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陽市醫院裡。

十幾輛車首尾相連著,魚貫而入,一眼看去就知道都是一夥的,不是某個幫派就是某個家族的。

而老江陽人一看到領頭那輛車牌尾號666的奧迪a8,更是不用動腦子就知道這是江陽趙家一把手趙天弘的座駕。

車子一停穩,刷刷刷就下來幾十個西裝漢子。

藍色的西裝,黃色的胸章,果然正是趙家的手下。

"寶亮,你去找丁院長,查一下王龍在哪個病房。"

醫院大樓前。趙天弘被一群趙家人簇擁著,看著身後家族幾十個穿著西裝的手下,趙天弘臉上也露出幾分霸氣和得意之色。

王龍雖然在江陽市混黑也有些地位,但是混混歸根到底是混混,而趙家畢竟是有門麵的家族,實力上,壓製王龍還是有很大勝算的。

不管怎麼說,這一回要從王龍身上討點油水出來了。

冇多久,趙寶亮就從大樓裡出來了。

"怎麼樣,王龍那小子在幾樓,咱們這就上去找他算賬去!"趙天弘說道。

"爸。"趙寶亮的臉色有點猶猶豫豫的,"我剛纔打聽過了,王龍那小子不在普通病房裡,而是在高級病房大樓裡。"

"什麼,高級病房?"

趙天弘臉色也一下子就凝固了。

這是他萬萬冇想到的。

高級病房是什麼。趙天弘當然一清二楚了,江陽市醫院的病房,分為兩種,一種就是普通病房,這個就是大多數住院患者的選擇。就算是江陽市的各大家族裡的人住院了,也隻能住普通病房。

當然了,普通病房裡也分為幾個等級,最高等級的也是非常舒適的單病號套房。

但是不管分為多少個等級,每個等級,依然是普通病房。

而另一種則是數量不多的高級病房。

高級病房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也冇什麼厲害的,但實際上,江陽醫院的高級病房就是大佬病房,住的都是另一個層麵的大佬。

江陽市因為工業弱自然環境好,所以有不少外地的大佬來這裡養病,這些人背景深厚,就算江陽市當地家族都不一定能惹得起。

而現在王龍竟然可以進入高級病房,實在有點出乎趙天弘意料。

"爸,怎麼辦?"

趙寶亮趙寶峰等人,此時也都冇啥主意。

"住高級病房又咋了。你老爸也不是冇住過,就是多花點錢罷了。"趙天弘目光一抬,臉上又顯得霸氣起來,他說的倒也是冇錯,雖然高級病房俗稱大佬病房,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但是很多事情在錢麵前,都不是事。

"走,去高級病房區!"

趙天弘一揮手,帶著趙家一幫人,浩浩蕩蕩又衝向了高級病房區。

而此時,高級病房區,王龍所在的病房裡,一片忙亂。

"媽的,趙寶良不是被趕出趙家了嗎,怎麼趙家人還會為那個廢物來報仇?"王龍有幾分慌張。

"要我說,他們報仇是假的,畢竟趙家人早就冇把趙寶良當人看了,他們隻是藉著名義,想找我們血光堂討點好處。趙天弘可是老奸巨猾,眾人皆知了。"

"不過這裡是高級病房區,都是非同一般的病人,他們應該會有所收斂不敢隨便過來吧。"王龍還抱有一絲僥倖。

"龍哥,那老傢夥帶著幾十個人上來了!"病房視窗的小弟,一句話。讓王龍徹底斷送了希望。

"媽的,趙天弘這老傢夥還真夠狠的,這下怎麼辦,怎麼辦……"王龍更慌了。

而此時,趙天弘已經帶著人衝了上來。

"你們幾個。守住東邊,你們幾個人,守住西邊,彆給血光堂的人跑了!其他人,把東西準備好!"

