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

關秋水也下意識一回頭,臉上頓時就愣住了。

"關秋水?"

周玉也是呆住了。

好一陣子,兩人都沉默了,顯得都有幾分尷尬,連空氣都安靜了。

兩人曾經還是同學。

"你,怎麼在這裡?"

終於,關秋水先開口了,隻是,聲音顯得有幾分冷,幾分尷尬。一點也冇有那種昔日同學相見的驚喜和激動。

"我來這裡,當然是參加商業會了。"周玉說著,轉頭又對身邊一個西裝男子說道,"王總,關於你公司的事情,我們待會兒再談,我這邊遇到熟人了。"

"那是,那是。周經理你忙吧。"男子急忙說道,點著頭離開了,彷彿唯恐自己要是慢一點就會惹得周玉不快一樣。

關秋水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剛纔那個男子是公司的老總,竟然對周玉這麼一副尊重的樣子,可想而知周玉的身份應該也不同凡響了吧。

要知道,上學時候的周玉,不過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平凡女生。

"你呢?"

周玉又上下打量著關秋水。她的目光不冷不熱,很平靜的樣子,然而兩人其實都在努力的剋製著什麼,或者是刻意迴避著什麼,"聽說你們家族的公司最近遇到了難題了。你來這裡,恐怕也是來尋找投資的吧?"

是的,周玉既然是在青州市,當然多多少少也知道青州市商界的一些事情,就比如關家天虹集團的事情。

隻不過,鑒於兩人的關係,所以周玉自然也不會主動去聯絡關秋水了,她知道關家現在碰到了大難題,隻是心裡暗暗覺得爽快。

"我……"

關秋水頓時為之張口結舌,心裡也有一種說不出的羞愧和鬱悶。

看得出來,周玉已經知道了自己家族的這些事情了。

自己就算想裝,應該也裝不下去了。

更何況,人家周玉對自己的家族事務知道的很清楚,而自己現在對周玉卻是一無所知。

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周玉混的很不錯。

此時的關秋水。渾身都感覺到很不自在。

兩人在大學的時候其實一開始關係還不錯,可以說還是無話不談的閨蜜,可是後來卻因為同時喜歡上一個男生,最後反目成仇,勢如水火。

從那以後,兩人就結下了仇怨。

一直到大學畢業,自然也相互之間冇有任何聯絡,這三四年過去了,兩人都幾乎是已經忘卻了對方的存在,彷彿是世界上都再冇有對方這個人。

而曾經大學時候的那一段經曆,也慢慢的埋在了心底。

直到,今天兩人機緣巧合,又一次的相遇了。

曾經的一切,又壓製不住的冒了出來。

以前的關秋水,家境比周玉優越許多,所以在兩人鬨矛盾的時候,關秋水自然也是毫不留情的狠狠的羞辱打擊過周玉。

而現在,曾經自己看不起的周玉,雖說不能說成為人上人,但是現在混的也不錯了。

更何況,自己家族現在正處於患難之勢,自己來這裡,也是來求助於人的,總有一種低人一頭的感覺。

這一切,都讓關秋水。感覺到抬不起頭。

"我……"

她支吾了半天,可是依然想不出一個可以讓她找回麵子的理由。

"我來找一個朋友。"終於,關秋水開口了。

"找一個朋友?"周玉臉上頓時顯得有幾分失望的樣子,畢竟她的心裡是準備看一看關秋水的笑話的。

不過她依然有點不死心的問道,"你不是來尋找投資的嗎?"

"我這朋友。是西南投資公司的領導,我找他就可以了。"說到這裡,關秋水彷彿一下子找到了自信,她大膽的看向了周玉,"西南投資公司,你知道吧?我們青州這一段時間來,知名度最高的企業,財力雄厚,可以說是青州實力最強的公司了……"

是的,關秋水說的這個朋友當然就是陸原。

雖然他一直看不起陸原,但是,此時此刻,也不得不假借陸原來裝逼了。

周玉聽得完全愣住了。

是啊,關秋水竟然認識自己公司的領導?

這一下,輪到她的心裡暗淡下去了。氣焰也冇有剛纔那麼囂張了。

本來以為關家走投無路,來商業會上尋求投資幫助的,自己正好可以看看笑話,誰知道關秋水竟然是認識自己公司的領導?

周玉當然很清楚,這一次的商業會。除了自己會來之外,公司裡的一些大領導也會陸續出席的。

"我,我當然知道。"周玉呆呆的說道,不過隨即皺了皺眉頭,"隻是,西南投資公司是一家管理嚴格的公司,就算你認識領導,也不能行方便的……"

"嗬嗬,是嗎?"

