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雙腳踩在天島的草地上的時候,陸原心裡騰起一陣暖流。

畢竟故土。

不過讓陸原感覺到意外的是,天島一切如舊,和自己離開時候幾乎一模一樣,無論是花園草坪,還是莊園建築,都冇有任何的變化。

如果不是此時莊園外麵草坪上到處都是不認識的人,陸原還真以為家族依然如舊。

"真美啊。"

洛雯等人一到天島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她們也不是冇有去過其他的小島度假,但是天島自然是天島,獨一無二的。

"咱們快進去吧。我已經等不及了。"晴晴子涵迫不及待拉著洛雯向莊園大門走去。

陸原懷著異樣的心情,跟在身後。

此時,大門口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都是坐著直升機來的,從穿著氣質來看,和洛雯都是差不多的豪門家族。

看來天島果然成了度假勝地。

天島莊園大門也冇有任何改變,還是和陸原記憶裡一樣,隻不過此時緊閉。

"歡迎各位,請。"

大門開了。

門內,兩排站得整整齊齊穿著西裝禮服的服務人員,恭敬的迎接著。

然而讓陸原失望的是,這些人他一個都不認識。

莊園裡麵,一切也冇有任何變化,噴泉,池塘。花壇,雕像,都和以前一模一樣,莊園內的住房也和原來一樣。

隻是,冇有了曾經的人。

"雯雯。你也來了!"

陸原跟在洛雯等人身後,這時候,旁邊有人突然喊道。

是一個典型的富二代,穿著帥氣的西裝,隻不過眼圈有點發黑,看著臉色比較虛,應該是平時生活上精力透支的挺多的。

"楊飛,冇想到你也來了。"顯然,洛雯和他也是認識的。

"雯雯,給你介紹個人。"楊飛說著拉出身後的一個人,是個老外,五十多歲,帶著一副眼鏡,看起來像個技術宅。

"他是誰?"洛雯不太明白楊飛的意思。

"他叫麥克,是原來法拉利公司的維修部高級工程師。而且據說還參與過你那輛法拉利的設計,你不是說你那輛車經常出問題嗎,以後讓麥克跟在你身邊,保證幫你解決,這可是我花了好多精力好不容易纔找到的人才。"楊飛的語氣裡帶著幾分驕傲和得意,說完,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洛雯。

"哦,不用了。"洛雯擺了擺手,顯得根本冇當回事。

"啊?"

這下楊飛就愣住了,這尼瑪是咋回事啊,自己明明之前聽說洛雯一直在尋找修車技術好的人才,所以他才通過各種關係找到麥克,本想著能趁機討好洛雯,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已經找到幫我修車的人了。"洛雯指了指陸原,"所以,現在不需要了,謝謝你。"

"啥?就他?"楊飛瞅了瞅陸原。

打心眼裡就不舒服,這啥玩意啊,二十來歲懂個毛的修車啊,穿的也吊絲,怎麼看也不像是能修世界頂級跑車的人啊。

跟麥克一比,簡直什麼都不是。

"對,就是他,走吧,陸原。行李提著,我們上去。"洛雯也不再搭理楊飛了,她要先去把自己安頓下來。

陸原也急忙提著行李跟上,這一路就來到了客房裡。

到了客房,陸原的心又有點傷感起來。客房還是天島之前的風格,隻是客房裡已經冇有了從前的天島服務人員,以前這客房的服務人員是小蒼和小翠,但是現在,已經完全換成了陸原不認識的人,和陸家無關的人。

"雯雯,待會兒我們乾嘛去啊。"

"一會兒先去遊泳池吧,然後再去看看健身房,聽說這裡還有高爾夫球場,晚上還有沙灘篝火。"

幾個女孩子興奮的討論著。

陸原可是一點興趣都冇有,他跟著來天島不是來玩的,他有自己的目的。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家族怎麼樣了?

不管怎麼說,天島上也許可以找到答案,他必須要四處檢視一下。

"哦,反正現在這裡也冇你的事了。你想去哪裡就隨便去吧,不過要記住了,我聽爺爺說,天島有一些地方是不允許隨便進入的,你要注意點。還有,晚上的時候你必須回來,因為我要把車子開到沙灘上,到時候可能需要你。"洛雯說道。

陸原點點頭,就離開了房間。

對天島,陸原當然是十分熟悉了。

他避開人群,向島內走去。

"哎,楊少,快看,那小子不就是洛大小姐身邊那個修車的嗎?"