趙天弘一聲命令,趙家的人就行動起來了。

病房大樓的地板上,撒上了白色的花,還點上了蠟燭,趙家人搬來了一張桌子,桌子上還放上了準備好的趙寶良的遺像。

而此時,王龍也被自己的小弟,從病房裡,顫巍巍的摻了出來。

他倒不是實誠,而是自己無路可逃,還不如主動出來。

"趙老。您看這事鬨的,之前整個江陽市都說,趙寶良被趙家趕出來了,您還當眾……"王龍衝趙天弘堆著笑。

"趙寶良是我兒子,一直都是。就算趕出趙家,他還是流著趙家的血脈,現在死在你手裡,我趙家必須要為他討回公道!"趙天弘嚴正的說道,表情威嚴。

"我錯了,我錯了。"王龍也是狡詐的人,知道這時候不能硬剛,當然他也明白趙天弘的真實意圖,"我願意賠償趙老您的損失,您看……"

"這個嘛……"

趙天弘心裡頓時就樂了,這正是他的目的。

這個時候,可要想想,好好從王龍身上放點血了。

他正得意著呢。

就這時候。

突然,一句大聲的斥罵,從另一邊傳來。

"混賬,吵吵鬨鬨的,還讓不讓人好好休息了!"一個老頭,穿著病號服,在小護士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來到眾人麵前。

"竟然還在病房裡搞這些玩意,是想咒我死嗎!氣死我也!哪個混賬東西乾的!"老頭來到跟前,看清楚地上那些白花,以及桌子上的遺照,更是氣的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的。雖然八十多歲了,但是看起來非常可怕。

"黃老,您怎麼跑出來了,您還要等著手術呢,可不能隨便離開病房啊!"這時候。丁院長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對老頭態度恭恭敬敬的。

"誰乾的,到底是誰乾的!小李,快給我查明誰乾的,馬上斃了他!"老頭絲毫不理會丁院長,依然氣的大罵道。

"是!"老頭旁邊一個保鏢突然從懷裡掏出一把槍,指向了眾人。

這一下,包括趙天弘和王龍在內的人,都嚇傻了。

槍!

不僅僅是厲害的武器,更代表著一種身份!

這老頭可以有槍。身份絕不一般啊!

丁院長此時臉色也白了。

"那個,我說趙總啊,你還是趕緊給黃老好好道個歉,黃老的身份可絕非常人啊,彆說你了。就是崔家在黃老麵前都不夠看的。"丁院長急忙又拉過趙天弘,耳語道,"而且黃老要做手術,但是因為省裡調遣的醫生遲遲冇到,手術一直在拖。他的脾氣也愈發暴躁了,現在是一點就著,你要是一個不小心,弄不好要整個家族都要滅了,我和你也是多年朋友了。提醒你一下,還不趕緊道歉。"

丁院長這麼一說,趙天弘也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這一下,他也冷靜了不少,是啊。這裡可是高級病房區啊,到處都是藏龍臥虎的,自己怎麼忘了呢。

他此時也不敢多想,趕緊上前給老頭恭敬的道了歉。

"滾,滾!"

老頭並冇有領情。不耐煩的吼道。

趙天弘此時心裡鬱悶至極,老頭讓他滾,他不敢不滾,但是現在走了,心裡又不甘,好不容易有機會從王龍身上榨油水,現在到嘴的鴨子又飛了。

正當他猶豫不決的時候。

電梯口突然打開了,一個急匆匆的中年男子,身後跟著兩個女助手,急急忙忙走了過來。

"邱醫生!您終於到了!"

一看到中年男子,丁院長臉上頓時放出了光芒,喜色充盈,一個箭步衝上去,雙手緊緊握住邱醫生的手,激動萬分的把邱醫生引到了那老頭的麵前。

"黃老,這位就是省醫院的邱醫生,也就是給您手術的主治醫生,現在您準備準備,馬上就可以手術了!"丁院長興奮衝著老頭說道。

老頭一聽醫生來了,可以手術了,臉上剛纔的暴怒也冇了,顯得也喜氣洋洋的。

趙天弘看到這裡,心裡頓時也是喜出望外,既然黃老現在開心了,自己隻要跟他說幾句好話,黃老也許就不會趕自己離開了。

這樣,就可以繼續跟王龍算賬了。

想到這裡,趙天弘心裡又興奮了起來。

"那個,邱醫生,這位就是黃老,咱們這就準備準備去給黃老手術吧。"丁院長搓著手,興奮的說道。

"那個,不好意思,黃老的手術,需要先放一放了。"邱醫生說道。

"啊?怎麼,怎麼回事?"

"我本來的確是來給黃老手術的,但是臨時接到了一個等級更高的通知,我需要先為另一位先生做一個小手術。"邱醫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