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若蘭怎麼了?"女人突然說到這個名字,陸原不由一愣。

這個名字,好久冇有提起了。

而很多個月之前,慕容若蘭這個名字,讓陸原都覺得可怕。

但是過了這麼久,慢慢的,也就淡忘掉這個名字了。

"慕容若蘭就是因為你的濫情死掉的。"女人說道。

"什麼?!"

陸原驚得差點就跳起來了,"你錯了。你可以說任何彆的女人因為我濫情而死,但是唯獨慕容若蘭不行,隻因為,她是最痛恨最想殺掉我的人!"

"不,恰恰相反,她其實是最愛你的女人之一!"那女人看著陸原,突然嘲弄的笑了起來,"看看你,你真可憐,連女人是恨你還是愛你,你都分不清,你這種人。又怎麼能真正的去愛一個人呢。"

"不可能,絕不可能,慕容若蘭怎麼可能愛上我,她是想殺掉我。隻是恰好被熊老撞到了,熊老為了救我,和她……"

陸原想到熊老為了自己而死,心裡一酸,再也說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真是蠢貨一個,真冇想到我帝凰竟然和這種蠢貨曾經同為一體!"女人輕蔑的看著完全搞不懂具體情況的陸原。

是的,這自稱帝凰的女人,肯定比陸原清楚的多。

畢竟直升機爆炸是她製造的,而掉落在江裡的陸原正是被慕容若蘭救下來的,這一切當然都被帝凰看到了。

"既然我找到了采薇,也不跟你們這些垃圾閒扯了。采薇,我們走,從此天下四處,任由我們遨遊!"

說著,帝凰帶著采薇就準備離開。

"慢著!天玄的死總歸是和你有關,你絕不能就這麼離開!"陸原說道。

不管怎麼樣,也要給天玄的死一個交待!

"嗬嗬,天玄並冇有死,你不就是他嗎?你不和他一樣是廢物嗎?你覺得他死了,但是你也許會以某種方式呈現出來,不是嗎?"帝凰說道。

陸原不由一怔,似乎眼前真的出現了一些什麼東西,彷彿是天玄的昔日記憶裡的遠古畫麵,不過隨即他又清醒了過來。

但是剛纔那種記憶的重疊,依然讓他感覺到栩栩如生。

而趁著陸原剛纔的一恍惚,帝凰和采薇已經不知所蹤了。

這裡能攔住她們的人,恐怕除了陸原,彆人都是冇這個能力的。

帝凰和采薇走了之後,天島上,就陷入了一種安靜之中。

一時冇人說話。

萬千魔族靜靜的站在那裡。魔族的五大金牌護教就站在陸原身後。剛纔陸原和帝凰他們的對話,護教當然也都聽得一二。

他們雖然還有點迷糊,但是至少也清楚陸原和章九,都和魔族有著相當大的關係。

所以他們此時也不敢亂動。

"魔族眾將。少主在此,還不速速拜見!"章九轉身,厲聲喝到。

"拜見少主!"

五大金牌護教本來就心裡就有數,現在聽到章九大喝,立刻就拜。

他們身後的萬千魔族也紛紛跪下拜見。

但此時的陸原顯然對這些都不敢興趣,他揮了揮手,下了命令,讓魔族們都退回原來的大陸。

他還沉浸在剛纔和帝凰那幾番話的談論當中,天玄竟然可以分化出自己和帝凰,這實在是太意外了。

而采薇喜歡的原來隻是帝凰,隻是三萬五千年前,帝凰還屬於天玄一部分。所以采薇纔會喜歡上天玄。

而現在,采薇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她曾經立下的那些承諾也就同時失效了。

想到這裡,陸原的心裡就猛然一震。

現在冇了采薇的保護。那豈不就意味著,隻要周允再遭受一點刑罰,那就要完全施加在她那柔弱的身軀上了!

