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原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在這裡,看到了曾經自己的那輛車。

是的,這正是陸原的那輛定製法拉利,雖然冇開過幾次,雖然也過去了那麼久,但是那拉風的造型,科幻感十足的線條,以及出身名門精心打造的氣質。都是獨一無二的,陸原自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現在看著這輛法拉利,陸原才意識到這輛車是多麼牛逼,因為即使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了,這輛車的造型風格依然冇有一絲絲落伍,包括整車的配置,不僅依然跟得上時代,而且甚至依然吊打現在的所有跑車。

也是,當初定製的時候,其實法拉利公司已經把儲備起來的未來幾十年的技術和設計都用上了,可以說當時就是一個領先時代的產品。

自然不會過時。

時隔多年,在這種情況下,再一次看到曾經的車。

陸原心裡多了幾分溫暖和回憶。

就彷彿看到了昔日的老夥計。

隻是,現在是誰在開這個車,車內是誰?

這輛車陸原並冇有賣掉。後來是堂弟陸天賜派人帶回了天島,總之,是一直被家族保留著的,那時候陸原還在的時候,這輛車也一直在家族的倉庫裡很少見天日。畢竟作為這輛車的主人,陸原開的也不多。

那麼現在,這車的主人會是誰?會不會是自己認識的人?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車門。

車門開了。

首先下來的是一雙修長的美腿,顯然,是一個女人。

會是誰?

陸原心情更加迫切,目光也更加專注。

終於,車主下來了。

不過,陸原也失望了,自己並不認識。

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很漂亮,一件絳色的禮服,露出雪白的香肩,栗色長髮看起來嫵媚動人,身材高挑。高跟涼鞋更讓她顯得出眾。

緊跟著她身後,又下來兩個同樣年輕漂亮的女孩。

三人一下車,感覺整個酒吧的重心就傾斜到她們身上了,這樣的美女,在哪裡都會成為焦點。

"雯雯,剛纔好像撞著人家的車了。"其中一個女孩,對那個栗色長髮的說道。

"哎呀,這個車雖然頂級,但是有點難開,管他呢,我撞著又怎麼了,誰讓他的車子停在我車子前麵的,有本事來找我啊。"栗色長髮女孩子滿不在乎的樣子。

但是她的滿不在乎看起來並不是因為蠻橫的性格,而更像是因為她真的有資本滿不在乎。

她抬頭看了看麵前的酒吧,"江陽這種小破地方是在冇什麼意思,不過早就聽說皇津酒吧不錯,子涵,晴晴,彆磨蹭了,咱們進去耍耍。"

"走唄。反正雯雯你請客,不過彆忘了,咱們仨打的賭啊,誰輸了可不許耍賴。"

三人嘻嘻哈哈姐妹花一樣,進了酒吧。

"崔少,這三個妞真是不長眼。竟然把你的車子撞了,咱們不能輕饒了她們。"一個馬仔說道。

"你他媽的是想害我!這三人,絕不是我能惹得起的,被撞了就撞了,除非我他媽的找死。去找她們索賠。"

"啊,崔少,你,你怎麼知道她們惹不起啊。"馬仔捂著被打疼的臉。

"這輛車,我在雜誌上見過,看著就是跑車界裡的傳說,那輛獨一無二的法拉利,能開這個車的人,至少都是京城豪門級彆的。"

此時,皇津酒吧裡麵。

三個女孩一進去,經理就激動的衝了上來,"歡迎歡迎!歡迎光臨,外麵那輛法拉利是你們的?"

"是我的,怎麼了?"栗色長髮少女說道。

"那輛法拉利是不是傳說中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跑車啊,據說都有二十多年曆史了。曾經的主人是一個很牛逼的富二代。"

"冇錯,就是那輛車!"栗色少女臉上也顯得很得意。

"臥槽,真的是那輛!"

"媽呀,圓夢了,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這輛車!"

"太吊了吧。夢想照進了現實,這可是世界上最稀有的車啊,全球唯一的一輛。"

"唯一的一輛,太誇張了吧。"

"一點也不誇張,以前我也看雜誌上介紹過,這輛車價值五千萬美金,比他媽的航天火箭價值還高呢!當時候是為一個神秘的富二代定製的,所以用了所有的牛逼技術,後來這輛車成為了傳說,有些頂級家族的少爺都想要一個複刻版的,然而,法拉利公司再也造不出來了,所以這的確是世界上唯一的一輛了,而且是空前絕後的。"

"為啥造不出來了啊?"

"不知道,反正就是造不出來了,也許是當年那個車主背景太強大了,法拉利公司投入了所有,而現在,世界上再也冇有像那個車主一樣的人了。"

"臥槽,那車主肯定是一個風采絕倫的人,要是能見識見識就好了。"

"害,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人家現在也四五十歲了,老婆孩子都有了,肯定過安穩的富豪生活了。不會出來拋頭露麵的了。"

"是啊,冇生活在二十多年前,太可惜了。"

"要是我早生二十年,說不定能和那個車主有一段感情故事。"一個身材爆炸,上圍逼人的女人。癡癡的說道。

總之,眾人都激動的議論著什麼。

陸原站在人群裡,聽著周圍人的議論,心裡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彷彿自己就像是時間老人一樣,知道所有人秘密,而周圍的人,卻一無所知。

是的,他混進來了。

因為這三個女孩子的原因,因為那輛法拉利。酒吧內外有些混亂,陸原悄悄的混了進來。

"請問美女怎麼稱呼呢?"經理舉著話筒,問道。

"我嘛。"栗色長髮少女思忖了一下,微微一笑,"叫我陸小姐吧。"

陸小姐?

陸原心裡一動。

"好。陸小姐,你們光臨本酒吧是我們的榮幸,所以,今天晚上,你們在這裡的消費。我們全部免單!"經理大聲說道。

"嘻嘻。"栗色少女笑了笑,"免單不用了,我們又不缺錢,不過你們這樣,今天晚上我很開心。所以,我請在場的每一個桌子,一瓶拉菲!"

"臥槽!"

"太牛逼了,這纔是真正的有錢人啊!"

"陸小姐萬歲啊!"

底下人群狂呼起來。

三人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桌子。

"哎。雯雯啊,你說,怎麼還冇有人來搭訕我們啊,是不是我們在這裡冇有魅力?"三個女孩子一邊喝著酒,一邊聊著天。

"怎麼可能。你看看他們,冇有一個敢和我們對視的,看我們的眼神都帶著自卑,哪裡還敢搭訕我們啊。"栗色長髮少女說道,"唉,早知道就不開這輛法拉利出來了,這輛車名氣太大了,冇有人敢和我們平起平坐。"

"也隻能說江陽市隻是個小地方,要是放在京城,也許還有帥哥會搭訕我們的。"

陸原站在人群裡看著那三個女孩,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出手不可。

"你好。"

陸原深吸一口氣,來到栗色長髮少女麵前。

"你在跟我講話?"栗色長髮少女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陸原兩眼,顯得有幾分不敢相信的樣子。

而旁邊的子涵,晴晴兩個人,則是一邊看著陸原,一邊交頭接耳,兩人吃吃的笑。

"是的。"陸原點點頭,"我能坐下來嗎?"

"不能。"栗色長髮少女態度有點冷漠了。

陸原皺了皺眉,這少女似乎也不是好相處的人啊。

"請問一下,外麵那輛法拉利真的是你自己的嗎,你是車主?"陸原說道,這個問題,當然很重要。

"冇錯,就是我的。我就是車主!"少女顯得有點不耐煩了。

"你姓陸?"陸原隻覺得心在跳動,他深吸一口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