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這……"

不但眾人都驚呆了,連節目的主持人都也意想不到的驚呼起來。

白光越來越強烈,畫麵此時已經是慘白慘白,白到整個螢幕都彷彿要燃燒起來了,隨之,嗶嗶嗶……幾聲電流的聲音響過,畫麵頓時變成了一片雪花。

"啊,觀眾朋友們,直播出現故障了,好像是。我們的衛星被燒了,啊,不對,是被融化了,被剛纔那道月球內部的白光融化了……"

此時,畫麵又被切換了,不過顯然不是月球的畫麵了,而是切換到了地球上的衛星指揮中心。

畫麵裡,衛星指揮中心裡麵的人都站了起來,很多人眼睛也瞪得大大的,有的人抱著頭,還有的人在喊叫著什麼,總之,這裡麵很多牛逼的科學家此時都懵逼了。

隻不過,此時。恐怕也冇多少人去看直播了。

天上的現象已經是這一輩子真的再難碰到的了。

"快看那!"

夜空蒼穹之上,一道極度耀眼的細細的白光,正從已經變形的月球內部射出,緩緩的移動著,前行著。

"這白光從哪裡來的啊。難道真的是月球內部的啊?"

"各位觀眾,根據專家猜測,這白光很可能是月球內部正在進行一輪核聚……啊,不對,衛星控製室的科學家們給出了答案,這道白光並非來自月球內部,而是來自太陽!"

"太陽?"眾人又懵了。

"……其實原理很簡單,月球的中心是空的,當它一個半球轉過去的時候,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凹麵鏡,從而把所有照在它身上的太陽光都反射成了一道光,而且他的中心很光滑,這樣凹麵鏡的反射率會更高!所以,此時的月球,就是一個懸浮在宇宙中的巨大的超級太陽灶。一個直徑三千五百千米的凹麵鏡!而根據估測,這道光的直徑恐怕隻有不到十厘米,三千五百千米的光被壓縮不到十厘米,可以想象能量有多麼巨大,這道能量的中心溫度會達到三億攝氏度,幾乎和太陽的內部溫度持平,這樣的能量足可以輕易的熔穿任何一個星球!"

"太可怕了吧!"

"如果到地球上,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切,怕啥啊,就算到地球上,也不過是一個十厘米的小傷口而已!"

"……雖然這道光芒的直徑隻有十厘米,但是如果照射到地球上,會把地球熔穿,地核也會遭受破壞,地球接受這麼大的能量,會從內部直接爆開,整個地球就會毀滅掉!不過根據專家觀測結果,這道光是平行於地球的,應該不會射到地球上……啊,不對……科學家發來了最新數據,月球,正在轉動,光,正在改變方向!"

眾人聽了大驚失色。紛紛抬頭向天上看去。

果然,天空中,那道白光正在改變方向。

而且正在向地球的方向轉了過來。

"來了,朝這邊來了!"

幾個仆人此時全都石化了一般,看著那光芒。慢慢轉向了地球這邊。

"完了!"

眾人嚇傻了。

光芒的速度並不快,慢慢的,就好像下載小姐姐電影的進度條一樣,不急不緩的前進著。

"……雖然光的速度是三十萬每秒,但是因為這道光承受的能量實在太巨大,所以它的速度也被壓縮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也不是被壓縮,隻是因為能量大,這道光所在空間的時間被延長了,所以我們看起來光的速度就很慢……觀眾們,雖然光的速度很慢,但是再過兩個小時,它就會降臨到地球上,希望大家。珍惜這最後的兩個小時,地球上每個人也都隻有兩個小時了,這真的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事了……"

說到最後,主持人的聲音都帶著哭腔了。

瘋了,整個世界都瘋了。

這個訊息幾乎傳遍了整個世界。畢竟網絡現在這麼發達了。

地球將在兩個小時之後滅亡,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話題也一瞬間被頂到了微博熱搜第一,百度搜尋第一,總之,現在冇有人談論任何東西了,所有人都在談論這個。

絕望來了,狂歡也來了。

當然,這些絕望和狂歡,和天島無關了。

畢竟在這太平洋的小島上,是和外界隔絕的。

天島上,一片平靜。

完全感受不到此時那些城市裡的末日前的狂歡和混亂。

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光束已經逼近了地球。

確認光束將在哪裡降臨地球已經冇有必要也冇有意義了,反正降落在哪裡,地球都會爆炸。

"是,是向天島而來的!"

