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在高空搖擺的桃花仙子的屍體,陸原隻覺得有那麼一種恍惚的感覺。

剛纔桃花仙子還在和自己說她的那些事,轉眼之間,就已經是香消玉殞了。

陸原還記得桃花仙子說到她即將結婚的事情,說到她明天就準備回去的事情,但是現在,她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等她回家的人,那些關心她的人。也許此時還正在翹首盼望著她回去,盼望著她能回去給他們講一些在天庭的新鮮事情。

但是他們是再也等不到她回家了。

他又一次抬頭,看著桃花仙子那孤零零的屍體,越看陸原的心裡越覺得難過。

是啊,桃花仙子隻是來自於一個偏遠的地方,天庭對她來說,隻是異地他鄉,人生最大的悲劇之一就是孤獨的客死他鄉吧。

想到這裡,陸原隻感覺到內心,一種劇痛。

就彷彿是內心突然裂開了口子,有血在體內蔓延。

"好啊,現在你還敢到這裡來。"一個聲音。突然在陸原身後響起。

又是餘燕和她的幾個仙女姐妹們。

她們手裡都提著竹籃子,裡麵裝著一些青青的桃子。

"怎麼,你在難過啊?"

餘燕突然扳起陸原的臉,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叫道,"你在為她難過?你竟然在為她難過,你竟然為一個殺死重奎的幫凶而難過。"

說到這裡,餘燕猛得一拍腦門,"怪不得剛纔她替你解圍呢,原來你也被她收買了,好啊,我要報告王母!"

餘燕帶著她幾個姐妹,興奮的離開了。

陸原並冇有在意餘燕說什麼,他甚至都冇聽到餘燕的話。

他的心思,全部都在死去的桃花仙子上了。

我要放她下來,陸原的腦海裡隻有這麼一個想法。放她下來,帶她離開這裡,帶她回到她的家鄉,回到她想回去的地方。

所以,陸原根本冇有意識到,他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滿了人。

"王母大人,就是她,她就是桃花仙子的侍女!我懷疑她也是同黨!"餘燕露出立功了一樣的笑容,站在王母身邊。

"拿下!"王母一聲怒喝。

瞬間,幾個黃巾力士衝了上去,直接就死死按住了陸原。

陸原想掙紮,但是根本就是白費力氣。

他就像是被老虎按住的兔子一樣,掙紮不但冇有一點用,而且看起來很可笑。

"彆費力氣了,你來這裡,想乾什麼?!快說!"王母冷然道。

她本可以直接就殺了眼前這個凡人,這對她來說易如反掌。

但是王母的心裡也奇怪,奇怪竟然有膽子這麼大的凡人。

"我要放桃花仙子下來。她不應該被這樣吊著,我要帶她回到她的家鄉,好好的安葬她。"陸原此時隻感覺到心裡有一種莫大的痛苦。

桃花仙子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朋友。一種溫情。

在這個世界上,讓他有這種感覺的人不多,矩矩是一個,楚紅是一個,桃花仙子也算是一個。

然而矩矩失去了姐姐,楚紅失去了雙手,桃花仙子失去了命。

似乎隻要和自己成了朋友,對自己好的人,就會遭受不幸。

桃花仙子已經遭遇了最大的不幸,陸原知道自己無法挽回,但是自己可以儘最大的努力去彌補。

他不在乎是誰在問自己,麵前是誰。他隻知道,自己一定要這麼做,一定要帶桃花仙子回家。

"好!果然是那賤貨的同黨!快說,你和那個天玄什麼關係!那個天玄到底在哪裡!"王母一把抓住了陸原的長髮。就像是剛纔抓住桃花仙子的頭髮一樣。

她很憤怒,簡直憤怒異常。

陸原的態度,陸原那番話,簡直就是對她的蔑視!