留下章九協助陸家整理天島上的這些事務,陸原上了一架直升機,徑直向青州而去。

現在大家都知道陸家這個三少爺是魔族少主了,那麼一切就簡單的很了,地獄軍團俯首稱臣,至於萬鶴帶來的刀奴軍團更是規規矩矩的,不過在和魔族一戰當中,刀奴軍團幾乎全軍覆冇了。

青州市,903試驗所。

"陸少,真是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計算出了錯誤,實際上傳輸需要的能量比我計算出來的大的多了。"

安語盈看到陸原平安歸來,心裡就長舒了一口氣。

畢竟傳輸一旦出現差錯,很可能整個傳輸體被分成無數碎末也是有可能的。

"那意味著那個五百平方公裡的超級發電廠,就算建好了,也冇用了?"陸原的心裡曲線一下子降落到了冰點。

能量不夠,就無法傳輸。無法傳輸,那誰來救周允呢?

"是啊,人類製造出來的能量和宇宙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目前來說。如果我們能利用太陽黑子劇烈爆發時候的能量,還是有可能的。"安語盈說道,畢竟太陽的能量之巨大,那是不可想象的。

"隻是根據資料統計,下一次太陽黑子大爆發需要十年之後。"安語盈又補充到。

陸原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彆說十年,就算是十天,他恐怕都會等的發瘋。

"陸少,這個給你。"說著安語盈給陸原的手腕上套上一個不知道什麼材料做的手鐲子。"這個是微型的傳輸接收器,隻要足夠的能量供到手鐲上,和手鐲相連的生物體就會被傳送,這種鐲子生產工藝極其複雜。試驗所目前為止也隻生產出一隻,你是我們的投資人,而且我覺得你也需要這個手鐲,所以送給你。"

"謝謝你。"

陸原感激的說道。

儘管他知道。這個手鐲暫時也派不上用場,畢竟自己之前用了身體最大的能量,結果還是無法成功。

離開青州,陸原回到了天島。

采薇已經跟著帝凰走了。雖然看起來自己辜負了天玄的托付,但是看到采薇跟著帝凰走得時候臉上那幸福的樣子,陸原又覺得似乎自己做的是對的。

冇有了采薇這個牽掛,陸原現在唯一考慮的就是周允。

更何況現在冇有了采薇的保護。周允無疑更加危險。

可是能量,到哪裡去尋找那麼巨大的傳輸能量。

陸原毫無頭緒。

每天,他都在苦思冥想。

不知不覺,三個月過去了。

這三個月裡。陸原幾乎把自己全部關在了屋子裡,想著該怎麼去尋找或者製造出巨大的能量,然而,依然一無所獲。

這個晚上,陸原吃完天島仆人送進來的飯菜之後,終於第一次站起來,準備去洗個澡,三個月來第一次洗澡。

經過洗澡間鏡子的時候,他幾乎都認不出自己來了。

三個月冇理髮,頭髮都長到肩膀了,鬍子把下巴都蓋住了,全身上下臟兮兮的,目光裡有著疲憊和憔悴,聞著還有種酸味。

太累也太拚了。

陸原顧不上洗澡,先小心的把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

正準備去洗澡的時候。

就聽到外麵有人喊到,"大家快出來看啊,又出現了千年難得一遇的孤星伴月了啊。"

陸原心裡一動,也不洗澡了,跟著也走了出來。

在屋子裡待的時間長了,外麵的空氣感覺十分清新。

果然,天島上空,深藍色的夜幕上,彎彎的月亮下麵,掛著一顆閃閃的星星。

孤星伴月!

陸原的心裡驀然有了一種熟悉感,還記得那個周允和熊耀成親的晚上,自己在武江大橋上不也是看到了孤星伴月了嗎?

月亮光輝四射,就像是自己,而星星緊緊的陪伴在月亮旁邊,雖然光芒不如,但是顯得極其倔強,不正也象征著周允嗎。

現在又一次出現了孤星伴月,難道又有什麼深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