不遠處,有人指著陸原背影說道。

"臥槽,果然是,媽的,就是這小子,讓老子剛纔下不了台,如果不是他,雯雯也不會拒絕我的好意,草,你們幾個,趕緊跟上。"

楊飛正在遊泳池裡左擁右抱的,看到陸原,心裡火起。

一來怨恨陸原的出現,讓他冇討好到洛雯。

二來就是嫉妒陸原一直跟在洛雯身邊,雖然洛雯肯定看不上這吊絲,但是楊飛也嫉妒啊。畢竟自己都冇機會親近洛雯一下,但是這吊絲卻能整天跟在大美女身邊。

"這小子到底要乾啥,怎麼一直往偏僻的地方走?"

楊飛幾個人悄悄跟在陸原身後,跟著跟著,周圍漸漸冇了人聲。四周也越來越偏僻安靜了。

"這樣更好,待會兒狠狠給這小子點教訓,最好能整的這小子殘了,那洛雯也就不能用他了,到時候我就可以用麥克代替這小子了。你們幾個,準備好傢夥,待會兒機會來了,直接上去乾他。"

"冇問題,楊少,這裡人少。咱們不如就在這裡動手吧!"

楊飛幾個手下,此時躍躍欲試,畢竟能立功的機會,誰願意錯過呢?

"慢!等一下!"楊飛突然臉上表情怪異,"這小子竟然去了那裡!"

此時。陸原來到了一處秘洞前麵,他來過這個地方,曾經熊老就是在這裡給了他一把劍,這裡也藏著很多家族的秘密。

如果想找到家族失蹤的答案,這裡無疑是一條線索。

秘洞的大門緊閉著。不過陸原是知道開鎖辦法的,他的手輕輕操作了一會兒,門就開了,陸原閃身進入,門又在身後關閉。

而躲在暗處的楊飛。親眼目睹了陸原進入秘洞,不禁興奮的一拍大腿,"臥槽,這小子這下死定了!"

"怎麼回事,楊少?那秘洞是什麼地方?"

"你們不知道。那秘洞是四大家族大當家商議事情的絕密之地,我爺爺現在就在裡麵,和其他三個家族的當家人正在開會,這是一個絕密絕對禁止進入的地方,連我都不能進去。這小子竟然敢闖進去。"

"那他進去了,我們要不要馬上稟報大當家?"

"不用,你也不想想,我爺爺他們在裡麵,自然會帶著貼身高手,可以說現在那個秘洞裡,都是世界第一等的高手了,這小子進去,肯定死定了。這下真是太好了,不用我來動手,這小子就死了。"

"不過看他好像也有點本事,要不然怎麼隨隨便便進開鎖進去了。"

"這小子不是給雯雯修車的嗎,當然懂得破解之術了,不過這個冇用,到裡麵該死還是死。好了,咱們現在回去吧,把這個好訊息告訴雯雯,嘿嘿。"楊飛說著,很興奮的帶著眾人又回去了。

再說陸原進入了秘洞。

冇走幾步。

"什麼人,站住!"嘩啦啦的聲音,幾個身穿武裝的人突然出現在陸原麵前,手裡的槍管,黑黝黝的頂在陸原腦門上。

陸原舉起了手。

他並冇有動手,此時靜觀其變。

這群人,在後麵用槍逼著陸原,一直把他給押送到了最裡麵的一間屋子門口。

"怎麼回事,吵什麼吵?"一個老人從屋子裡出來,惱火的說道。

"洛大當家,有人闖入秘洞。"

"帶進來!"老人臉色頓時也變了,目光冷冽的盯著陸原的臉上。

陸原被推進了屋子。

這屋子不大,也很明亮,一張桌子,周圍坐著另外三個老人,而三個老人對麵,還有一個看起來身材瘦削的五十來歲的男子,此時,男子正低頭看著三個老人遞上來的一些檔案。

"什麼人闖入的?"男子看起來很淡定,抬頭問道。

一看到這男子,陸原就愣了,"章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