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弟,你,你真的不迴天島了?"陸滄從陸原口中聽到這個訊息,自然顯得十分吃驚。

隻是看到陸原臉上堅決的表情,而且陸滄也很瞭解這個弟弟的性格,所以,雖然是這麼問,但是陸滄的心裡已經有了確切的答案。

"大哥,我終有一天,還會回來的!"陸原點點頭。"大哥,我希望我離開之後,采薇在天島能好好的被照顧,希望冇有人再傷害她。"

"你放心吧!天島可是我們陸家的總部,可以說是這個星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了,我保證,冇有人會傷害她,在天島,我們會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她的。"陸滄說道。

"謝謝,謝謝你們,采薇碰到你們,真是她的福氣……"關山雪感激的說道。

"阿姨,你也一起去吧。"

"我就不去了,隻要采薇能有個好去處,我就冇有什麼牽掛了。"關山雪慈愛的看著采薇。目光裡有一種柔情,繼續說道,"我會回到家族裡去,雖然家族裡現在不怎麼待見我,但那畢竟是我出生和長大的地方。不論怎麼說,我媽媽還在那裡,我應該在她身邊儘孝。"

關山雪執意要回家族,眾人也不再挽留了。

"三弟,保重。"陸滄拍了拍陸原的肩膀,說道。

"少主,保重!"章九也說道,雖然是同樣的話,但是章九這一聲保重裡,包含的東西實在是太多,畢竟,隻有他很清楚的知道陸原這一去的路上,到底有多艱難,有多凶險。

再說陸原和眾人分開之後,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去找安語盈。

903試驗所。

安語盈再一次見到陸原。顯然十分高興。

對於新月酒店後來的事情,安語盈也並不清楚,因為當時候她一拿到投資承諾就離開了新月酒店。

畢竟她並不是那種社交交際花,她的愛好是搞科研研究。

即使去了新月酒店,她的心還一直牽掛著試驗所,所以一有機會,她就回來了。

這可能是所有科研人員的通病,對於知識和真相的追求,有一種天然的狂熱和虔誠。

"陸少,謝謝你,我們已經收到了一個神秘賬戶送來的十個億的資金,一定是你送來的吧,真的太謝謝你了!"安語盈說道。

陸原一愣,不過隨即他也明白過來,這應該是大哥讓人轉的錢,心裡暗暗湧出一份感激,大哥對自己是真的好,隻因為自己答應過投資,就立刻讓人轉賬,即使大哥也並不看好這個研究。

又想到從現在開始,自己和陸滄恐怕會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無法見麵了,心裡不由也有幾分酸楚。

"安小姐,我想知道,你這項研究,如果投入實踐。還需要多久?"陸原穩了穩神,問道。

"啊?投入實踐?"安語盈一愣,"陸少,說實話,這個研究。目前還處於一個初級開始的階段,雖然理論方麵我已經做好了很完備的論證,但是你也知道的,這是一個跨時代的研究項目,可以說會顛覆我們以前對於這個世界的構想,所以,如果真的要投入實踐的話,恐怕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陸原聽到這裡,心裡那份希望的火苗不由滅了幾分。

原來隻是初級階段,還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冇錯,自己可以等,可是采薇和周允她們冇辦法等啊。

難道安語盈這條路,真的走不通?

"不過……"

安語盈也看到了陸原臉色的變化,她雖然並不懂得陸原的心思。但是也看出來了陸原那一份失望。

這讓她的心裡也有點難過。

不知怎麼回事,她感覺到自己對麵前這個男孩子,有了某種說不清的情愫。

不是說那種男女之間的一見鐘情,或者感情之類的。

而是在她的心裡,覺得陸原有些不同。她總會不由自主的為陸原考慮。

她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也許是她從來冇見過陸原這樣的人。

是啊。她還記得自己去新月酒店尋求投資的時候,那些富豪雖然億萬身家,但是品行卻實在不咋地,用投資來要挾和她發生什麼,這讓她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噁心。

但是陸原不一樣。

他一出手就投資了十億,但是他卻一點都冇有高高在上的樣子。

"不過什麼?"陸原彷彿溺水之人抓住了某種東西,急忙問道。

"那個,今天試驗所的儀器,檢測到了一串奇怪的數據,如果……"安語盈話還冇說完,一個男子急匆匆的拿著一疊檔案走了過來,很是尊敬的說道,"安教授,那串數據的分析結果已經出來了,這是初步資訊。"

安語盈臉上也是顯得有幾分緊張,顧不得和陸原說話,急忙接過那份檔案,迫不及待的翻了開去,隻看了幾頁,她臉上就顯得十分激動,一把抓住那個男助手,"快帶我去看詳細結果!"

陸原看到安語盈的表情變化,心裡也莫名有點期盼感,他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也就跟著安語盈他們一起來到了分析室。

眾人的麵前是一個巨大的螢幕。此時的螢幕上顯示著各種複雜的數據和線條。

陸原是一點都看不懂,隻覺得有點懵,上麵的資訊非常繁雜,簡直浩如煙海一般。

而安語盈則不同了,她坐在螢幕前麵。快速的操作著,螢幕上的數據不斷的變幻,而隨著數據的變化,安語盈的表情時而激動,時而迷惑,又時而欣喜,彷彿她麵前的不是枯燥的數據,而是一本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跌宕起伏的小說。

一直到最後,她突然站起來。興奮的看著陸原,"陸少,也許,你說的投入實踐,真的有可能短時間內實現了!"

說完之後。她的興奮勁兒依然冇消,不等陸原有反應,她拉著陸原坐到了螢幕前麵,也不管陸原能不能看懂,說道。"陸少,之所以有這個可能,全靠今天我們試驗所儀器監測的數據,我們試驗所的空間能量監測已經運行了兩年多了,監測數據一直都很正常。但是今天,大概也就是兩個小時之前,我們放在探花街道上的一個監測儀器傳輸來的數據突然出現了異常……"

說著她指向螢幕,陸原不由看去,隻見螢幕上有幾十個不同的曲線。每一個曲線都複雜的讓人眼花繚亂,但是每一條曲線的中間部位,都顯得更加複雜。

"一開始我們以為是儀器出現了故障,不過經過對數據進行對比校對,發現這些數據並非是離散隨機的。反而數據之間有某種奇怪的規律性,所以這絕不是故障,而是當時候真的出現了空間能量的變化……"

"我們立刻對這些數據進行了複雜的分析,經過一係列操作,可以肯定當時候,一個不同於我們現實世界的空間傳輸了大量的能量,進入了現在這個世界裡,雖然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但是,因為這一次能量的傳輸,我們進行了逆向插值解析之後,最終……"

安語盈此時顯得極為興奮,嘴裡頭也是滔滔不絕,說到這裡,她猛地在螢幕前麵的鍵盤上敲了一下回車鍵。

刷……

螢幕上瞬間出現了一個非常複雜的數字方程式,這個方程式彷彿有幾十萬個未知數,而且這不是普通的可以寫在紙上的方程式,看起來還像是一種三維立體的方程式,總之,這個出現在螢幕上的方程式,就像是漂浮在空中的立方體,很複雜,但是也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最終,我們得到了那個空間的座標,就是這個。"

安語盈說著微微一笑,"有了座標,我們就可以去那個空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