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少主……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個披著黑鬥篷的人身上了。

魔族的可怕,眾人剛纔都已經見識過的了,而這人,竟然是魔族少主!

那麼,這個人,纔是這裡最可怕的,實力最強的人!

"你,真的是少主?"

此時,邪將已經下了馬。儘管他並不能確定眼前這個黑鬥篷就是少主,但是他也冇有剛纔那麼狂妄了。

隻不過,隨即他就加重了語氣,聲音變得冷酷起來,"你可知道,假扮少主的人,將會得到我們魔族最殘酷的報複!"

"因為少主的榮耀,容不得半點褻瀆!"

邪將的聲音,愈發的冷酷和威嚴。

他站在黑鬥篷的麵前,整個人比黑鬥篷高出了一倍還多,巨大威武的身軀,把本來就瘦小的黑鬥篷襯托的更加渺小。

彷彿他一隻手,就可以壓死黑鬥篷。

"一個月之前,你們還在穀之大陸。"

"然後你們收到了出現在魔域裡的聖令,命令你們前往原之大陸。"

"然後讓原之大陸的陸家消亡。"

"命令告誡你們不要出麵。培養原之大陸本來的力量來消滅陸家,除非遇到意料之外的情況,你們纔可以現身。"

"同時兩個大陸的能量之門被一種強大的力量打開,魔族大軍從而才輕而易舉在一夜之間,進入原之大陸。"

黑鬥篷緩緩的說著每一句話。

每當他說出一句話。邪將的臉上就變化一分,從一開始的謹慎和威嚇,慢慢變得緩和,變得尊重。

是的,因為黑鬥篷每一句話,都說的完全正確。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他怎麼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

"聖令是我發出的,能量之門也是我打開的,而你們今天在這裡,也是因為我的命令,隻有我,才能讓魔域裡的光塔上燃燒出聖令,隻有我,纔有力量讓能量之門完全打開,我是你們的少主。我是魔族的少主!"

黑鬥篷的聲音,陡然高揚,他的身軀,也站得更直了。

隻是他的臉,他的身體,依然被黑色的一切籠罩著。

"少主!"

撲通,邪將龐大的身軀猛然跪落,跪下發出巨大的聲響,彷彿是拆遷樓房倒塌的聲音一樣。

站著,邪將像是一座塔。

跪下來,又彷彿一座小山。

即使跪在地上,他也遠遠比黑鬥篷還要高出許多。

隻是,黑鬥篷的威勢,已經是無人可及。

"王將,冥將,司星,司命,還不速來拜見!"

黑鬥篷此時,彷彿是一個剛形成的熱帶氣旋,不斷吸收著周圍的能量,正在飛速的壯大,此時,他身上的氣息,更加霸道了。

"屬下王將來遲,拜見少主!"

轟!一個人。比邪將還高大許多,站在那裡,就彷彿是一道南天門一般,當他跪拜下去的時候,大地似乎都在顫抖。

"屬下冥將來遲。拜見少主!"

終於出現了一個正常身高的男子,但是他臉色看起來十分詭秘,當他走動的時候,似乎周圍都有一種黑色氣息繚繞的感覺。

不過麵對黑鬥篷,他是倒頭就拜。

"屬下司星來遲,拜見少主。"

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並非那種銀鈴般的女孩聲音,也不是那種魅惑的成熟女性的聲音,而是一種帶著沙啞的女人的聲音。

隻是,這沙啞的聲音,聽起來,竟然也有幾分說不清的味道,讓人聽了,也忍不住想看一看這樣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女人婀娜多姿。身材超爆,隻是黑色的眼影和黑色的衣服,給人一種神秘又邪氣的感覺,尤其是左邊肩上露出的黑色刺青,更是讓人知道這絕不是一個漂亮女人那麼簡單的。

司星自然也跪在了黑鬥篷麵前。

"屬下司命來遲。拜見少主!恭迎少主迴歸!"

最後一個年輕男子應該是看起來最正常的。

他說完最後一句話,倒地便拜。

"恭迎少主迴歸!"

五個金牌護教整齊的跪在了黑鬥篷麵前,他們身後,無數魔族大軍,也齊刷刷同時跪拜,這些魔族大軍的隊伍,從天島的海灘上,一直向遠處的高空延伸,看起來無窮無儘,彷彿是接到了天空之上。

此時,聲音一波又一波的傳來,彷彿是一**的回聲飄蕩在天地之間。

在場的每個人,無不麵色動容。

這樣的場景,無論誰見了,恐怕都永生難忘。

"少主萬歲!地獄軍團,永遠追隨少主!"

不知何時,小鬍子帶著身後的人,也跟著跪在了五護教的身後。

對於地獄軍團的每個人來說,今日的所見,可以說是畢生的奇觀,而魔教展示的力量,更是讓他們敬畏不已。

這樣的力量,對於任何東西來說,都如同秋風掃落葉。

這個時刻,地獄軍團的每個人的心裡。都已經自覺的把自己當成了黑鬥篷的奴隸。

有誰敢反抗這樣的力量?

有誰敢不滿這樣的力量?

有是肯定有的。

不但不滿,而且是憤怒。

章九此時充滿了憤怒。

他此時冇有一點害怕,有的就是憤怒。

尤其是當魔教無數教眾跪下的那個時刻,那個全教拜見的時刻,章九更是出離了憤怒!

這是少主的榮耀。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傢夥給冒領,給攫取了!

章九想過很多可能性,但是唯獨冇有想過有人竟然敢冒稱魔教少主!

"你,你是假冒的!"

終於,章九的怒氣,讓他再也控製不住了,"你不是真正的少主,你是個冒牌的!"

說著,章九竟然衝了上去。

他怒目而視,看著黑鬥篷。"你到底是誰!"

"我是魔教少主。"黑鬥篷聲音很淡定,儘管章九看起來很憤怒,但是黑鬥篷似乎一點都冇被影響到。

"你不是!"

章九冷笑一聲,"有本事,你把你頭上的鬥篷拿下來。讓我們所有人看一看你的樣子!看一看你到底是不是少主!"

說著,章九的目光,完全盯住了黑鬥篷臉的方向。

他要知道,到底是誰,敢假扮少主。

無論是誰。這也絕不是一般人,也絕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絕不是一個普通人。

但是這樣反而更好,章九心裡很清楚,以自己幾萬年的閱曆。不單單是原之大陸,三大陸裡麵,隻要是有本事的人,幾乎冇有自己冇聽過的。

這傢夥,到底是何人!

"摘下來啊!"章九又喊道。

儘管隻是章九這麼喊。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心裡也都湧出了巨大的好奇。

是啊,這魔教少主,統領千萬魔教教眾,五大護教言聽計從。俯首稱臣,如此威風,冠絕天下的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長什麼樣子?

此時,整個天島又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看著章九和黑鬥篷。

黑鬥篷身體一動不動,誰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他的表情,當然也冇有人看得到。

"你真的想看一看我的樣子?"終於,黑鬥篷緩緩開口了。

他的聲音,很緩慢,彷彿經過了深思熟慮一般。

"我隻想知道,你到底是誰!"章九目光裡的火焰,燃燒的更強烈了,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黑鬥篷隱藏的臉的方向,他一字一頓的說到,"隻要你敢把鬥篷摘下來,我就能認出來你是誰!如果你不怕我認出來,如果你真的是魔教少主,那你就摘下來!如果你是懦夫,那你就繼續帶著!不過我告訴你,真正的魔教少主,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一個永遠都會真實的麵對自己的男人,而絕不是一個躲在黑色陰影裡麵的娘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