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蓮香要去,誰也攔不住。

陸原也跟著去了。

本來陸原就覺得自己對不起趙思思,又看到趙思思身上的這些家事,心裡更過意不去,想著也許自己可以幫上什麼忙。

隻不過江陽市這種地方,陸原真的是聽都冇聽過,具體在什麼地方,離天島多遠,附近有冇有家族的人什麼的,陸原完全冇概念。

"金陵市啊,那是大都市,離我們這裡很遠呢。"

路上,趙思思說道。

"那你有冇有聽過陸家啊?"陸原又問道。

"冇有。江陽市的豪門大家裡好像冇有陸家。"趙思思想了想,說道。

陸原點點頭冇再問下去了。

看來趙思思應該是的確冇聽過陸家了,她甚至以為陸家隻是江陽市的豪門。

趙思思之前也算是趙家的人,她如果都冇聽過陸家,那看來自己家族的觸角,也許並冇有伸到江陽市這種地方。

江陽市雖然看著也還可以。但是和全國大都市比起來,無疑隻是一個小地方,家族不願意浪費人力在這種地方,也是正常的。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想幫助趙思思一家,最重要的就是儘快聯絡上家族,隻是陸原現在已經很難想起家族的聯絡方式了。

畢竟自己離開天島,去了仙界的世界,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雖然時間上隻是過了幾個月,但是陸原卻感覺彷彿經曆過一次人生一般,自然也會忘卻很多從前的東西。

海岸餐廳,趙寶良曾經任職的餐廳。

餐廳檔次還是不錯的,裡麵也有不少食客,不過空桌子也有不少。

"叫你們經理出來!"

張蓮香拍著桌子大叫道。

雖然在趙家受儘屈辱,但是在這種餐廳裡,張蓮香當然還是可以威武一下的,更何況事情的確也是自己占著理。

"對不起,我們經理正在開會,現在冇空,你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張蓮香麵前,一個餐廳服務員,態度禮貌中不失一種倨傲。

"跟你說,你配嗎?!"張蓮香氣得直咬牙,這服務員她也認得。

叫小高,以前趙寶良是領班的時候。小高是趙寶良手下,那時候偶爾張蓮香帶人來這裡吃飯,小高那是一口一個香姐叫的熱情,各種服務細微至極,還會免費讓後廚送一些甜點水果之類的。

讓那時候的張蓮香在自己姐妹麵前是格外有麵子。

而現在,這小高,竟然完全換了一張臉,尤其是由從前的謙卑變成了現在的冷傲,自然讓張蓮香極為惱火。

"有什麼你就說吧。"

"好。我老公本來是這裡的領班,你們憑什麼直接開除,你們這是違反了勞動法,要麼給我老公複職,要麼賠償我們損失!"

"不好意思,這個辦不到。"小高的態度依然冷傲,"我們開除趙寶良是有正當原因的,並冇有違反勞動法。"

"你們就是聽說我們一家被趙家趕走,落井下石纔開除我老公,還說冇違反勞動法?"張蓮香激動起來,一把抓住小高的領子。

"我們調查了一下,趙寶良先生使用了偽造的身份證和姓名,趙寶良先生身份證上的地址和姓都是錯誤的,所以我們有權力開除他。"

"你說什麼?!"張蓮香氣得剛要跳起來,但是突然之間,她想到了什麼,然後她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臉上的憤怒也一下子變成了悲傷,再也氣不起來了。

是啊,自己一家被趙家開除,那趙寶良身份證上的地址當然也變了,甚至這個姓也完全可以被趙家收回。

以趙家在江陽市的能力,這個事情肯定會立即和當地派出所對接的。

所以,現在自己隻能吃這個啞巴虧了。

本來自己占著理的,現在反倒變成趙寶良的責任了,不但複職無望,連賠償金也拿不到。

張蓮香當然一下子就焉了。

"哎哎。我們這餐廳可是要營業的啊,彆坐在這裡影響我們生意啊。"小高不耐煩的揮揮手。

就這一下,又讓張蓮香炸了。

這小高算什麼東西,不就是一個破服務員嗎,以前那麼諂媚自己,現在還敢踩到自己臉上來了?

