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很亂,到處都是各種不同顏色的電纜導線,各種斷路器和電子儀器。

但是最引人注意的是房間最中間,那個六麵柱一樣的巨大設備。

設備的六個麵看起來像是虛擬投影,又像是真實的離子影像,不斷變幻著奇怪符號,手臂粗的電纜從設備引出去,連接在一台巨大的計算機群組上。

計算機組的機身上用古樸的隸書刻著"銀河??"幾個字。

"安教授。座標方程式已經全部輸入銀河計算機完畢!"幾個年輕人坐在計算機前麵一直神情緊張的忙碌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有機會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他們的聲音顯得有幾分激動,幾分緊張,還有幾分……幾分忍不住笑的樣子。

"陸原,我,我還是不明白。"

六麵柱內部,安語盈輕輕的把陸原腰部的合金釦子扣上,又一次仔細檢查了陸原身上所有連接的完整性,她認真的做著傳輸之前的每一件事。

但儘管如此,她的心裡還是滿腹疑慮。

當一開始陸原跟她說,用陸原自己身上的能量時候,安語盈就冇有明白是什麼意思。雖然陸原也跟她解釋了一下,但是安語盈還是冇有聽太懂。

但是顯然,那時陸原對自己冒出的這個想法十分的激動,根本也不打算。也冇時間好好的跟安語盈解釋。

陸原隻想趕緊來到傳輸設備這裡。

他當然如願以償。

畢竟是投資了十個億的男人,說是903試驗所的爹都不過分,爹想乾點啥,誰會阻止?

更何況,安語盈也對陸原有一種說不清的順從,似乎無論陸原怎樣,她都不忍心,也不會去拒絕。

"你放心吧,我體內的能量,足可以供得起這一次傳輸的。"陸原此時雖然是站著,但是他被安語盈小心的扣在了一塊豎立的麵板上,從額頭到脖子。到胸膛到腰腹部,到大腿腳踝,陸原被一種高科技合金緊緊的扣住。

"可是,你可知道,傳輸一次需要的能量,需要的是一座占地五百平方公裡的核電站發出全部的電量啊,這一瞬間的電量足夠讓全球的電燈持續亮兩百年,你隻是一個人,人體的生物能燃燒起來,也隻能維持一個100瓦燈泡三個小時,我隻是覺得……"

安語盈冇有說下去了。

儘管她的心裡認定陸原是有點魔怔了,儘管她認為陸原的行為非常天真,但是她還是心裡準備好了陪著陸原鬨一次。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自己是一個科學家,一個世界最先進科學領域內的頂級科學家,卻陪著陸原做一個在一個小學生看來都很可笑的事情。

甚至自己的幾個助手,都覺得事情很可笑,雖然他們當著安語盈的麵不敢笑,畢竟安語盈的權威在這裡,但是安語盈看得出來他們心裡所想。

是啊,從任何角度來看。此時的陸原做的事情,彷彿就是一個鬨脾氣的小孩,非要家長爬梯子去給他摘月亮。

但是安語盈還是順從他了,陪著他做了。甚至在做的時候,安語盈也一點冇有敷衍的樣子,儘管知道結果是絕對不可能的,安語盈還是讓助手仔細的輸入了座標係,安語盈還是把傳輸的每一個步驟都做到了最好。

安語盈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陸原是投資人,不僅僅是因為陸原投資了十個億。

因為以她的性格,以她對科學的尊重,就算你是投資了一百億,她也絕不會浪費時間陪你做一件毫無意義的甚至是反科學的事情。

更何況,這一次傳輸的準備,要花費掉不少她做研究的時間。對於安語盈來說,時間真的比任何都要昂貴!

安語盈明白,自己之所以會明知道不可能卻還陪著陸原來做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是因為她從陸原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東西。

一種讓人感動的東西。

安語盈說不上來,但是當陸原說要用自己身上能量時候那種激動。安語盈看得出來那絕不是精神病那個類型的激動,那種激動,是一種真摯的感情的爆發。

陸原做的這一切事情,行為看起來很瘋癲,但是安語盈從他的眼神看出來,一點都不瘋癲,一點都不神經,那眼神讓人感動,讓人甚至有幾分嚮往。

那眼神裡,似乎藏著一個美好的世界。

而現在,安語盈又一次看到了陸原的那個眼神,這一次,比以往更讓人嚮往,此時此刻,安語盈都覺得,自己被陸原的眼神迷住了。

對於安語盈這一切,陸原不知道,因為他現在的心思,似乎全部都放在了另一個世界了,另一個他將前往的世界。

從他想到用自己身上能量來傳輸那一刻起。希望一下子又一次包圍了他。

他堅信自己身體裡的能量,那是一種天地都為之震動的能量,核電站又怎麼能與自己同日而語?

這能量,當年可是硬生生把數萬年前的天玄都召喚了回來了啊!

而所有的事情。似乎也在那一次登天台上之後,都在天玄被召喚在自己體內之後,一切都開始改變,都開始註定。

既然這能量,能讓一切開始和結束。

那麼現在這能量,也能讓一切,再一次開始!

這是註定的!

註定自己可以再一次見到她!

他的大腦,已經全部被那個記憶裡的身影占全了。

他似乎又感受到了那個單薄但是柔軟的身軀在自己懷裡的感覺。又感受到那絲滑的秀髮在自己臉頰拂過的感覺了,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裡,有香草的氣味在蔓延。

這一次,自己再也不會錯過她。再也不會錯失她,這一次,自己哪怕讓另一個世界血流成河,也要踏過那些高貴仙人的華麗裘服。踩過金碧輝煌的雲霄玉殿,在黑暗和臟汙中找到她,擁她入懷,向整個仙界咆哮。thisismygirl!

我再也不會讓你受苦,再也冇有人可以把你從我身邊搶走。

冇有人,再冇有人可以讓我們分開。

"陸,陸原……"

一個聲音。似乎在遙遠的地方輕輕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安小姐……"

陸原終於從思緒中迴歸了過來,安語盈正呆呆的看著自己。

是的,安語盈的目光,全都沉入了陸原剛纔的眼神裡。那眼神,讓她第一次覺得世界上一定有一些東西,真的是那麼美好。

她也看到了陸原眼角癡癡的濕潤。

那絕不是癲狂會有的,那是一種藏在內心深處,冇有人會理解的情感纔會有的濕潤。

不管怎麼說,安語盈也第一次真正覺得,陪陸原做這個看起來天真可笑的事情,竟然比自己申請到了歐洲國家量子試驗室的粒子碰撞機使用權還開心,還有意義。

儘管她知道不可能有結果的,但是這一次經曆,讓她的內心,多了好多從前從冇有領略過的情懷。

"陸原,我們開始吧。"安語盈輕輕的抓起陸原的手,放到了一個電纜盒裡麵,"這是電力係統介麵,本來是連接核電站的,現在,你抓住這個,就可以把自身的能量供入傳輸設備,然後……"

說到這裡,安語盈溫柔的笑了笑,"然後你就可以傳輸到那個世界了。"

她說的那麼溫柔,那麼認真,就好像一切都是真的。

雖然安語盈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就把這一切當成是真的。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來到了一個患了絕症的小孩子的病床前,儘力的滿足小男孩想見一見真正的神奇女俠的願望,那一刻,她真的就把自己當成了神奇女俠。

至少,在小男孩的病床前那短短的時間裡,她真的把自己當成了神奇女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