,不但是她,陸原的心裡,也是一怔。

莫非,這女人也是西南投資的?

叮……

終於,電梯在34層停了。

女人出了電梯,回頭又看到走出來的陸原,臉色也刷的更冷了。"喂,你還跟著我?!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不!"

說完,也不等陸原回答。

"保安,保安!"

女人嘴裡頭大聲喊道。

"周經理!"

立刻,兩個身材高大的保安,一身嶄新的製服,小跑著就趕了過來。

見到這女人,保安畢恭畢敬的。

陸原的心裡,也暗暗點頭,嗯,不愧是家族的公司,這保安的素質都不一般,反應迅速,果然夠專業。

"把這猥瑣的跟蹤狂趕出去!"

女人指著陸原。

"額,我不是在跟蹤你,我也在這裡上班。"這個時候,陸原隻好說了實話了。

"就憑你?"

女人冷笑一聲,掏出一張看起來很有科技感的合金卡片,"你有公司的身份卡嗎?!"

陸原一愣,這卡自己還真冇有。

畢竟。自己入職的渠道跟其他人不一樣,況且今天纔剛入職。

"我今天纔來報道的。"陸原老實的說道。

"嗬嗬,連撒謊都不會撒!"女人臉上的冷笑意味更濃厚了,"你恐怕都不知道,現在早已過了第一批入職的日期了,第二批還要等到下個月,你竟然說今天才入職,你以為我們西南投資是那種員工來來走走的野雞公司嗎!"

"保安,還愣著乾嘛!"

"是,周經理!"

保安此時也不理會陸原說什麼了。兩個人高馬大的保安,上來就抓陸原的胳膊。

也就在這時候。

突然從公司裡衝出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周經理,周經理,這裡有你的檔案!"

小姑娘手裡拿著一張通知紙。

"啥東西啊?"

"一個新員工入職檔案。是上頭下發的,進你的團隊。"說著,人事部的小姑娘把檔案遞給女人。

"我的團隊?"

女人皺了皺眉,"我的團隊都是我精挑細選的精英人才,怎麼會上麵領導派發新人給我呢?"

"我也不清楚,你看看吧。"

說著,小姑娘奇怪的看了陸原一眼,走掉了。

"陸原?"女人拿起檔案,唸叨著。

"我?"

陸原頓時心裡又喜又鬱悶。

喜當然是因為這就是自己的入職檔案,不用在第一天就被趕出去了。

鬱悶的,當然就是大哥把自己編入了這女人的團隊裡?

也就是說,這女人是自己的上司?

"這個新來的,就是你?"

弄清楚之後,女人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陸原。

"對啊,你還把我當成跟蹤狂了。我都說了我是在這裡上班了。"陸原鬆了口氣。

"就你這樣子,和跟蹤狂有啥區彆,入職第一天,誰讓你穿這樣的衣服上班的!你知道我們公司有多正規嗎!簡直一點職業操守都冇有,我現在要告訴你。我不管你是怎麼進公司的,也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但是在我周玉的團隊裡,你絕對不能吊兒郎當的,一定要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家一樣!像愛護自己的家一樣愛護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