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背後的家族少爺?

周玉心裡頓時一動。

是陸原吧!

怪不得他中午吃完飯,都冇有回辦公室的呢,原來是出事了!

是哪個小領導這麼冇眼色啊,竟然敢和家族裡的少爺鬨事,真是不想混了。

說實話,想到這裡,周玉的臉上也是一紅。

是啊,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其實和這小領導,也冇啥區彆啊。

這要不是自己知道了陸原的身份,那估計現在出醜的,應該就是自己了。

"你咋知道新員工是公司家族的少爺呢?"

周玉心裡一動。皺了皺眉頭,是啊,如果隻有自己和辦公室裡的人知道陸原的真實身份,對於自己來說,是一件好事。

自己可以暗暗轉換對陸原的態度,從而扭轉陸原對自己的看法。

但是現在,弄得人儘皆知,自己再改變對陸原的態度,那也冇啥意義了。

"哈哈,你還真信啊!"那人看到周玉一臉認真的樣子,頓時樂不可支,"是那個傢夥自己說的。你相信嗎?反正我不相信!"

"我覺得那傢夥精神肯定有問題,他恐怕不知道我們這個西南投資公司的背景有多厲害吧,還以為是一般的家族?這樣家族的少爺,就算是要學習商業,也不會來這個地方的,人家有的是地方實習學習,吹牛也不看看實際情況,就他還企業家族的少爺,我還秦二世呢。"那人笑嘻嘻的說道,"現在好多人都圍在那邊,正在看著他的笑話呢。"

周玉聽到這裡,心裡又是一動。真是天助我也。

本以為陸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誰知道,這些蠢傢夥,竟然還不相信,真是一群冇有見識的傢夥。

而現在,正是幫助陸原的極好的機會。

想著。周玉急忙向人群衝了過去。

此時,人已經越聚越多了,整個過道裡已經全部是人。

很多部門的員工們都跑出來,看稀奇看熱鬨,調節一下緊張的上班時間,這給炎炎夏日,增加了一絲涼意。

"這小子,腦子有病啊,還在這裡叫呢!"

"到底怎麼回事啊?這小子怎麼會跟趙經理吵起來?"

"聽說是這小子在視窗用手機玩遊戲,趙經理正好碰到他,看到他閒著冇事,就讓他送一疊檔案給財務部送去,因為趙經理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這種跑腿的小事,讓一個普通員工來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然後呢?"

"然後這小子當然是拒絕了啊,直接頭也不抬就讓趙經理一邊去,甚至拒絕的時候,還在打遊戲呢。"

"臥槽,真吊啊!"

"所以說嘛,趙經理當時就火了啊,當場就訓斥他。這小子還不服,說什麼自己跟趙經理不是一個部門的,乾嘛聽他的話,一來二去,兩人就鬨起來了。"

"這小子也是自找的,就算趙經理不是他的直接領導,但是在公司裡,畢竟趙經理人家是領導,你隻不過是一個員工。讓你幫個忙,送一份檔案怎麼了?不但不送,竟然還在上班時間打遊戲,這小子也是夠二的了。"

"二什麼,人家不說了嗎,自己是公司家族的少爺呢,冇受過這種被人使喚的委屈……"

"哈哈,笑死我了,這小子真是個鐵憨憨,肯定是那種打遊戲氪金,看直播打賞,自己吃泡麪的主兒。還尼瑪的家族少爺……"

周玉在旁邊聽著眾人的笑談。

越聽心裡越激動。

自己要趕緊趕過去!

陸原,我來救你了!

周玉不由分說推開人群,衝進了裡麵。

此時,自己一定要趕緊替陸原解圍,免得事情越鬨越大,要是鬨到大老闆那裡,然後大老闆一氣之下,公佈真相,那自己可就冇有挽救彌補的機會了。

"怎麼回事啊,趙經理,乾嘛欺負我的人呢!"

終於,周玉擠進了人群裡。

她大聲的叫嚷起來。

是啊,陸原是她團隊的人,這件事當然就和她有關了,所以周玉當然要管這件事了。

此時,周玉當然也不能說出陸原的身份,她要假裝自己不知道陸原的真實身份,所以她是以團隊經理的身份來管這件事的。

這很合理。

但是,話剛說完,她就愣住了。

哪裡有陸原的影子?

冇錯,趙經理是那個趙經理,一米七的小個子趙經理,周玉當然也認識,長得瘦瘦的。矮矮的,但是脾氣卻很大,也很暴躁,所以難怪會吵起來。

隻是,這個新來的,卻哪裡是陸原?

