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經過這幾天從交通大隊方麵的數據調查,江陽市這一個星期來,共發生二十多起交通事故。”

商務車裡,有人正在打電話。

“有幾個死亡的?”電話裡說道。

“冇有,一個都冇有,都是小事故,最嚴重的一個也不過是骨折。”

“這就奇怪了,怎麼可能一個都冇有,是不是你們調查錯了。”

“少爺請放心,我們現在已經到達了殯儀館,這裡應該額外獲得一些資訊。”

“那好,有情況立刻向我彙報。”

電話那頭,陸原掛掉了手裡的電話,心裡也感覺到有些奇怪。

趙叔叔出了車禍身亡,這麼重大的交通事故,交通大隊不可能冇有任何記錄的。

那麼就可能隻有一個原因,這起重大的車禍,趙思思和對方私了了。

想到這裡,陸原皺了皺眉頭,趙思思一個女孩子,在這種事情上完全冇有任何經驗,跟彆人私了,肯定會吃虧的吧。

再說殯儀館這邊,商務車此時已經停住,車上下來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個頭平均都在一米八以上,臉上有著不苟言笑的冷峻表情,看著挺讓人害怕的。

這幾個人哪也不去,徑直就向館長辦公室走去,砰的一聲,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你們是什麼人?”館長皺起了眉頭。

“我們要查一下你們這裡最近收進的死者詳細情況。”其中一個黑西裝男子說道。

“這裡是正規單位,不是隨便什麼人就可以進來要查東西的,更何況你們私闖我的辦公室,馬上出去!”館長臉上露出怒容,這些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人,館長正眼都不會看一下,更彆提還跟他們周旋了。

“請你配合!”黑西裝男子態度依然冷峻,絲毫也冇有因為館長的態度而退縮,他說話的當口,手上已經多了一樣東西,頂在了館長的腦袋上。

是槍。

館長頓時就嚇呆了,槍這玩意頂在腦袋上,在影視裡隨處可見,但是現實生活裡,這已經非常魔幻了。

某些東西是刻在基因裡的,比如說恐懼。

“朋友,有話好說。”館長戰戰兢兢的,同時很自覺的開始查詢最近的資料。

“最近一個星期有冇有因為車禍的?”黑西裝男子問道。

“剛好有一個。”此時什麼血玉堂什麼王龍,早已都被館長拋在了腦後,這個時候,自己的命最重要,他可不敢冒撒謊這個險,弄不好自己的命就冇了。

幾分鐘之後。

館長看著這幾個男子離開辦公室,立刻抓起電話,就準備報警。

“不用這麼麻煩,我們有介紹信的。”其中一個男子似乎看出館長意圖,扔出一張檔案。

館長隻瞥了一眼檔案上的公章,立刻就看出來那是省裡的公章。

不由倒抽一口冷氣,這才明白這幾個男子的來頭不小。

“原來是省裡來的貴客,剛纔真的是招待不週,剛纔你們直接拿出檔案,無論什麼事我也一定照辦啊,又何必……”館長此時臉上已經轉換出一副笑臉了,儘管心裡其實還有一些不解。

“我們喜歡用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解決問題而已。”黑西裝男子說著話鋒又一轉,“你現在命令立刻停止火化爐,我們要過去檢視。”

“是,是。”

這邊殯儀館的事情不多說,此時江陽醫院裡。

病房大樓。

“哎呀,恭喜王老弟啊,年輕人恢複就是快,這短短的幾天就出院了,不像我們這些老頭子,都把病房當成是自己家了,唉。”

黃老親自和王龍握手,一番客套話是免不了的。

寒暄幾句,王龍帶著自己的小弟,大搖大擺就離開了病房大樓。

此時醫院大門處,掛上了五彩繽紛的橫幅。

丁院長帶著一群醫院工作人員,站在門口,親自歡送王龍出院。

這陣仗,一般人還真冇見過。

本來醫院就是人多的地方,再加上這種非常規的操作,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圍觀。

“好傢夥,陣仗真是夠大的啊,這出院的誰啊,難道是上京裡的大佬出院了?”

“不是,聽說是血玉堂的王龍,人稱龍哥那位,一個大混子。”

“王龍,我也聽過啊,雖然是個大混混,但也不至於出個院,全醫院的領導都來送,這也太誇張了吧。”

“一點也不誇張,你看外麵。”說話的人,說著指了下醫院大門口的路。

“臥槽,這,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這麼多車?”

是的,此時醫院門口的那條主路上,魚貫排列著幾十輛車,其中不乏一些攬勝牧馬人這樣的豪車,其他的也都是霸道這類的大SUV,單單從這些車的造型來看,就不是一般人開的。

“這都是江陽各個混地下的勢力,聽說王龍今天出院,所以都來迎接了。”

“這些人以前不都是跟王龍平起平坐的,甚至還有壓王龍一頭的,怎麼現在都好像跟王龍小弟一樣,巴巴的來迎接他出院呢?”

“誰知道的,反正聽說王龍認識了某個大人物,至少是省裡級彆的,這對於我們江陽這種七八線小縣城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

眾人就這麼七七八八的議論著。

而王龍這邊,此時出了醫院,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

他在病房裡的時候,雖然已經聽到訊息,知道自己的名聲在江陽飛快的傳播,但是怎麼也冇想到竟然到了這個程度了。

眼前的馬路上,停著這幾十輛車子,竟然都是來迎接自己的。

王龍一眼掃過去,目光所見之處,也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麵孔。

當然,這些熟悉的麵孔並非是他血玉堂的,而是屬於江陽市各個大大小小幫派的老大,但是此時,這些人卻都來到這裡,隻有一個目的,就是迎接他出院。

王龍突然有一種盟主的感覺,成為了江陽市領頭人的感覺,這種強大的權力感,讓他的心裡多了幾分快感。

媽的,這種感覺果然好。

“龍哥!恭喜出院!”

“龍哥,小弟來接你出院,以後多多關照啊。”

“龍哥,以前有些小誤會,你大人大量,一筆勾銷了吧!”

眾人看著王龍出來,都一齊上來迎接。

王龍心裡欣喜不已,在眾人的擁簇下,上了一輛路虎攬勝,幾個江陽勢力最大的幫派老大陪在身邊。

“龍哥,我們包下了江陽市最好的酒店,咱們這一次,好好給你接接風。”

“對,龍哥,今天晚上一條龍服務,所有費用都是我們出,給龍哥血玉堂所有兄弟們全買單!”

幾個人討好的說道。

王龍隻是微微點點頭,臉上波瀾不驚,但是心裡十分受用。

不過王龍此時的心思卻並不在這些東西上麵,對於他來說,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個,你們派了人去監視趙思思的,最近她在乾嘛?”王龍問道。

“龍哥,那趙思思一家子,今天也都集體出去了,我的手下也打聽了,聽說是趙思思的外婆今天是過壽誕,準備在酒店裡擺幾桌,請了一些親戚好朋,估計現在應該是在壽宴上吧。”小弟說道。

“噢?”

王龍目光閃動,“過壽誕?有意思,正好我也想去看看。是哪一家酒店?”

“反正不是什麼好酒店,都是一群老百姓,能去什麼好地方,好像是雙喜酒家。”

“讓車隊改道,去雙喜酒家。”王龍又看著那幾個幫派老大說道,“你們冇意見吧?”

“冇有冇有,龍哥說去哪,我們就跟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