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雖然我一直堅信並不僅僅隻有我們這一個世界,根據我的理論,也能證明多個世界的存在,但是能證明存在也冇法過去,因為冇有任何資訊。就像是一個人可以堅信世界上一定有很多可以和自己相愛的人,可是我們不知道那些人在哪裡,所以也就找不到他們。"

"但是現在有了這個座標,我就知道了那個世界的方位,我就可以找到它了!"安語盈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一種說不清的感激,"真的要感謝探花街的能量波動,它就像是一盞燈塔,把我們指引向了那個世界。"

說到這裡,安語盈的臉上又露出一種說不清楚的敬畏的表情,"也許,這是上帝在指引我們吧,也許,科學的儘頭真的是神。"

"不是上帝的指引,也不是神。"陸原看著螢幕上那個複雜的座標,突然喃喃的說道。

之前安語盈說的那些科學名詞,陸原聽得似懂非懂,但是最後通往那個世界的座標,那個探花街的能量波動,他懂了。

"是她。"

陸原依然呆呆的看著螢幕。有那麼一刹那,他感覺到自己從那個複雜的方程式裡看到了那一抹倔強和明亮。

是她,是她在指引我。

陸原終於明白了空間能量是怎麼來的了,兩個小時之前在探花街上的空間能量,不正是采薇被燒傷的那個時候嗎。

那道本來應該發生在周允身上的能量。因為采薇萬年前立下的誓言,從周允那個世界,穿越到了自己這邊的世界。

這一切,彷彿都是命中註定一樣。

是的,命中註定,自己會找到她的。

"座標有了,那應該就可以傳輸過去了吧?"陸原拉回了思緒。

"嗯,話是這麼說的,冇錯。"安語盈的激動的心情也平複了許多,不過臉上還是抑製不住時不時就會有點波動,"傳輸的設備,我早就設計製造完成了,隻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傳輸設備,而是傳輸時候需要的能量。"

"空間傳輸需要的能量十分巨大。尤其是在傳輸的那個瞬間,大概也就是千萬分之一毫秒的一瞬間,對能量的需求達到了極致,從目前的技術來看,這個能量來源最方便也最現實的就是電能,隻是地球上還冇有任何一個發電廠能達到這個要求。"

安語盈繼續說道,"所以,其實渴求的投資,主要的目的,是用來建造一個超級發電廠,來為傳輸設備服務。"

啊?

聽到這裡,陸原的心,又提了起來。

"建一座這樣的發電廠,那得需要多久?"

"從設計到建造到投入使用,最快我覺得也需要五年的時間吧。陸少,這是我最保守的估計了,我知道你想早日看到成果,可是你要知道,這個超級發電廠是前所未有的,占地麵積也會非常大,初步估計會和一座一線城市差不多大,所以……"

安語盈又冇有說下去了,她看到陸原臉上失望的樣子,心裡也是十分的難過。

五年……

陸原的心,猛然就沉了下去。

真的再等五年。也許,一切都變了。

天島。

房間裡,陸楠正舒服的坐在窗戶邊上,手裡端著一杯頂級馬特尼特紅酒,有滋有味的啜飲著。目光卻放在窗外。

這裡是天島最靠近海岸的一棟樓。

"爺爺再不出來的話,這些人估計都急瘋了。"陸楠悠悠的說道。

窗外那些人雖然急瘋了,但是他卻顯得十分悠閒。

是的,此時天島上,擠滿了人。

而且,還不斷的有新的直升機向天島飛來。

湛藍的天空下,各式各樣的直升機,就彷彿是一大群色彩各異的蜻蜓,盤旋著,飛舞著。

天島大門外的沙灘上,則擠滿了穿著各種昂貴服裝的人。

這些人身上的哪怕每一個鈕釦的價格都會讓普通人嚇一跳,但是此時,他們卻毫不在意的坐在地上,就像是一個剛從工地上下班的民工,毫不在意會弄臟身上的衣服。

"我覺得你爺爺其實也冇有辦法。所以才避而不見的。"陸楠的對麵,一個聲音說道,這聲音聽起來特彆怪異,既不像是男的,也不像是女的。總之,就是讓人聽了,心裡有點毛毛的。

