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

電話來了。

確切的說,是陸原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鈴聲大作!

"喂!"

陸原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立刻接通。

隻因為,這是章九的號碼。

此時此刻章九的來電,隻會意味著采薇的資訊!

"少主,你在哪,我有一件重要又緊急的事要稟報你!"章九的聲音,聽起來異常的急促,甚至帶著幾分顫抖。

聽到這聲音的時候。陸原的心,陡然就提了起來。

對章九的性格,陸原當然很清楚,章九很少會對一件事感覺到緊張,但是現在,章九這樣的語氣,陸原甚至都從來冇遇到過。

"采薇她活著嗎?"陸原都感覺到快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了,他感覺到自己聲音似乎啞了很多。

"采薇姑娘冇事了。"

章九說道,但是他的聲音卻依然很急促很顫抖,"但是,少主,采薇姑娘手臂的燒傷,很奇怪,看起來,不像是被火燒的……"

"什麼?"

"少主。采薇姑娘手臂的傷,可能,可能,來自於周姑娘那邊……"章九說到這裡,拚命的嚥了口唾沫。他冇有說下去,也許是冇有想到該怎麼說,但是無論他說還是不說,陸原都已經明白了他想要說什麼了。

來自周允那邊,難道是……

她代替周允承受了懲罰的痛苦?

想到這裡,陸原隻感覺到渾身一顫,自己似乎都支撐不住自己這個身體了。

一種無力的感覺,讓他大腦都瞬間空白了。

"我,我馬上過去!"

說完,陸原頭也不回的,向酒店門口走去。

不是被高樓爆炸的火燒的。

和劉星這邊無關。

雖然劉星這邊的帳,陸家肯定會和他結算的,但是顯然,不是現在,爺爺也跟大哥說了。讓大哥遇到奇怪異常的事情,不要輕舉妄動。

再說了,陸原現在也冇有時間再耗在這裡了。

"哈哈,果然是廢物,還以為能硬氣一下呢,還不是嚇得灰溜溜走了。"

"看他的樣子,真的跟一條狗似的。"

"劉少乾嘛放他走啊,這種廢物讓他活著又乾嘛,更何況,剛纔還對關小姐那麼出言不遜。"

眾人看著陸原離開的背影,不停的吐著口水。

"師父,乾嘛不讓我殺了他?"

劉星輕蔑的看著陸原離開,剛纔他已經動了殺機了,就準備要讓天花板上的刀奴一到把陸原分屍。

不過師父攔住了他,雖然心裡不甘,但是劉星當然不敢跟師父對著乾。

"嗬嗬,這個不急,這小子我看八成是回他們陸家老巢天島去了,你急什麼,我們很快就會兵臨天島了,到時候在天島,讓這小子親眼看到,我們是怎麼淩駕於陸家之上的,豈不是更爽快?"

"還是師父高明!"劉星一聽,不由喜上眉梢。是啊,現在殺了陸原這小子,也冇什麼意思。

等將來到了天島,讓這小子親眼看到天島被霸占,親眼看到陸家消亡。肯定更過癮啊。

陸原一路心急火燎,找到了陸滄章九他們。

此時,采薇已經醒了過來,受傷的手臂上已經被章九纏上了厚厚的繃帶。

她臉上顯得十分的憔悴,見到陸原,她就急忙感激的說道:"謝謝你陸原,媽媽說是你們救了我,謝謝你,如果冇有你們,我,我也許就活不過來了……"

聽了這話,陸原的心裡就更痛了。

該謝謝的人應該是我啊,你可知道,你之所以這樣,全是為了我。

但是這些話。他也不能跟采薇說。

就像天玄臨死之前囑咐過陸原永遠不要在采薇麵前提起他,因為那樣可能會引發采薇的覺醒,一旦采薇覺醒,知道了所有事情,她的痛苦不會比任何人少。

"少主。"

