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章九說什麼,黑鬥篷始終靜靜的站在那裡。

根本冇有人能看出來他到底有什麼樣的反應。

看起來,他就像是深不可測的深海,冇有人會知道他的深淺。

但是,當章九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

黑鬥篷本來靜靜的身軀,竟然微微顫抖了起來。

"你敢說我是女人?我不是女人!"

黑鬥篷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吐出了這一句話。

同時伴隨著一道疾風。

啪!

章九的臉上,狠狠的捱了一巴掌,黑鬥篷的出手,簡直快如目光!

章九甚至根本連殘影都冇看到,臉上就彷彿被鐵錘砸了一下。

噗!

章九連血帶水。吐出了兩顆牙齒。

章九的臉上疼得火辣辣的,彷彿整個臉都不是自己的了,但他絲毫冇有時間來關注自己的臉了,他的心裡在飛速的計算著,三大陸之內,一巴掌打過來,自己根本看都看不到出手的人,一共有哪些人……

但是,他來不及思考這些了。

"你,跟我走吧!"

黑鬥篷不再理會章九,身形一動,向采薇撲了過去。

他的動作簡直太快了,比邪將快了好幾個數量級,瞬間,黑鬥篷的手。已經搭在了采薇的肩膀上。

"采薇!"

陸原顧不上黑鬥篷冒認少主這件事了,他此時也不關心這件事了。

少主這種名分,他也不在乎。

就算在乎,這個時候,也是無力迴天了。

他知道。現在最要做的,就是保護采薇。

"放開她!"

陸原掙紮著想動,但是隻要他一動,身上就傳來巨大的無力感和疼痛感。

那是一種全身能量完全枯竭了之後,機體的自我保護機製。

機體的本能都知道,這個時候隻能休息,如果強行用力,隻會讓身體產生不可逆轉的損傷!

陸原想動,但是,他卻動不了。

一點也動不了!

"放開她!"

陸原又一次艱難的喊道。

但是,有什麼用呢?

也許是為了炫耀,也許是為了羞辱,黑鬥篷抓著采薇,從陸原的跟前極近的距離閃過,陸原和采薇幾乎是擦身而過。

而陸原隻能眼睜睜看著采薇從自己身邊被抓走。甚至此時采薇的裙子都滑過了陸原的臉,那種輕柔,那種柔弱,讓陸原的心,更加的疼痛了。

"放開她!"

陡然,一種撕裂般的叫喝聲,聲音長長的拖著破音。

陸原的身影終於移動了,他擋在了黑鬥篷的麵前。

呼……呼……

陸原哼哧哼哧的喘著粗氣,渾身也是大汗淋漓,水滴不斷的從身上滴落,隻不過移動了一小段距離,他就彷彿是做了多劇烈的運動一樣。

"你敢擋著我?"

此時,黑鬥篷竟然停下來了,停在了陸原跟前。

陸原冇說話,但是也冇有移開。

"你可知道,我是魔族少主,你還敢擋住我?"黑鬥篷說道。

"放開采薇。"

陸原冇有理會黑鬥篷的話,什麼魔族少主,根本刺激不到他的,他現在的注意力,隻放在采薇身上,他知道,除非自己死了,不然絕不會讓任何人帶走采薇的。

"如果我不呢?"黑鬥篷的聲音裡,彷彿帶著一種貓戲老鼠的感覺。

"那我隻好阻止你了。"陸原的聲音。雖然疲憊,但是此時夾雜了一種堅決。

"此時,我殺你,甚至不需要一個指頭,你這樣做。是願意為了她而死?"黑鬥篷的聲音裡,陡然,剛纔的戲謔口吻已經冇有了,有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憤怒,誰也不知道他問什麼突然就憤怒。

"我隻是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陸原說道。

是的,這是自己的承諾,自己對天玄的承諾,如果自己真的要用死來捍衛這個承諾,陸原也絕不會退縮。

而如果真的要說有哪一個女孩子自己願意為了她而死,那麼,隻有一個。

無論多少個世界,都隻有那麼一個。

"好,好,看好了,這個男人要為你而死!你好好看著吧!"黑鬥篷的聲音陡然變了。變得似乎有點不再沉穩了,他竟然放開了采薇,此時,似乎他的目光,正盯著陸原。

"陸原。不要,你不需要這樣的。"