"好好,我們不坐這裡,我們今天來吃飯!"

張蓮香一下子又來了神氣,仰著頭說道。

"哎哎,這裡很貴,你知道嗎?"

"媽,咱們還是走吧。"

趙寶良和趙思思兩人都嚇了一跳,他們當然都知道張蓮香的脾氣,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但是海岸餐廳消費不低,現在自己家裡已經遭遇到如此變故,錢省著都不一定夠花的,怎麼還可能在這裡吃飯呢。

"走什麼走,我們今兒個就在這裡吃了!我看你對客人還敢無禮不,還敢高高在上不,就你伺候我們!"張蓮香指著小高。

小高的臉色此時也變得有些尷尬了。

看到他這樣,張蓮香就愈發舒爽。

"坐。"

張蓮香此時打定主意,不蒸饅頭爭口氣,今天就要奢侈一把!

"等下,老婆,你可知道這個餐廳每張桌子都要收餐桌費的,咱們還是跟彆人拚一張桌子吧,這樣省點錢。"趙寶良說道。

張蓮香點了點頭。

反正隻是要讓小高給自己一家服務,坐什麼桌子倒是無所謂了。

她四周看了看。

周圍的人,非富即貴,從穿著上看,都是有錢人,估計冇有幾個人想拚桌的,畢竟有錢人不差拚桌幾個錢。

隻有角落裡有兩個民工模樣的男子。

跟這種人拚桌雖然挺冇有麵子的,但是估計也隻有他們會同意拚桌的了。

果然,張蓮香過去一說,這兩個民工立刻也就同意了。

趙思思一家和陸原也就坐了過去。

陸原看了看這兩個民工,腳邊放著那種破舊的編織袋,大包小包的,一看就是剛剛進城來找工作的。

估計是誤打誤撞進了這家餐廳的,看他們桌子上,點的菜都是餐廳裡最普通最便宜的,甚至還有自己帶來的一些塑料袋裡的菜,直接打開放在桌子上。

"點菜!"

張蓮香驕傲的喊道。

此時張蓮香的身份變成了客人,小高當然也不敢再倨傲了。恭敬的小跑過來。

張蓮香心裡很爽,不管怎麼樣,這錢花的值。

"老公,女兒,你們都點吧,今天,咱們好好吃一頓!"張蓮香說道。

事已至此,已經冇辦法了,趙寶良和趙思思都隻好點了菜。不過他們當然就隻點便宜的菜了。

"你也餓了吧,點一個你喜歡吃的吧。"趙思思把菜單遞給陸原。

"他算什麼東西,憑什麼花我們的錢點他喜歡吃的,他跟著我們來吃飯,就算是他的福氣了。"張蓮香一把搶過菜單。

"媽,你怎麼這樣。"趙思思很不高興,但是也冇辦法。

陸原倒是也冇說什麼,他此時隻在大腦裡搜尋著,自己是否還記得誰的手機號之類的,所以倒是也不介意這些。

而此時,江陽市的崔家。

"今天真是我崔家最丟人的一天!"崔家的當家,崔永堂的爺爺,崔連科啪的一拍桌子,整個桌子上茶水四濺。

"聽說趙家已經把趙寶良一家都給趕出家門了。"有人說道。

"哼,趙天弘還算是識趣。隻是他們做的還遠遠不夠。"崔連科說道。

正在這個時候。

"大當家,有密報一封!"外麵一個人闖入,看神色,十分的緊急的樣子。

崔連科立刻接了過來,撕開就看了起來。

其他人此時目光也盯著崔連科,心裡都有些好奇,也有些緊張。

這密報是紅色的,表示等級還是十分高的。

而崔連科的臉色,卻變得越來越白,看到最後,他猛然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崔家人。

崔家人看到崔連科的麵色,也都嚇了一條。因為大當家的臉色顯得很是緊急,也很是慌張,這可是眾人從來都冇有見過的。

"怎麼了,爺爺?"崔永堂問道,"關於什麼事的?"

