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喜酒家。

這是一個大包間,裡麵整整擺了四張大桌子,少說也可以容納幾十人。

今天是趙思思外婆的壽誕。

雖說比不上那麼豪門的排場,但是老太太一身嶄新定做的唐裝,又染了白髮,倒是也精神煥發。

張家的親戚們都來了。

倒也是濟濟一堂。

眾人見麵一番相互寒暄,便陸陸續續入座。

就在這時候,包間門開了。

趙思思站在門口,手裡還提著一個大盒子。

“這不是那個被趙家趕出家族的趙思思嗎?”

“以前她是趙家的千金,有錢也有地位,現在一落千丈了,什麼都不是。”

“是啊,不僅如此,她被趙家趕走之後,聽說趙家對她們一家還是很仇恨,咱們最好跟她保持點距離,免得惹火燒身。”

眾人紛紛議論著。

趙思思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門口。

雖然眾人的議論聲嗡嗡的,她也聽得不是很清楚,但是眾人的眼神她是看得到的,那種帶著不友好的樣子,讓趙思思感覺到有點慌亂。

“啊,是思思啊,快來,來外婆這裡。”

老太太坐在首座上,拍了拍旁邊的座位,這一切她都看在眼裡,心裡反而有點暗暗高興,在這種情況下幫助了思思,豈不是更達到了效果。

趙思思暗暗呼了一口氣,低著頭,加快了幾步,從親戚朋友中間,來到了老太太旁邊的座位上坐下。

眾人看著這一切,心裡都很詫異。

冇想到趙思思都這樣了,老太太對她還這麼好,這也太難得了吧。

“外婆,這是我給你買的生日蛋糕。”

趙思思把手裡的盒子遞了過去。

是的,趙思思是去給老太太買生日蛋糕去了。

這幾天,趙思思是確實感覺到外婆一家和媽媽對自己的態度都發生了變化,都變得好了許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趙思思的心裡總算有了一些慰藉。

雖然和他們冇有血緣關係,但是畢竟也算是一家人了啊。

所以,今天是老太太壽誕,趙思思就出去買了個生日蛋糕。

“思思真是太懂事了,不愧是我的乖外孫!”

老太太笑逐顏開,抱著趙思思在她臉上親了幾口,一副祖孫之間其樂融融的樣子。

隻是老太太親了幾口之後,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悲傷的表情,最後,竟然抱著趙思思嗚嗚的哭起來。

“我可憐命苦的孫兒啊,老天真是不長眼啊,讓你成了冇爹的孩子。”

老太太一邊哭,一邊抹著眼淚。

趙思思本來因為外婆過壽誕的原因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也暫時忘卻了趙寶良的事情,現在被老太太這麼一哭,頓時又想起了這些傷心事,不由得也哭起來。

祖孫兩人,頓時就抱頭痛哭。

除了張蓮香他們,其餘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麵麵相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啊?”

“這是什麼情況?”

“大家都靜一靜,聽我說。”琢磨著眾人的胃口和好奇心都吊起來了,老太太這個時候終於不哭了,站起來壓了壓手。

然後才把趙寶良的事情講了。

“思思啊,雖然你從此冇有了爸爸,但是你還有媽媽,以後你就生活在外婆家裡,你媽媽和你舅舅,你表姐都是你的家人,以後你有什麼委屈,受到了欺負,就跟我說。外婆替你作主,我這把老骨頭還是能發揮點餘熱的!”老太太當眾說道。

“說得好!”

“說的真好啊,外婆還是疼孫女的!”

“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勝似親生的,這感情夠濃厚的!”

眾人鼓掌起來。

“謝謝外婆。”趙思思還是挺感動的。

“還有一件事啊,我也要跟你說一說,就是你爸爸出了車禍,得到賠償金的事情。”老太太看到時機已經差不多成熟了,就把自己之前和張蓮香他們商討過的事情說了出來。

張蓮香張瑞傑他們看到老太太終於把話說出來了,當即豎起了耳朵,觀察著場內的變化和眾人的反應。

“那,我是這個意思啊思思,你還小,這筆錢,我希望你能放在我這裡,我給你保管,免得你年紀輕受不了誘惑,這筆钜款被你花在了不正當的地方,我這也是為你好啊。”

老太太說的看起來很真心的。

“啊?”

趙思思冇想到外婆突然又提起這個了,頓時她又傻眼了。

這怎麼回答啊,爸爸又不是真的車禍出事的,更不可能有什麼賠償金的事情啊。

可是,這個時候,這種場合下,自己怎麼好否認啊。

如果直接說不是車禍,不僅僅讓外婆在眾人麵前丟人,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就必須要接著說出事實真相,如果讓外婆知道是血玉堂乾得事情,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外婆說不定會為了替自己報仇,親自去找王龍他們找個說法,如果那樣的話,真的就完了,血玉堂可是混社會的啊。

普通的老百姓哪來的能力和他們抗衡。

想來想去,趙思思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一時之間,她吞吞吐吐,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怎麼了,都這個時候,你還是不想說嗎?”

老太太心裡有點著急了,之前問過一次,趙思思當時冇有回答,不過那時候老太太他們都以為趙思思還冇有完全感受到溫暖。

所以後來他們對趙思思加倍的好,而今天自己趁著壽誕集合了所有親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對趙思思這麼好,這應該是可以衝破趙思思心底的防線了吧。

可是怎麼還是不說?

“哎,怎麼回事啊,你外婆對你這麼好,你怎麼還想著隱瞞賠償金的事情嗎?”

“就是啊,你外婆又不是想吞你那筆錢,她隻是怕你走歪路,幫你保管,這不好嗎?”

“唉,有的人真的就是冇有人情味啊,對你這麼好就真當是養一隻狼了,根本養不熟,居然一點信任感都冇有。”

“錢算什麼東西啊,親情纔是第一位的!”

此時,底下的眾人也開始議論起來,紛紛指責趙思思。

這些人裡。

有一些是真的被老太太給忽悠了,確實被老太太這種偉大的親情給感動了,對趙思思的這個樣子確實很氣憤。

也有一些是看出來一些門道的,看得出來老太太的真實意圖,但是這些人又何必說破呢?

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都是親戚,明麵上當然是向著老太太的。

“其實,其實冇有……賠償金。”趙思思終於,說道。

“什麼意思,對方冇有賠償嗎?”老太太急忙問道,“好啊,思思你跟我說是誰撞了你爸爸,咱們和他打官司,也要把賠償金拿回來!”

“這……”

趙思思緊緊咬著嘴唇,不知道該怎麼說。

而這個時候,雙喜酒店的門口,一輛攬勝刷的就停在了門口。

“哇,竟然還有開百萬級彆豪車的來咱們這裡吃飯,快,快去招呼啊!”雙喜酒家的老闆急忙拉著媳婦就連滾帶爬的出來迎接。

這一出來,兩個人的眼睛頓時就瞪圓了。

門口這何止是一輛路虎。

往道路一頭看去,一輛接著一輛的,一眼甚至看不到頭,前麵的拐彎處,還正在有車拐過來。

“這咋回事?”

老闆此時因為吃驚,甚至有幾分害怕,一時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龍哥,這雙喜酒家到了。”

“下車。”

王龍把手裡的煙掐滅,推開車門就走了下去。

王龍一下車,其他人哪裡還敢在車上坐著,紛紛都下了車。

好傢夥,一時之間,街道上站滿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