采薇撲到了陸原身邊,苦苦哀求著,"陸原,讓我跟他們走吧,他們是來抓我的,你打不過他的,你不要因為我而死,求求你了。"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帶走你的。"陸原輕輕的撫摸過采薇的長髮,當然,他的撫摸,不帶有那種男女的成分,他隻是像一個哥哥一樣撫摸妹妹的頭髮,這是天玄的女人,自己永遠都會像妹妹一樣看待她的。

"陸原,你對我太好了,從一開始對我就很好,謝謝你一直這麼照顧我,但是我隻是一個不起眼的醜陋的女人,我就是一個掃把星,從出生的時候就是,要不然我怎麼會被父母丟棄,要不然為什麼媽媽會因為我被掃地出門過著孤苦的生活,要不然我怎麼會麵目可憎。手臂被燒廢掉,這都是老天在懲罰我,我是一個不好的人。"采薇突然就哭了出來,"我不值得你這麼做,我配不上你對我這麼好。我不想再讓你因為我受傷害了。陸原,嗚嗚嗚,我真的配不上你對我這麼好啊。"

"不,你當然配得上,你不但配得上,還值得更好,你知不知道,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最好的女孩子,你也是最高貴最美的女孩子,隻有你。才配得上世界上最優秀的那個男人……"陸原的心更疼了。

他其實心裡有無數的秘密,想要告訴采薇,但是他又知道,這些秘密永遠也不可能告訴采薇的。

永遠,永遠都不要讓采薇知道我的存在。

陸原的腦海裡。又浮現了天玄臨死前的那一句話。

"我要你,看著他死!"

黑鬥篷突然瘋狂一般,衝著采薇吼道。

"是的,我會殺了你!"

黑鬥篷的聲音,突然又平靜下來。但是宛如寒冬裡的尖刀,冰冷而刺骨,他的臉,正朝著陸原看來。

陸原也在看著他。

雖然看不到他的臉的樣子,但是陸原卻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我認識你?"陸原突然說道。

說完這句話。陸原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因為這句話,好像不是他說的,而是他的心,說的。

是一種本能的直覺。

"我會殺了你。"

黑鬥篷卻並冇有理會陸原。他突然一揚手,揮向了陸原,"就是現在,就在這裡!"

一種巨大的能量,即使在白天的空氣中。也閃耀出刺眼的光芒,伴隨著黑鬥篷揚起的手,向陸原籠罩了過去。

陸原艱難的抬起自己無力的手臂,用儘全力,顫抖著迎了上去。

轟!

光芒炸開了。

把黑鬥篷和陸原完全遮擋了起來。

此時的眾人,就彷彿是黑夜中,突然被巨型刺眼的探照燈照著,完全看不到探照燈方向的一切東西。

"陸原!"

采薇跪在地上,想向光芒衝去。

但是巨大的能量一下子就掀翻了她。

她癱坐在地上,茫然的看著一切。

章九也呆呆的看著剛纔發生的一切,一切都太快。

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就算反應過來,那又怎樣呢?

黑鬥篷雖然是冒牌的,但是他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巔峰可怕的地步,更何況少主此時已經完全枯竭了所有的能量。

章九隻覺得自己一根筋都被抽走了,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但突然。

章九猛然又坐了起來。

他剛纔無神的眼睛,也瞬間亮了起來。

"我明白了,哈哈,我明白了!"

突然,他發狂一樣大喊了起來。

"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

他繼續喊著叫著,甚至哭著。

彆人的眼裡,都覺得這個老頭已經瘋了,嚇瘋了。

隻有章九的心裡此時恍如明鏡,是的,我終於明白當年枯榮大師給少主的占卜了,少主的星象是漆黑的,周允姑娘是純白的。

所以周允姑娘註定是要被帶回仙界的,而少主也註定要重新回到魔族,重做回魔族的少主!

然後,隻有回到魔族的少主,才能真的找回周允姑娘!

所以,之前無論少主用了多少努力,他們都會分開,所以在青州的傳輸纔會失敗。

那都是因為少主還冇有真正的回到魔族!

而現在,正是少主回魔族的時候。

至於那個黑鬥篷,不恰好就是來送能量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