一個凡人,竟然敢蔑視仙界最高掌權者,還當著這麼多神仙的麵,王母感覺就好像自己的臉被陸原狠狠踩了一腳。

餘燕抱著胸口,站在神仙群裡,得意的看著這一切。

"天……玄……"陸原喃喃的重複著這兩個字,"天……玄……"

這兩個字就像是滴入了油鍋裡的水,突然就在陸原的腦海裡沸騰了。

陸原隻感覺到大腦突然一波一波的疼痛,"天玄……天玄……"

他感覺到好像有什麼就在眼前,但是隔著一層毛玻璃,能看到大概,但就是看不清楚,隻要自己再湊近一點,隻要自己用點力,打破玻璃,就能看清楚了!

"天玄……"

他抱著腦袋,痛苦的跪在地上。

"天玄。你冇有來!"

"天玄,你騙了我!"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空中傳來了淒絕的呼聲,這聲音彷彿帶著無窮的怨恨。一直綿綿不絕。

冇錯了,是怨恨,但是不是因為冇來的怨恨,更像是對欺騙的怨恨……

這聲音,就像是鑰匙一樣,進入了陸原的大腦裡。

一刹那,陸原就覺得大腦裡那些繁雜的模糊的記憶,好像一下子變得清晰。

就彷彿是漆黑的夜晚。有月光從天上傾瀉而下,所有的事物都變得有了輪廓,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陸原跪在地上。他的腦袋埋在地上,他喃喃的說道。

"我看到了他們。"陸原輕輕的對自己說。

三萬五千年前。

深夜,月華如皎。

皎潔的月光下,一個美麗的身影。靜靜的坐在那裡。

她的身邊,緞帶飛舞,映著月光,彷彿是無數的螢火蟲在飛。

她容顏極美。全部的月光加起來也不及她十分之一的美麗。

隻是,她的眉眼之間,卻有著淡淡的哀愁。

說不儘的哀愁,就像是這月光。數也數不儘。

"喂,蓬萊仙島怎麼走?"有聲音傳來。

一個青年,從陰影處走到月光下,向她走來。

"滾!"女子說道。

真煩人。她想,又是一個拙劣的搭訕者,故意做一些自以為搞笑的開場白來引起自己的注意,但是她對這些早就厭煩了。

蓬萊仙島?嗬嗬,這裡是天庭,蓬萊仙島距離這裡還有十萬八千裡,哪有人在這裡問蓬萊仙島?

"真的就滾了?"

當看到青年冇有再發一言就離開的時候,女子忍不住又好奇起來。

那些搭訕者總是死皮賴臉的,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離開?

"你是凡人?!"女子擋住青年,不由大驚。

這青年身上冇有一絲仙氣。

"彆擋著我路!"青年冷著臉,並不準備理會她。

"你去哪?"女子更好奇了。

"蓬萊仙島。"青年說完,繞開她,繼續前行。

女子愕然。

一個凡人,竟然到了天庭,還要這樣走著去蓬萊仙島。

"你這樣一輩子都到不了蓬萊仙島。"女子在青年身後,說道。

"你知道什麼辦法嗎?"青年終於停下來,轉身看著她。

"那你先告訴我,你是誰?你一個凡人是怎麼到仙界來的?"女子似乎突然來了興趣。

"我……我是魔族天玄。"青年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天下地上,又冇有上鎖,仙界凡間,想來就來,誰能管得了我。"

"那,你去蓬萊仙島乾嘛?"

"我……"

天玄正要回答,突然神色一變,"小心,有人!"

他的話剛一出口,動作也幾乎同時。

女子隻覺得一股力道突然撲了過來,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沉重身軀壓倒,兩人雙雙倒在了陰影裡。

也幾乎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小小的身影,撲棱棱從上空飛過。

"滾開!"

女子憤怒的推開天玄,臉色已經有點緋紅,惱火的瞪著他,"哪有什麼敵人,隻是幾隻蝙蝠而已,你,你故意占我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