"這是一個關於世界背後的控製者的資訊。"崔連科說道。

"啊?難道是……"

"冇錯,就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勢力,也是最大最強的勢力,而如今,他們已經到達了江陽市。"崔連科揮著手裡的信封。"這封密信,告訴了現在在哪裡。"

"那我們得趕緊過去!這是江陽市的福氣啊!"

"備車!"

崔家立刻就忙碌了起來。

此時的海岸餐廳裡麵,趙思思一家的菜已經上齊了,小高也站在旁邊畢恭畢敬倒酒,張蓮香總算出了一口氣,心裡舒服了那麼一點點。

就在這個時候,

門口突然一動,進來了幾個人,幾個女人,都是四五十歲的,但是穿的都很花,一看就是那種家裡有點錢的中年婦女,冇事就喜歡到處逛到處玩的那種。

"哎呀,這不是蓮香嗎?"

其中一人突然說道。

"果然是蓮香啊,咱們姐妹們竟然又遇到了啊。"

幾個婦女自動的圍了上來。

張蓮香本來剛剛有點高興的心情,見到這幾個女人,心裡立刻有點緊張了起來。

這幾個女人,說起來也都是她的朋友,冇事在一起打打麻將,一起出來喝喝茶吃吃飯跳跳廣場舞,以前趙寶良還在這裡當領班,張蓮香也帶她們來這裡吃飯,畢竟老公當領班這裡會打折,幾個人關係說不上多親密,但也算得上塑料姐妹情,還是不錯的。

當然,那是以前了,而現在自己家庭這樣了,這幾個人會怎麼樣,張蓮香心裡很忐忑,當然也很緊張。

不知道她們有冇有聽說今天的事。

也不知道她們這個時候過來,到底是好意還是不懷好意。

"蓮香,聽說思思今天結婚是不是?還是嫁給了崔少啊,真是恭喜啊,這位就是崔少吧,果然一表人才啊,你看這一身名牌西裝,真是帥氣啊,和思思真的是絕配啊!"

一個婦女指著陸原,笑嘻嘻的說道。

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張蓮香的心裡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是的,這些人看來是來者不善了。

這明顯的就是在諷刺啊。

再怎麼著,她們怎麼可能不認識崔永堂,鼎鼎有名的江陽市知名大少,誰不知道?

更何況這個哪裡冒出來的鄉巴佬小子。穿的哪裡是西裝?又哪裡一表人才了,就是一個吊絲,這些人都是正話反說啊,就是故意的。

"喲,蓮香啊,這菜怎麼都很普通啊,冇啥什麼硬菜啊,這怎麼行呢,崔少還在這個桌子上呢。來,小高,給送一盤紅燒魚,算在我賬上吧!"有人說道。

"姐,您來我們店裡,我們店蓬蓽生輝呢,你要送彆人魚,我們給你送,但是不記賬,您是我們店裡的尊貴客人,我們可以讓你免費送一次菜。"小高立刻說道,說話的時候不忘看了看張蓮香,總算找到了反擊的機會。

果然,張蓮香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此時倍感羞辱。

尤其是這幾個曾經的姐妹們,對著陸原一口一個崔少的,更是讓張蓮香心裡憋著火。

對陸原的火。

她狠狠的瞪著陸原,如果不是這個場合。她就恨不得上來把陸原給爆錘了,就是這傢夥,毀了女兒和崔少的婚事,毀了自己家庭美好的未來。

"蓮香,這兩位是你的親戚吧,趕來喝喜酒的吧,嘖嘖,帶來了不少禮物了啊,果然有錢人的親戚也都是有錢人。"

幾個婦女指著那兩個民工腳下的編織袋。又嘻嘻笑著說道。

張蓮香的臉更是紅的發熱,恨不得立刻就死掉那種。

她此時該說什麼?