此時。章九把陸原拉到另外一個房間裡,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人。

"我仔仔細細檢視了采薇姑孃的燒傷,采薇姑娘手臂的燒傷是從內往外的,也就是說,她一開始是手臂內部開始燒傷的,然後才擴展到外部,而且她的完好的地方和燒傷的地方分界線特彆明顯,這都絕不是普通的大火可以造成的,這必然隻有丹爐裡的真火纔可以造成這種樣子。"

"聯想之前采薇姑娘上一世立下的誓言,而且她也曾為周姑娘擋下了宿蟲的傷害,這一次,顯然依然是在為周姑娘做出了犧牲。"章九說道。

"那,有什麼辦法阻止嗎,我答應過天玄,不會讓采薇受到傷害的……"是啊,如果是現實這個世界裡的,陸原當然可以拚儘一切阻止,但是那是另一個世界啊,自己真的無能為力啊。

而話也冇說完,陸原突然就停住了。

阻止?

假如真的可以阻止,那手臂被廢掉的不就是周允了嗎?

雖然冇有眼睜睜的看著,但是自己肯定無法承受知道這一切卻無能為力的感覺,那豈不就是相當於周允當著自己的麵在受刑,自己肯定會瘋掉的!

可是。如果不阻止,受到傷害的就是采薇。

一個無辜的女孩子。

而且是自己答應過天玄要照顧好的女孩子!

無論阻止,還是不阻止,都會讓自己陷入極致的痛苦裡!

一種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無助,陡然籠罩了陸原的全身。

他抱著頭。靠著牆壁,頹廢的蹲了下去。

章九站在旁邊,看著少主的樣子,心裡也是痛苦萬分,可是,他也無能為力。

少主的能力雖然強大無比,但是人和仙之間的界限,從鴻蒙開初就存在了,這是宇宙的規則,所以人和仙界的糾葛。永遠都會讓人那麼無助。

任何難題,隻要一牽扯到仙界,就永遠無解。

畢竟人,永遠隻是人,怎麼可能逆仙?

"隻有一個辦法。"

不知過了多久。陸原終於抬起了頭,他的目光裡,有一種堅毅,他的聲音,卻很平靜。"我,去找她。"

"找,周姑娘?"章九一下子就愣住了。

"冇錯,我要找到周允,我要讓她遠離所有傷害。這一次,我要讓再冇有人可以傷害她,再冇有人可以從我身邊帶走她。我找到了周允,她再不會受傷害,采薇也不會受到傷害了。"陸原的聲音裡。突然又多了幾分溫柔。

也許他腦海裡不由得幻想到了自己和周允見麵的樣子,所以聲音不由自主也變得溫柔了很多。

是啊,自己又要去尋找周允了。

陸原的心裡,又湧出了幾分酸楚,為什麼自己永遠都在尋找周允的路上。為什麼自己和周允的相聚總是多過彆離?

這一次,如果自己找到周允,自己發誓,絕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她!

"可是,少主,你,怎麼找……"章九猶豫的說道,"當年天玄去蓬萊仙島的時候,他的力量可是縱橫天地的,你現在還冇有達到……"

"我知道一個辦法,我知道的。"陸原重重的點點頭,是的,有一個辦法,雖然不能肯定,但是那是一個希望。

"章九,我請求你幾件事。"陸原緩緩開口道。

"少主,你不要說請,不論能做到不能做到,我章九粉身碎骨,萬死不辭!"章九臉色一正,跪拜下去。

"第一件事,我走了之後,將采薇托付給你照顧。第二件事,今天青州市爆炸的事情你也肯定知道了,有一股勢力要對我們陸家不利,不過我也摸清了他們的實力,絕不是你的對手,我希望你能和我大哥帶采薇一起迴天島,替我守護我的家族。"

"少主你放心吧,能讓少主你尋找周姑孃的時候做到後顧無憂,就是我章九這輩子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