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什麼?!

萬鶴的一聲無能為力,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愣住了,傻了。

小鬍子,關秋水等人傻了,本來他們以為自己死定了,誰知道,萬鶴竟然拒絕了章九的要求?

陸北客這邊的陸家人也傻了,本以為事情到此結束,一切都結束了,好人活著,壞人得到懲罰,誰知道。竟然還冇完結?

更何況,萬鶴是章九的徒兒啊,看剛纔的樣子,萬鶴應該對章九言聽計從纔是啊,怎麼會這樣?

當然,冇有人比章九的心裡更疑惑了。

"師父,對不起,徒兒真的對不起。"

顯然,萬鶴也明白自己剛纔的話,很不合情理。

此時,他突然就跪在了地上,彷彿在為剛纔的話贖罪一樣,任憑章九怎麼拉,也拉不起來。

章九也更摸不著頭腦了。

這是怎麼了。

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也不應該有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擺在麵前了,就是這些事,萬鶴有什麼可擔心的?

"師父,離開陸家吧,彆管他們家族的事情了吧,師父,反正你也不真正是陸家的人。"萬鶴基本上此時可以說是苦苦哀求道。

"萬鶴。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其他人顯然都依然不明不白,不知道萬鶴這到底怎麼了,甚至是小鬍子那邊的人,都不明白萬鶴為什麼不聽章九的話了。

但是,章九是何等人。

他心中突然一動,一種不詳的感覺。就彷彿是黑霧一樣,一下子籠罩在了心上。

他不敢說真正知道了什麼,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可怕了!

這一個刹那,章九的身上,竟然打了個冷顫!

"師,師父……"

萬鶴抬起頭,目光裡滿是一種絕望的色彩,他努力的積攢著情緒,剛要開口,突然,他停住了。

章九就覺得,萬鶴似乎全身都凝住了。

那一刻,章九自己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

他不由自主的,抬起頭,看向了西邊的天空。

烏雲。

不知什麼時候,本來晴朗的海島天空上,西邊出現了大片的烏雲。

越來越濃厚的烏雲。

就彷彿是一夜之間捲起來的沙塵,遮天蔽日,迅速壯大,這烏雲。足可以吞噬一切山川河流,驕陽明月。

隆隆聲,有隆隆的聲音從烏雲中傳來。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裡麵翻騰。

起風了。

天島上,突然溫度降低了好多,本來還是晴空溫暖,甚至帶點炎熱的,突然眾人就感覺到了冷意,有人不由就抱起了胳膊。

烏雲越來越濃厚,越來越廣闊。

也越來越近了。

似乎有閃電在烏雲中穿梭,似乎有風暴正在烏雲中形成。

終於,天島上的人,都注意到了異常。

而當他們都注意到烏雲的時候,烏雲已經遮住了整個西邊的天空,就彷彿烏雲是一道牆壁,把整個世界分成了兩個部分。

天島的東邊依然是晴日,而天島的西邊,從天空一直到海水,全部被烏雲遮蔽。

"好詭異的烏雲……"有人喃喃的說道。

"這不是烏雲,這是霧,隻是濃霧,黑色的濃霧。"旁邊的人,在極度恐懼之下,顯得竟然有幾分平靜了。

是的,黑色的霧氣,完全籠罩了天島的西邊。

隆隆隆!

轟轟轟!

黑色的雲霧,遮擋了裡麵的所有事物,眾人什麼都看不到,但是不時有可怕的聲音傳來,似乎裡麵藏著什麼駭人的東西。

所有人都全部呆滯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巨大的黑色霧氣,彷彿可以吞噬一切,包羅萬象的黑色霧氣。

冇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有人都彷彿在呆呆的等待。

隻有一個人。

章九。

章九的心,此時在狂跳,他的手臂上。青筋也慢慢的在凸現。

他在不受控製的開始用力,他在下意識的開始在做準備。

因為他的本能,告訴他,危險來了。

是的,他感覺到了危險,極致的危險,超出了自己的預測的危險。

"嘶!"

突然。黑色霧氣裡,陡然冒出一聲巨大的嘶鳴聲音。

眾人頓時覺得耳膜都彷彿要被刺穿,不由都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隻有章九的目光陡然收縮!

他緊緊盯著那黑霧的中間!

幾乎伴隨著嘶鳴聲音,黑霧突然從中間鼓了起來,就彷彿是一張黑色的橡皮膜,突然被人用棍子從一麵頂了一下,另一麵就變得凸了起來。

黑霧越來越鼓。

終於,噅噅噅……

一聲嘶鳴,黑霧鼓起來的部分,猛然掙脫開來,一個巨大的身形從黑霧裡衝破了出來,一頭衝向天空,地麵上都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此時的眾人,就彷彿是原始人看到了外星飛船,全部都愣在那裡,理性思維直接消失!

那是一頭黑色的巨馬。

確切的說,也不能說是馬,它是類似馬的東西,身軀有普通的馬匹十幾個那麼大,眼睛火紅如同燈籠一般恐怖,嘴裡卻長滿了獠牙。全身黑黑宛如鍋底,尾巴長長的甩向空中,閃爍著黑色的光澤,就像是鋼鐵做成的尾巴。

馬從高空中躍下。

帶著呼嘯寒冷的氣息,猛然落了下來,巨大的落地氣流,帶起了一道風塵!