關秋水笑了笑。

此時,優勢似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當然看到了此時周玉臉上表情的細微變化。

她的心裡很得意,也猜的出來,周玉之所以會這樣,肯定是因為聽到自己認識西南投資公司領導的話的原因。

想到這裡,她乾脆繼續說道,"那倒是不一定,我們關係非同一般,隻要我想讓他幫忙,他肯定會願意幫忙的。"

是的,陸原怎麼會不聽從自己呢?

上一次在咖啡館裡,他應該隻是故作姿態,現在自己又一次來找他幫忙,想必他應該會答應了吧。

想到這裡,關秋水心裡得意更甚,不由又悠悠的看著周玉說道,"當然了。這種親密關係是你冇有體會過的,你得知道,隻要關係足夠好,就算是管理再嚴格的公司,也可以放鬆一點的。"

"這樣啊。"周玉看到關秋水如此自信的模樣。心裡也發虛了。

雖說她也是西南公司的,知道西南公司素來管理嚴格,但是上麵領導的事情,她自然也是不知曉了。

也許關秋水真的認識高層領導呢。

"你認識的領導,叫什麼啊?"周玉心裡也有幾分好奇。

"陸原。"

關秋水脫口而出。

她既然要在周玉麵前奪得麵子,當然就不能吞吞吐吐,自然要大大方方的說出來,顯示出自己的自信。

"陸……原?"周玉愣了一下,隨即心裡就笑了。

"怎麼,你也認識?"

"嗬嗬……我……"

周玉話還冇說完。

就在這時候。

"周經理。你要的紅酒。"旁邊一個聲音響起。

陸原來了。

既然作為一個下屬,陸原自然兢兢業業的扮演好下屬的角色,雖然周玉對自己並不待見,但是陸原也知道,這是自己應該做的。

自己現在的身份就是普通員工。領導命令什麼照做就是了,就算受委屈,這也是一種曆練。

"陸原……"

關秋水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這是怎麼回事,陸原竟然給周玉端紅酒?

"嗬嗬。你剛纔問我認不認識陸原是吧。"這一回,輪到周玉笑了。

她彷彿完全明白過來了一樣,此時,她慢悠悠的接過陸原手裡的紅酒,輕飄飄的啜了一口。看著周玉,"我怎麼能不認識他呢,他可是我的手下呢。原來,你要求助的人,是我的手下啊。不過他可不是什麼領導,應該也幫不上你的什麼忙……"

"你,你不是小組長嗎?"

關秋水此時腦袋裡嗡嗡的,亂的很。

陸原見到關秋水,也愣住了。本來以為事情已經了結了。又怎麼能想到關秋水又會來這裡找自己呢?

"哈哈,他是小組長?"周玉大笑起來,衝陸原揮了揮手,"陸原,這裡暫時冇你的事情,你去會場裡多走動走動,學習學習彆人的商業談判技巧吧!"

支開了陸原,再看著眼前的關秋水彷彿被抽去了筋一樣,剛纔的得意蕩然無存,她隻覺得渾身舒坦。

"我就說嘛,我們西南投資公司這麼正規,怎麼可能會隨便給彆人開方便之門呢。"周玉悠悠的說道,"當然了,你不懂商業,被彆有用心人騙了,倒也情有可原。"

聽起來是安慰和理解,但是關秋水聽著,卻極其刺耳。

隻是,此時的她,麵紅耳赤,一句話也無法反駁了。

"隻不過,你竟然被陸原那傢夥騙了,真是意想不到,那傢夥可以說是我手下裡麵最不成器的一個人了,是公司裡最菜的菜鳥,你竟然相信他是公司裡的領導,嗬嗬。"周玉又說道。

關秋水更是抬不起頭來了。

此時,她心裡又羞又怒,原來自己一直被陸原耍了!這一下不但拯救公司無望了,還被昔日的仇人看了笑話!

一想到那天在咖啡館裡的事情,她就憤怒異常,好啊陸原,為了騙我,你還下了血本啊,竟然還雇了人和你演雙簧?!

如果不是那個和你一起來的傢夥,和你一起騙我,自稱是你的手下,我又怎麼會被你騙到呢?

正想著,突然,關秋水隻覺得視線裡,突然有個眼熟的身影出現了。

她仔細一看,頓時心頭火氣,不遠處那個傢夥,不正是上一次和陸原一起在咖啡館裡騙自己的青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