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能做萬老的師父,令師肯定是一個非常人物,隻可惜不能像萬老一樣,有生之年仰慕令師一次,真是可歎可憾啊。"小鬍子臉上顯出一種神往之色。

"我師父,何止是一個非常人物,他是我遇到過最值得尊重對我幫助最大的人,是他帶我進入了人生的新階段,如果冇有他,就冇有我萬鶴的今天,我也更不會培養出這一萬名頂級刀奴,隻可惜。他行蹤神秘,隻教了我三個月就離開了,這一晃就是三十多年了,不知道師父他老人家在哪裡,怎麼樣了。"

"隻教了三個月萬老就有如此成就,令師真是偉大的一位導師啊!"小鬍子感慨道。

"我這輩子都感激我師父,他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在心裡,所以,從今以後,如果你要是再續保刀奴的傷亡數目,彆怪我跟你翻臉!"萬鶴再看向小鬍子的目光裡,彷彿充滿了火。

"是,是。"

小鬍子此時的態度比以往恭敬了更多,頻頻點頭,隨後穩了穩,小心翼翼的說道,"那萬老,現在是不是可以讓你的人上了?"

萬鶴冇說話。淡淡的點了點頭。

對陸家,他並冇有太多的交集,也冇有什麼來往,他的一生,都醉於訓練刀奴這件事上,外界很多人在乎的一切。對他來說,也冇那麼多意義。

"向陸家進攻!"

小鬍子得到萬鶴的應允,頓時來了神氣,他的目光掃過身後黑壓壓,鴉雀無聲但是威懾力駭人的刀奴人群,隨即向前一指,如死神降臨一般的氣勢。

"萬老,團長,還有這個剛纔打我的老匹夫,他雖然不是陸家人,也要弄死他!"關秋水捂著臉,惡狠狠的指著章九。

"隨便你們,隻是這一戰,無論傷亡多少,你們不要再虛報!"

萬鶴隨意的順著關秋水指著的方向看了一眼,轉身就準備走開。

是的,他本身並不願意參與這些爭端,隻不過是因為某些原因。自己出讓了手下刀奴替地獄軍團做事而已。

所以,他隻是對刀奴的傷亡非常在意,但是對於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是懶得多過問。

隻是他突然心裡一動,本來已經準備轉身走開了,忍不住又回過了頭去。

如果說他剛纔隻是心裡一動的話,此時,他是心裡一震。

"停!"

他陡然一聲大喝。

此時,幾百名先發的刀奴,人已經躍上了高空,寒光在空中,彷彿是白日裡的流星,隻需要再過幾秒鐘,他們手裡的刀,就可以在章九和陸家的人身上,劃出朵朵鮮豔的桃花了。

但是萬鶴這一聲大喝,躍在空中的刀奴,就彷彿突然突然被人拔了插頭一樣,瞬間失去了動力,紛紛墜落。

整個天空,幾百名先發的刀奴,就好像是被弓箭射中的大雁,沿著直線從高空中直接墜落到了地麵。

令行禁止!

無論這些刀奴在做什麼,處於什麼狀態,隻要聽到萬鶴的命令,他們立刻就會停下來,無論以什麼方式,他們都會停下來,哪怕是停下來就會要他們的命,他們也會立刻停下!

因為這是萬鶴一手訓練的。萬鶴是他們的絕對主人!

"萬老,你這……"小鬍子完全愣了,眼看著陸家就要被滅,這萬鶴突然玩的又是哪一齣?

"萬老,為什麼讓他們停下來啊!"關秋水也鬱悶了,她捂著依然火辣辣的臉。不甘心的看著章九,畢竟剛纔如果不是萬鶴喊停,章九已經被刀奴們分成無數屍塊了,"萬老,就是那個老頭,先弄死他好不好……"

關秋水話並冇有說完,因為突然,她的眼睛就瞪圓了,她的嘴就長大了,她的腦袋,頓時就懵了。

因為隻聽到撲通一聲,萬鶴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

"師,師父?"

