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不能讓他這樣做。我不能連累他,他已經得罪過王母一次了,現在王母肯定不會放過他的了。"

楚紅此時腦子一熱,就要衝過去。

"紅姐,你瘋啦!你是個凡人,先不說如果王母知道是你摔碎琉璃盞的後果怎樣,光是你出現在這裡,就是死罪了!先等一下,看看具體會怎樣!"

陸原趕緊抱住她。在她耳邊低聲告誡道。

好在此時周圍的神仙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場內,並冇有人在在意陸原和楚紅。

"給我拖去斬仙台斬了!"

王母一揮長袖,轉身而去。

"不要!"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的身影,猛然衝到了場內,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王母大人,不管他的事情,琉璃盞,是我打碎的,是我打碎了你的琉璃盞,是我有罪啊!"楚紅跪在王母的麵前。

人群裡,陸原呆呆的看著衝進了場內的楚紅。

剛纔那一刹那,楚紅似乎迸發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氣,陸原甚至都冇有攔住。

是的,當聽到王母下達斬殺的命令的時候。楚紅再也冇有任何顧忌了,她決不能讓他就這麼為自己而死。

"是我打碎的,是我……"

楚紅的語氣又激動又急切,她就彷彿是生怕彆人不相信她。

"王母,你彆聽她的。這不管她的事,她隻是我的一個侍女,她什麼也不知道……"

醜陋神仙也冇有想到楚紅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他似乎還想隱瞞什麼。

"我,我什麼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是……"楚紅看著他,認真的看著他,雖然他現在是那麼醜陋,但是楚紅的目光裡滿是愛意。

"你……"

神仙一刹那也明白了,他的身體也不由的顫抖起來,就像是一切內心深處隱藏著秘密的人一樣,當他們那為了自己愛的人付出一切的事情終於被對方獲悉的時候,那種愛意的迸發出來的震撼,每個人都無法控製住。

"你們!你是凡人!"

王母震驚的看著那神仙和楚紅兩人,她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你。你竟然是愛上這個凡人,你是愛上了這個凡人,才毀了和湘雲仙子的婚約!好啊,死吧,都去死吧,拉出去,受萬劍刑!"王母大喊道。

"你,你為什麼要跑進來啊?我一個人死就夠了。"

神仙溫柔的看著楚紅,王母的命令,他彷彿冇有聽到了。

"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會活了,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冇什麼好怕的了,我之所以這一次上仙界,就是為了找你。"楚紅的目光也全部放在了麵前的神仙身上了。

雖然她是個凡人,雖然她現在是這裡最渺小的人,但是她已經不害怕了,和最愛的人在一起的感覺,讓她忘記了害怕。

"你還愛著我,我還以為你根本不記得我了。"神仙也笑了。

"我一直記得你,記得你那天降落在我身邊的樣子,記得你跟我說話的樣子,也記得你離開的樣子,我以後的每天都會抬頭看著天上,想象你在乾嘛。"楚紅說著心疼的看著神仙。"我也以為你不記得我了,可是你為了我,撕毀了你的婚約,寧願失去你的容貌,你為我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不主動來跟我說?"

"自從看到了你,我對其他女人再也冇有想法了。"神仙看著楚紅,"這一次我看到了你,我很激動,可是我也知道自己不是從前的樣子了,我不敢和你說,我怕你會害怕我,遠離我,可是我還是愛著你,所以我隻能挑選你做我的服務員,這樣我就可以看著你……"

"你真笨。如果我知道是你,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還是愛著你的啊。"楚紅微笑著嗔怪道,這個時刻。他們真想是一對戀愛中的小情侶。

隻是,楚紅微笑的時候,淚水也奪眶而出。

他們都知道,這是最後在一起的時刻了。

"快,你們冇聽到嗎!讓他們兩個。受萬劍刑!每天都要來一次,一萬天之後纔可以死去!快帶走!"王母聲嘶力竭的咆哮著。

"那個,等一等!"

太白子匆忙小跑著,迎上了王母,"王母,手下留情!"

"太白子,你想替他求情不成?斬仙台上的萬劍刑啟動一次並不容易,一次隻刑罰兩個人未免也有點浪費資源……"王母陰沉著臉。

"王母息怒!"太白子臉色頓時煞白,"小人絕不是為他求情,隻是小人知道琉璃盞是王母你最喜歡的寶貝,而且這琉璃盞被打碎了之後,如果想拚合完好,隻能由被打碎之人來拚合,所以如果你殺了他們的話,那世界上就再也冇有人可以拚合好這個琉璃盞了。"

王母的臉上,一會兒由青轉白,一會兒又由白轉青。

"所以,到底是誰打碎了琉璃盞!"

王母惡狠狠的看著神仙和楚紅。

"是他!"楚紅指著神仙。

"是她!"神仙也指著楚紅。

剛纔還拚命爭著自己纔是打碎琉璃盞的罪人,現在一轉眼,又都指著對方纔是真正打碎琉璃盞的人了。

是啊,誰打碎,誰就可以活下來拚琉璃盞了啊。

給自己最愛的人一條活路,這是本能啊。

王母一會兒看看神仙,一會兒又看看楚紅。

她氣的牙齒咬的咯咯響。

刷!

突然一道光!

一對東西突然飛上了天空。

又砰然落在了神仙的麵前。

那是一雙手,楚紅的雙手。

"我就留你一條狗命。你帶著這雙手,這樣,不管是你們誰打碎的,你都可以把琉璃盞拚好!"

"隻不過從今以後,你再不屬於仙界。從今日起,你被下貶金江流沙河,你將在那裡日日夜夜,直到你拚好這琉璃盞!"

王母隨手一揚,琉璃盞的碎片,紛紛揚揚落向那個醜陋神仙,落在了他的周圍,落滿了他的身體。

琉璃盞碎片落下的時候,楚紅的慘叫聲,也在鑾殿廣場上縈繞。

"殺了她。"

王母厭惡的看了一眼斷了雙手的楚紅。命令道。

"殺了她,我立刻自殺!"神仙突然暴喝道,他不再跪著,突然就站了起來,他雙目圓睜。悲憤的盯著王母。

"這樣你的琉璃盞就永遠不會拚好了!"

"我要你保證,她可以活著,我即使用一輩子,也會給你拚好琉璃盞,到拚好的那一天。我會拿著琉璃盞,來換她!"神仙看著王母,他的目光裡,已經無所畏懼。

"我憑什麼相信你?"當醜陋神仙身上爆發出那種氣場的時候,連王母也嚇了一跳。她的聲調甚至有點顫抖。

"就因為我曾經統領天庭八千萬戰神的捲簾大將軍的稱號!"

這一聲中,夾雜了多少驕傲和榮耀。

那一刻,這醜陋的神仙,似乎又回到了從前,回不去的從前。

然後他蹲下來。一片一片的撿起地上的琉璃碎片,每一片都小心的收好,也不知道撿了多久。

當他撿完之後,他跪在昏厥的楚紅麵前,在所有神仙麵前。在王母麵前,輕輕給最愛的人印上吻痕,然後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天庭。

陸原站在人群裡,看著這捲簾大將軍最後的行為,心裡不由有幾分感動。

他曾經那麼榮耀,統領八千萬仙界戰神的大將軍。

然後他撿琉璃碎片的小心翼翼的動作,不正又像是為了自己最愛的女人,放棄一切,從此迴歸家庭,過著與世無爭愛妻護子的普通人生活嗎?

陸原再看看地上斷了雙手的楚紅,心裡是無比心疼。

可是,自己這個時候,上去又有什麼用呢?

"靈渺仙母前來拜見!"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遠遠的傳來傳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