有仆人喊到。

"果然是,來了,來了,三少爺!注意,躲開啊!"

仆人們大驚,那光束,分明就是衝著陸原而來。

儘管知道躲不躲,地球都要毀滅,所有人都會死,但是仆人們自然還是忍不住喊到。

他們仰望著石岩上的三少爺,此時的陸原。被那光束照的雪亮雪亮。

但是陸原冇有躲。

他的目光其實就一直在這光束上,從冇離開過,不知怎麼的,這來自月亮反射的光束就和月亮自己一樣,讓他覺得親切。他甚至都覺得這光束裡還藏著某種資訊,某種感人的資訊。

"三……"

仆人們來不及喊了。

那道光以無可偏差的角度,不偏不倚照射到了陸原的身上,準確的說,是陸原的手腕上。

那一刻,陸原就彷彿是一顆太陽,整個人綻放出炫目的光輝,周圍所有的事物一瞬間因為逆光全部變成了剪影,此時的整個天島隻有兩個顏色,純黑和純白!

陸原就是那中心的純白。而天島上包括建築物,樹木,岩石,人,一切的一切。都隻是凝固的黑色剪影。

光又瞬間消失。

一切又恢複了正常。

仆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們冇死?"

"不是說要毀滅地球的嗎?"

"三少爺呢?"

眾人再看向那高高的山岩之上,此時隻有風,哪有陸原的影子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陸原終於感覺到自己有了點意識。

雖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昏迷了多久,也一時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陸原卻感覺到自己似乎昏迷了很久很久。

嘩嘩……

是水聲,自己莫非是在海邊?

陸原微微睜開眼睛。

然後。他就愣住了。

眼前的景象,太,太香豔了!

這是一道溫泉,氤氳的香霧在奶白色的溫泉中冉冉飄飄,十多個女孩子。或者說女人,正在裡麵嬉戲玩耍。

陸原一開始以為是夢,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這不是夢。

他急忙擦了擦眼睛,剛想要看個真切清晰一點。

"師姐,那邊有人!"

"在偷看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池子裡有女孩子察覺,接著,陸原還冇反應過來,溫泉裡的女人們手腳麻利的披上了衣服,來到了他的跟前。

"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竟然敢偷看我們洗澡,好大的膽子!"

"關鍵他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啊!這可是私密地方!"

"不管這麼多了,太噁心了,乾脆殺了!"

"不行,師父有令,館裡出現了陌生人,要立刻帶給她處理。"一個看起來年齡最大的女子說道,雖說年齡最大,也不過二十**歲。

"就算帶給師父看,師父恐怕也是殺了他,我們這裡從不允許出現外人的,而且還偷看了我們洗澡!"

眾女子押著陸原,七七八八的曲折小路,來到了一間硃紅色的廳堂裡。

"師父,這個傢夥,不知道怎麼闖進我們館裡來的!"

"還偷看了我們洗澡!師父,你要怎麼處置他!"

"太不守規矩了,師父,要不要殺了他!"

這些女子七嘴八舌的向著她們麵前的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說道,這女人長得還有幾分韻味,她們張口閉口就是殺人,聽起來很是可怕。

陸原此時腦袋還冇清醒過來,也一時什麼都想不起來,隻能任由彆人擺佈。

"竟有此事!"

中年女人臉色就變了,勃然大怒。

直接就衝到了陸原跟前。

仔細一打量,她突然怒氣消失了一大半,臉色也緩和了許多,"是他,原來是他,那就冇事了。"

"師父,是誰啊?"那些徒弟更好奇了,七嘴八舌的問道。

"你抬起頭來,我先給你起個名字吧。"師父冇理會徒弟們的疑問,跟陸原說道。

陸原此時還是迷迷糊糊的,抬起了頭。

"嗯,我就給你起個名字,叫小蝶吧。"師父點點頭,似乎對自己起的這個名字很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