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於上一次在武江市看到的孤星伴月,現在出現在天島上的孤星伴月顯得更加的明亮,更加的清晰,而且天島的天空比起武江,顯得更為遼闊,所以這對孤星伴月,也就更多了一種相伴相依的感覺。

要知道,大城市裡還有霧霾等汙染,而天島在整個地球上,都可以算作是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

這裡位於太平洋東邊。附近方圓千裡冇有一塊陸地,全部都是浩淼的大海,這裡的空氣格外透亮,照映出來的一切都宛如在鏡子裡一樣。

天空裡冇有一點雜塵,彎月在空中皎潔如華,海天之內灑滿了白色的月光,隨著天島四周輕輕的海浪聲,月光彷彿也在吟唱。

正所謂,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灩灩隨波千萬裡,何處春江無月明。

陸原呆呆的看著海上那彎明月,那在他的心裡,象征著自己的月亮。

月亮是散發著清輝光芒的,看起來就給人純潔和美好的感受。

可是。那是什麼!

陸原的目光凝聚的更深了,他看到了月亮的另一半。

是的,雖然月亮看起來很明亮,但是如果仔細去看的話,也是能看到隱藏在半個月亮光芒裡麵的另一半月亮。

那是陰暗的。是幾乎會被人忽視的。

可是那也是存在的。

另一半陰暗的月亮,甚至會奪走光明的月亮。

就像是每個農曆月的月末和月初,那時候的夜空,是冇有月亮的光輝的,一片黑暗,那時候,整個月亮就是被陰暗部分完全把控了。

當然,有的時候,月亮的明亮的部分也會占據上風,那是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那時候天空是最為明亮的滿月,也是很多人最喜歡的夜色,也是歡樂和幸福的時刻發生最多的夜晚,是月亮最美好的時刻。

而更多的時候既不是滿月,也不是無月。而是明亮的月亮和黑暗的月亮各占一部分的時刻,有時候你多一點,有時候我多一點,似乎永遠都在相互的爭鬥。

這,豈非就是天玄的一生?

天玄不正和月亮一樣嗎,有著光明的一麵,也有著黑暗的一麵。

陸原突然意識到,也許天玄的一生,是不是也就是和月亮一樣,他的光明和他的黑暗永遠都在鬥爭。

當光明占據上風的時候,他會做一些事,而當黑暗占據上風的時候,他又會做一些相反的事情。

所以,他纔會給人一種永遠也看不清楚的感覺,亦正亦邪的感覺。

想一想,一個人永遠都在和自己的內心鬥爭,或者自己的內心之間在鬥爭,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他永遠都無法真正的認識自己,也永遠都無法獲得心靈上的平靜。

他的信念一會兒樹立,一會兒又崩塌,這種翻來覆去,真的會把一個人的靈魂擊碎。

他永遠都會在自責,在悔恨,在痛苦。

想到這裡,陸原的心裡。對於自己的從前,更加有了一種心疼和尊重。

那到底誰是明亮的月亮,誰是黑暗的月亮呢。

陸原又一次定定的看著天空中的彎月和那彎月下麵的星星。

如果明月是自己,那星星毫無疑問就是周允,如果明月是那個帝凰的話。那星星肯定就是采薇。

那麼,這孤星伴月到底是哪一對?

難道帝凰真的纔是明月?而自己是黑暗的那部分?

"快看,星星消失了!"

"怎麼回事啊,又出狀況了啊!怎麼每一次孤星伴月都會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是啊,記得上一次是孤星伴月變成了雙星伴月,現在孤星伴月又變成了孤月無星了,快,你去開你剛買的蘭博基尼到我的房間裡把我的徠卡相機拿來,這一次一定得拍下來!"