就在馬落下的時候。眾人才赫然看清楚,馬身上,還做著一個人。

身高過丈,巨大的身材,彷彿是黑炭,臉如同骷髏,手裡提著巨大的長戟,上麵刻畫著恐怖的圖案。

這一人一馬的威勢,在整個天島,無人能敵。

他站在那裡,真的就彷彿是天島之主!

"閻羅!是閻羅教主!"

突然,小鬍子一聲大叫,陡然激動起來,就彷彿是瘋了一樣,撲通跪在地上,咚咚咚向這巨人磕頭,"地獄軍團全體,拜見閻羅教主!"

他身後的人,自然此時齊刷刷全部跪了下來了。

"閻羅教主,是什麼人?"關秋水跪在地上,心裡不由多了幾分燃動,低聲問身邊的劉星。

"據師父說,閻羅教主是我們地獄軍團跪拜的神靈,就和道教的三仙,佛教的釋迦摩尼一樣。閻羅教主三百年纔來一次人間,我們地獄軍團的總部祭壇裡就有閻羅教主的雕像,我一直以為是傳說,冇想到,今天閻羅教主竟然是真的。"

地獄軍團的神!

關秋水的心裡,驟然一片明亮!

"你,竟然膽敢違背和我許下的諾言!我讓你的手下為地獄軍團服務,你為什麼突然讓他們停手!"

閻羅教主騎著馬,居高臨下,俯視著萬鶴。

"我,我。對不起……"萬鶴結結巴巴的,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章九終於明白了。

原來萬鶴答應幫助地獄軍團,並非是因為和小鬍子認識,而是被閻羅逼迫下的承諾。

所以,他剛纔纔會艱難的說無能為力。

因為他知道,這背後的力量並不是地獄軍團,而是這黑霧中走出的閻羅教主!

"陸家今天必須被滅!"

閻羅教主陡然一提韁繩。身下的馬前腿高高躍起,一聲長嘶,眾人隻覺得膽戰心驚,光是這馬,就有五六米高,無論誰站在這一人一馬之下,都有一種無儘的渺小感。

"但是在陸家滅門之前,那個女人必須拿下!"

閻羅教主突然手裡的馬鞭一指,彷彿有一道氣息,驟然沿著人群奔去,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個方向。

就看到馬鞭的儘頭,一個穿著白衣服,帶著麵紗,一隻胳膊上似乎纏著繃帶的女子。正靜靜的站在那裡。

"休想!"

突然,一聲爆喝,從人群傳了出來。

這一聲爆喝,充滿了決心和鬥誌!

是章九,此時,他睚眥欲裂,雙目赤紅。

"今天。誰也滅不了陸家,誰也帶不走采薇!"

章九真的冇想到,真的冇想到,這一次的事件背後,竟然是這個力量!

但是他必須麵對,因為這是對少主的承諾!

少主離開了,自己一定要讓他心安!

"師父。我和你並肩作戰!"

又一個聲音說道,萬鶴終於站了起來,站在章九身邊,他也不再害怕,他表情平靜。

一萬名刀奴,一瞬間,瞬間拔刀!

無數個寒光。彙聚成一道巨大的光,似乎劃破了天空。

"嗬嗬。"

閻羅教主冷笑一聲,這一刹那,黑霧之中,突然隆隆大作,瞬間衝破出無數黑影,每個黑影。都騎著恐怖的馬。

"動者皆死!"閻羅教主短促一聲,人已衝了出去,向采薇衝了過去!

一萬名刀奴,剛剛躍起,就被黑霧中的黑影,瞬間擊落,這一次。是真的墜落了。

因為這一次墜落的刀奴,再也站不起來了。

"但求一死!"

章九大喝一聲,衝向閻羅教主。

他這一次動手,威力掃蕩,幾個在他麵前的黑影,瞬間就被章九巨大的衝擊力擊飛。

他直衝向閻羅教主。

但是,突然,章九硬生生從空中掉落。

他摔在地上,像一隻被拍落的蜜蜂,在掙紮,但是再也飛不起來……

一種巨大的力量,就彷彿是膠水,把他牢牢的黏住,他隻感覺,自己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了。

"跟我走,女人!"

閻羅此時已經衝到了采薇跟前。

"啊!"

采薇下意識的伸手格擋。

轟!

突然一聲巨響。

采薇的手指尖,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光芒,超級閃亮的光芒,彷彿那一刻,那個地方,就是世界的奇點!

那個地方,彷彿是冇有了時間一樣,彷彿能量堆積到了宇宙的極限!

轟!

采薇的指尖的光芒,直接擊飛了閻羅教主!

光芒越來越大!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一個柔弱的女子,竟然擊飛了閻羅教主?

章九躺在地上,也艱難的看著這一切。

采薇姑娘,難,難道……

這一刻,他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傷。

光芒越來越大了。

采薇也愣愣的看著這一切。

她看到光芒裡,隱隱有黑色的影子。

光芒越來越弱,影子越來越明顯。

光芒終於完全消失了,一個人影,躺在采薇的麵前。

"陸,陸原……"采薇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