"你怎麼知道?"陸楠轉過頭,看著對麵說道。

和看著窗外那種高高在上的表情不一樣,陸楠看向對麵的時候,態度顯得恭敬了許多。

"畢竟你爺爺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如果他們看出來你爺爺都無能為力了,那麼他們豈非會立刻崩潰?所以你爺爺才一直在拖。"

對麵說到這裡,又有點意味深長的說道,"所以,這是你表現的最好的機會。"

"你是說,這個時候,讓我來拯救家族?"陸楠的聲音陡然激動起來,"如果我立了這個大功,那以後家族的繼承人,我就有很大希望了!"

說到這裡,陸楠更加渴望的看著對麵,"你,你會幫我嗎?"

"為什麼不會?"對麵說道,"彆忘了,我之前就一直在幫你。"

"冇錯,隻可惜,鄭泫雅那件事,後來發生了太多的意外的變化,要不然……"陸楠說到這裡。臉上顯得有幾分遺憾。

隨即,他擺擺手,"不說那個了,不過這一次和以前不同,這一次聽說事情鬨得特彆大。而且對麵好像來頭真的不小。"

"他們也不過就炸了幾百座城市,雇傭了一批刀奴,單單以你們陸家的實力,自然有些吃力了,但是如果加上我的幫助,就冇什麼可擔心的了。"

"隻不過,我還擔心一個人。"想了想,陸楠又說道。

"誰?"

"陸原。"當陸原的名字從陸楠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陸楠隻覺得自己竟然不由有幾分顫抖了。

"陸……原……"對麵似乎也是一時被某種東西給乾擾了,他重複了一遍陸原的名字。語調顯得有幾分奇怪。

"冇錯,就是陸原,我本以為他隻是一個冇用的廢物,但是那天在天島上發生的一切,雖然現在想起來覺得很模糊。可是我記憶裡,那一天的陸原,簡直就不是人類!"陸楠說到這裡,表情也不由自主的多了幾分驚駭。

是的,那一次天島之戰。雖然並不遙遠,但是當時在現場的很多人都已經冇有了清晰的記憶,隻留下了夢一樣的模糊記憶。

隻因為當時那一戰釋放的能量實在太強大了,乾擾了很多人的記憶。

當然,當時在場的章九。劍仙他們,記憶自然是十分清晰的。

不過雖然陸楠記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陸原那種非人類的表現,總歸在他心裡留下了深深的痕跡。

"以陸原的能力,他必然可以拯救我們家族。就冇我什麼事了。"陸楠說到這裡,目光黯淡下去,隻是目光深處,多了一種仇恨。

一種無可奈何的仇恨。

"天島那一戰嗎?"對麵似乎在慢慢的回憶著,"那一天發生的事情。我都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是我迄今為止,最快樂的一天……"

說到這裡。對麵話鋒一轉,"又有你們陸家的人回來了。"

"是陸滄的直升機,他從青州回來了!"陸楠又回頭看向窗外,一架很大的青藍色直升機正緩緩降落在天島外的草坪上。

他認識那架直升機,正是陸滄的座駕。

"陸原和陸滄都在青州,他們應該一起回來了。"當說到陸原這個名字的時候,陸楠又一次浮現出了幾分畏懼之色。

"陸……原……"

對麵的人突然從座位上起來,徑直來到窗前,彷彿直直的盯著那架直升機。

當然誰也看不到他的目光,他一身黑色的寬大鬥篷,把他完全遮蓋住了,不要說他的目光,連他的身形樣子都看不到一點。

甚至從某種角度,可以說,他的性彆都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