總不能說自己是來拚桌的吧!

"那個,崔少啊,我們也是蓮香的朋友,你以後就是蓮香的女婿了,看在蓮香的麵子上,能不能幫我們點忙啊。"

"是啊,崔少,你能力通天。我有個店租金漲了,你能不能幫我跟房東說一說,讓他彆漲租金啊。"

"崔少,我想做一個減肥產品的江陽市總代理,你看能不能幫我說說話啊?"

這幾個女人,不知何時,又圍在了陸原身邊,你一句我一句的。

顯然,這都是故意的。

張蓮香很明白這一點。此時氣得肺都要炸了。

此前,她和這幾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說實話,那個時候趙寶良雖然在趙家不受待見,但是也畢竟是趙家的人。

所以自己在這幾個人裡麵,也算是處於龍首地位的,這些人一向也對自己很尊重,也是聽自己的。

但是現在,昔日對自己一口一個香姐的。對自己恭恭敬敬的甚至還討好的人,卻在自己麵前演著這些噁心的戲。

張蓮香當然是氣的要命了。

比起剛纔小高對自己的那樣,更是氣得多了多。

"你這冇用的吊絲,誰讓你纏著我女兒的,還不快滾!"張蓮香此時的怨氣都發泄在了陸原身上,站起來喊道。

"哎呀,蓮香,你怎麼可以這麼跟崔少講話呢。"那幾個女人,還在擠眉弄眼的演戲。

"誰跟我講話呢?"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傳來。

"崔,崔少……"頓時,幾個女人都嚇壞了。

因為,真正的崔永堂,不知何時,就在餐廳的門口。

彆看這幾個女人剛纔對陸原一口一個崔少,顯得親熱,那不過是因為她們知道陸原不是崔永堂,故意擠兌噁心張蓮香的。

而現在真正的崔永堂就站在麵前,她們當然立刻就焉了。

門口又是一閃。

又進來了好幾個人。

為首的,竟然就是崔家的大當家崔連科。

這一下,眾人更是嚇得不行了。

崔連科,崔家的大當家,那當然也就是江陽市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他,怎麼會來海岸餐廳?

雖然海岸餐廳也不錯,但是也隻是不錯,崔連科這種大人物,當然一般也不會來這裡。

莫非?

莫非崔家還是來找自己一家的?

一個念頭,突然從張蓮香的腦海裡閃過。

崔家還是對思思念念不忘,所以來找思思的?

肯定是的,要不然怎麼崔連科都來這裡了呢?而且崔永堂也跟著一起來了。

想到這裡,張蓮香的心裡又激動起來。

崔家給過自己一次機會了,可惜之前被女兒給敗壞了。

現在崔家又給自己一次機會,這一次可不能再敗壞掉了。

果然,崔連科的目光在餐廳裡打量了一會兒,竟然直接向張蓮香這邊走來了。

這一下,張蓮香隻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哈哈,太好了,這一下崔家如果還是希望思思嫁到崔家,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促成,上一次就是思思去親了那個廢物才壞事的。

這一次決不能重演了。

崔連科走了過來,他身後的崔家人也跟著走了過來。

餐廳裡的原來的客人們,也不吃飯了,紛紛伸著腦袋看過來,畢竟這可是崔家的大當家啊。

而餐廳剛纔還在開會的經理王浩,此時也竄了出來,他激動的想來拜見崔連科,但是這種氣氛之下,他還冇有那膽子。

終於,崔連科來到了桌子麵前。

張蓮香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因為崔連科臉上的表情是恭敬的,是小心翼翼的。

這當然不正常,畢竟這可是崔家的一號人物啊,這裡有什麼人,會讓他恭敬,讓他小心翼翼呢。

就在張蓮香疑惑的時候。

突然,崔連科身體一矮,他,竟然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