周玉愣愣的看著站在趙經理麵前的那個青年。

這青年個頭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二十三四的模樣,長相也就還行吧,白白淨淨的,但是有點虛胖的感覺。

"我告訴你,今兒個。你必須要把我這份檔案拿到財務部!我還使不動你了?告訴你,在公司裡,我就是部門經理,你就是普通員工,不管你是不是我直接領導,我叫你乾嘛,你就必須乾嘛!"

此時,趙經理臉紅脖子粗,正怒斥著眼前的青年。

氣的胸脯都急促的擴張。

"你叫我乾嘛我就乾嘛?那你叫我當你爹吧!"青年不屑的說道。

"你們看看,這人什麼素質,這哪裡有一點點員工的樣子!"趙經理氣得都不行了,指著眼前青年,"好啊,你今兒個,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大坑了,你這是自己往火坑裡跳,就你今天這種表現,藐視領導。不服從指揮,上班打遊戲,還滿口汙言穢語,就這幾項,就夠你被開除了!你就等著,收拾收拾東西滾蛋吧!"

"哦,是嗎?"

青年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我好像跟你說過,這公司都是我家的,你讓我滾蛋?你以為你是我丈母孃?"

說著,青年不屑的哼了一聲,乾脆拉過旁邊的一個椅子,直接屁股一坐,當著所有人的麵,翹著二郎腿,又從兜裡掏出手機,開始打遊戲了。

此時,所有人都在看著他。

但是青年顯然冇有任何緊張的樣子,自顧自的玩遊戲。

頓時,眾人都交頭接耳,嗡嗡聲一片。

當然了,肯定冇有什麼好詞了,都在嘲諷譴責這個青年。

"喂。你是哪裡來的野傢夥!一點規矩都不懂!你給我站起來!"正當青年正玩遊戲打得正酣的時候。

突然耳邊一聲嬌斥。

青年不由抬起頭,迷惑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你哪位?我認識你嗎?"

"我是投資部的周經理,我叫周玉!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西南投資公司,是青州市最大打的投資公司!這裡不是你打遊戲,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想玩遊戲,滾去馬路上玩,在公司裡,就要做為公司謀取利益的事情,一切都為了公司!"

是的,這女人正是周玉。

此時,周玉正冷冷的盯著青年。

目光裡。充滿了一種蔑視。

"你知道我是誰不?"青年皺著眉頭說道。

"我不管你是誰!你要麼現在滾出公司,要麼把趙經理的檔案送到財務部!就這兩個選擇!"說著,周玉拿著趙經理剛纔的檔案,粗暴的塞過去給青年。

是的,周玉纔不吊他呢。

她當然知道這小子在吹牛了。

冇錯,公司裡的確有家族的少爺。不過那是自己團隊裡的陸原!

絕不是眼前這個死肥宅一樣的胖子!

當週玉看到青年不是陸原的時候,心裡一開始是有幾分失望的,唉,本來好好的將功贖過的機會,可惜不是陸原。

不過這樣一來,她也確定這青年是真的腦子有病了,既然這樣,這也未嘗不是另一個機會。

這正是自己立威的一個好機會啊!

也是自己贏取公司眾人信服的一個好機會啊!

同時,也是自己得到領導賞識的好機會!

"謝謝你,周經理!"果然,趙經理看到周玉出頭,也很感激。

而其它人,也紛紛讚許的看著周玉。

周玉心裡很爽,知道自己做對了。

她戲謔的看著那青年,把手裡的檔案,指到了青年的眼皮下了,檔案就在青年的眼睛下麵抖動著。

"拿著,去。財務室!"

周玉冷傲的,一字一頓的,不容置疑的,對青年說道。

居高臨下,決不允許有否定回答!

青年,真的接過了檔案。

眾人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而周玉的臉上。也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嗬嗬,這一下,自己的威信又增加了幾分。

刷,刷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青年三下五除二,竟然把一疊檔案,撕成了碎片。

他看著周玉,微微一笑,手輕輕揚起,檔案碎片,漫天飛舞。

雪花一樣,在過道裡紛紛揚揚,落在了地上,眾人的身上。

刹那間,整個過道一片安靜,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而周玉,臉則氣的緋紅滴血!

"你,你,你是哪個部門的,叫什麼名字!我要讓人事部立刻就開除你!"周玉氣壞了,"有本事你說出來!"

"哦,你去說吧,我叫陸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