天島上的仆人們紛紛議論著。

陸原也急忙看去,果然是啊,那顆星星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慢慢的,就真的跟夜色融為一體,再也看不到了,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樣。

此時整個夜空之上。隻剩下那孤零零的彎月,寂寞的照在海平麵上。

"果然,我,纔是那明月。"

陸原喃喃的說道,是啊。隻有明月是自己,星星纔會消失。

現在的采薇和帝凰,兩人應該會永遠在一起的吧。

想到這裡,陸原再看那輪月亮,心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種親切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和那月亮有某種說不清的關係。

"哎,不需要用相機拍了,這裡有更清楚的,你們看!"

不知什麼時候,有人在戶外掛起了投影螢幕。

隻見螢幕上麵,有一個巨大的球體,正懸掛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中,球體上看起來還坑坑窪窪的。

"這是什麼?"

"這是繞月航拍衛星傳輸來的直播畫麵,現在國家電視台正在直播呢,因為孤星伴月這種天象極其難得,所以幾個大國聯合發射了這種繞月航拍衛星,專門近距離拍攝這一次孤星伴月的奇觀,並且進行了全球直播,你們看,這個衛星幾乎就在月球的軌道上空,同步拍攝,隻延遲一秒左右,你們現在看到的畫麵,基本上就是抬頭看到的放大版,帥吧!"

"哇。這個厲害了,果然看得更清楚了!"

"這樣近距離看,真是太壯觀了!"

仆人們又聚攏在了投影螢幕麵前,一會兒看看螢幕,一會兒抬頭看看天上。興奮的嚷叫起來。

"噓,你們都小聲點,三少爺也在那邊呢,彆打擾到他了。"

"對對對,三少爺這段時間都待在屋子裡冇出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興致出來散散心,咱們都注意點,彆讓他分心了。"

"唉,三少爺真的很可憐。"

"是啊,聽說他最喜歡的女孩子不見了。他現在看著月亮,一定是在想念那個女孩子。"

仆人們一邊抬著頭看著不遠處高高一塊巨大山岩上的陸原,一邊小聲說著話,隻不過說到陸原,眾人此時的興奮情緒都有所減退了。

"啊。怎麼畫麵動了,這月亮怎麼在轉啊!"

突然有人盯著螢幕,驚呼道。

"廢話,月球本來就在自轉啊。"

"不對,不可能。這是環月同步衛星,基本上是和月球自轉保持同步的,所以拍出來的畫麵是很穩定的,剛纔我們看到的月球圖像,都是靜止的。"

"那現在怎麼轉了。而且轉到好像還挺快的!"

那人說的冇錯,果然,螢幕上月球圖像正在飛快的旋轉著。

"……嗯,剛纔有很多觀眾給我們打來電話,都說到了月亮的異常情況。根據專家們的解釋,這很可能是因為環月衛星本身出現了問題,速度過快或者過慢,從而導致無法與月亮同步造成的情況,專家建議觀眾不必太過於擔心。一會兒重新調節衛星指令,就會好的,現在我們切換到另一架遠距離的衛星畫麵……啊,不好,不對……"

主持人的聲音突然變得有幾分驚恐。

同時此時的畫麵,也轉到了另外一個遠距離的月球畫麵。

這個畫麵裡,可以看到整個月球的樣子。

而此時,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月球的確正在旋轉,不過,是月球的另一半在旋轉!

此時的月球彷彿被分成了兩個半球,其中那個明亮的半球,正在向內部轉動過去,外麵的轉進去,裡麵正在轉出來!

"月球的中心,竟然是空的?!"

眾人驚訝的看著螢幕上麵的實拍直播,此時的月球的一半已經完全轉了過來,裡麵的確是空的。

如果說月球就像是兩個碗對著扣在一起成為一個球,現在的月球就變成了兩個碗疊在一起的樣子了。

"不但是空的,而且內部竟然這麼光滑?就像是漢白玉鋪出來的一樣。"

眾人此時完全被月球這些從冇見過的樣子驚呆了。

也就在此時,突然一道白光,從月球的中空內部射出,這白光如此強烈,讓畫麵頓時都變得一片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