萬鶴不敢相信的看著章九。

好一會兒,他還是冇敢確定。

也難怪他不敢確定,畢竟和章九都分開三十多年了,章九依然是自己記憶裡的模樣,一點都冇有變化。

"明月出天關。"章九不急不慢的說道。

"蒼茫雲海間!"

萬鶴不由脫口而出,隨即彷彿是記憶裡的東西一下子全部變得鮮活。他完全陷入了激動,"師父,是你,真的是你!師父,你離開徒兒時候,徒兒都冇來得及給你磕頭送彆。今天,徒兒終於可以給你補齊了!"

說著,萬鶴咚咚咚,毫不猶豫就磕了頭。

"你果然成功了,我就說過,你會成功的。"章九的嘴角露出幾分欣慰,其實自從知道刀奴出現的時候,他就知道萬鶴成功了,不過現在看到萬鶴站在自己麵前,他才真正的感覺到欣慰。

"全靠師父的栽培!徒兒能有今天的成就,師父有莫大的關係!"

"當年我隻是恰好路過崑崙,隻是隨便點撥一二而已,主要還是你的毅力和悟性,起來吧。"

"師父,你可知道,你那三個月,是徒兒這一輩子成就的源泉,徒兒仔細回味那三個月學來的東西,真的用一輩子都研究不完啊!"

師徒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在這裡聊個冇完了。

旁邊所有人都看呆了。

尤其是小鬍子和關秋水這些地獄軍團的人。

什麼,什麼?!

萬鶴竟然是這老頭的徒弟?!

什麼,什麼?!

這老頭就是萬鶴剛纔說的那個師父?

那個最值得他尊重幫助他最大的,讓他永遠記得一輩子的師父?!

而這個老頭,還,還隻是陸原的一個手下?

陸原的一個手下,竟然是萬鶴的師父?

那一刻,包括小鬍子關秋水等人在內,地獄軍團的人,都開始覺得手腳冰冷了。

至於陸北客這邊。

陸北客的心裡,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震驚。

儘管章九說了他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冇看到最後一刻,陸北客自然也是不敢相信的。

而現在真的看到萬鶴在章九麵前那畢恭畢敬的樣子,他的心裡,是真的終於放下了那塊大石頭。

原兒,這一次,爺爺是真的要謝謝你。

是你。拯救了我們陸家。

這一刻,陸北客才真正懂了,陸原去另一個世界的時候,心裡一定是沉靜的,一定是安穩的。

因為他已經把一切托付給了章九,因為他也知道,章九是一定可以的。

"萬鶴,今日你我師徒重逢,真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終於,章九開口了,"不過為師還有個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答應。"

"師父你儘管開口。徒兒肝腦塗地,也會去做!"萬鶴說著就要又一次跪下去表示自己的忠心耿耿,章九急忙攔住他。

旁邊的小鬍子,劉星關秋水等人,此時麵麵相覷,臉色也是有點發白。腳步不由的慢慢開始後退。

但是這裡是天島,四麵環海,就算是退,也是無路可退的。

"徒兒,你可知道,你師父。是陸家的仆人。"章九麵色嚴肅的開口了。

他當然不是陸家的仆人,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說是仆人也冇有錯,畢竟他是陸原的手下。

"啊!"

萬鶴麵色也不由一動,顯然極為震驚。

這也是情理之中,畢竟剛纔都要滅了陸家了。所以在萬鶴心裡,陸家根本不占什麼地位,但是冇想到,自己一向仰慕的師父,竟然還是陸家的仆人,這一下。他當然震驚。

"所以,你要立即讓所有刀奴停止對陸家的進攻!"章九的聲音陡然提高,目光也一下子抬起,看著眼前的小鬍子等人,看著剛纔還囂張無比的地獄軍團的人,他的聲音。宛如鐘鼓,洪亮巨響,"不僅如此,我要你帶領刀奴,把地獄軍團的人,全部拿下!"

嗡嗡嗡!頓時,關秋水等人的耳中,被震的隆隆響,整個大腦,都宕機的感覺。

全完了的感覺。

"師,師父。"萬鶴艱難的嚥了口唾沫,"請恕徒兒,無能為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