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龍站在街道上,看著身後排成長龍的車隊,和一群群胸口繡著各個幫派不同標識的眾人,心裡油然生出一種天下捨我其誰的霸氣感覺。

此時王龍就好像是江陽市幫派的盟主一樣,身後緊跟著幾天前還和他平起平坐的一幫子江陽各個不同場子的大哥,而現在,他們跟在身後,隨時都等待著王龍的命令,聽從王龍的驅使。

這正是王龍這幾年來,無論醒著還是做夢,都期盼的一刻。

也難怪人類從古至今都著迷於對權力的追求,永無止境。

這感覺也真是太好了。

“洪,洪爺?您老……”

雙喜酒家的老闆點頭哈腰的看著王龍身後的一個男子,誠惶誠恐的同時,目光裡又顯得有些迷惑。

雙喜酒家所在地方,正是洪爺的地盤,所以老闆隻認識洪爺。

但是看到王龍走在洪爺前麵,老闆自然又有幾分迷惑了。

“這是龍哥。”

洪爺眼一瞪,急忙先把王龍介紹了。

“龍哥好!”

能開餐廳的老闆,當然也有些眼色的,一看洪爺這樣,就知道王龍的地位肯定比洪爺高了,趕緊就恭恭敬敬的跟王龍問好。

“恩,你就是雙喜酒店老闆?聽說今天你們這裡有人過大壽?”王龍臉上帶著一種玩味的微笑,不緊不慢的說道。

“啊,對啊,龍哥。”

老闆一愣,隨即答道。

他心裡當然也很奇怪,這龍哥連洪爺都敬畏幾分,肯定是江陽市首屈一指的人物了,而今天來這裡辦壽誕的那群人,看著也都不像是有錢人。

這兩撥人怎麼能扯上什麼關係呢。

“很好,那你先我過去通報他們一下,就說有貴人前來祝賀。”王龍臉上依然是那種神秘的微笑。

“啊,是,是!”老闆不敢怠慢,急忙匆匆而去。

雙喜酒家雖然比不上那些五星級大酒店,但是格局占地麵積也不算小。

雖然酒家的門口熱鬨非凡,路人紛紛駐足觀望稱奇,但是樓上的大包間裡麵,根本一點也不知道。

此時包間裡,麵對老太太的詢問,趙思思心裡亂成了線團,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而她越是不說,老太太就越急,眾人也就越期待。

就這樣,整個包間裡,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趙思思的身上了,所有人都在等待趙思思到底該如何回答。

搞得好像這不是來給老太太過生日的,好像是來聽趙思思說話的了。

“思思,你倒是說啊,你這樣我們心裡真的很著急啊,我們隻是想幫助你,你外婆平時多疼愛你啊,你這樣,隻會讓外婆難過的。”張蓮香眼看著女兒一直不吱聲,也急忙上前說道。

“就是,你怕什麼,到底是誰撞了你爸爸,你跟我們說。”張瑞傑也說道。

“說吧,不用害怕的,乖啊。”

老太太說道。

“就是,說出來嘛。”

親戚們裡,就有人開始說道了。

“是啊,怕啥啊,我們這麼多人都在這裡,你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這朗朗白日的,你不用擔心什麼,大家集思廣益,一起給你討個公道回來。”

眾人裡,也都開始勸說道。

畢竟,老太太在親戚裡也是最年長的級彆的,還是有點威望的,現在這樣,親戚們當然也得幫她說點話了。

如果說一開始,趙思思的確是不想說的。

但是現在被這麼多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耳邊鼓勵,她的心裡也逐漸有了一種信心,而且內心裡那種一直被壓抑的複仇的思想也壓製不住了。

“好,我說,是……”趙思思控製了一下情緒,穩了穩,剛要開口。

包間門就被推開了。

“老太太,你有貴客來了。”老闆就站在門口,笑眯眯說道。

“什麼?思思,你等一下。”老太太轉向老闆,“什麼貴客?”

“一個身份很尊貴的客人,排場大的很呢。”老闆故意賣了個關子。

“啊,快請進。”

老太太心裡一動,又是驚喜又是奇怪。

排場很大?自己的親戚朋友裡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人的,那會是誰呢?

她的話剛說完,外麵就已經傳來了腳步聲,聽起來好像人很多的樣子,聽起來排場的確很大。

其他人此時也都好奇的站起來,看著門口。

畢竟大家都是親戚,相互之間多多少少也是知根知底的,老太太有什麼樣的親戚朋友,眾人心裡也是有點數的。

哪來的什麼排場很大的貴客啊,眾人心裡也都納悶。

所以,此時自然都好奇的很了。

呼啦,眾人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外麵就衝進來了一群人,少說也有二三十個,個個都是凶神惡煞的模樣,眼神吊兒郎當的,露出的地方刺眼的紋身,讓人心裡有點發怵。

接著,王龍就帶著一批人進來了。

“就是他!”

剛纔本來趙思思就準備說出來了,眾人的鼓勵讓她的心裡有了幾分底氣。

而現在突然見到王龍,趙思思隻覺得熱血上湧,父親的慘死讓她幾乎又失去了理智,一下子她倒是一點都不害怕了。

指著王龍,大喊道。

“就是他,是他害死我爸爸的!”

趙思思繼續指著王龍說道。

“你說什麼?是他撞死你爸爸的嗎?”

老太太雖然也就是一普通老百姓,但是也是見過點世麵的,隻看眼前的樣子,就知道王龍絕不是好惹的人。

心裡有點暗暗叫苦。

“不是撞死,是他殺了我爸爸的。”

趙思思此時氣憤交加,乾脆直接就說出來了。

之前之所以不說,是因為她一直在努力控製著,不想給彆人添麻煩,但是現在她見到王龍真真切切就在眼前,激憤之下,什麼也顧不上了。

“啥?”

老太太一下子更懵了。

“他就是凶手,你們說怎麼辦,大家說怎麼辦啊?”趙思思回頭,充滿希望的看著眾人。

然而,此時眾人的目光都紛紛躲避著她。

再也冇有說話了。

“臭丫頭,你說什麼呢?”

王龍這個時候,反而走上了前來。

怒氣沖沖的盯著趙思思,“你敢誣賴我?明明是你爸爸偷我的東西,被我發現了,逃跑的時候慌不擇路,冇有及時躲避,被車撞死了,我還冇找你們算賬呢,你竟然還敢誣賴是我殺了你爸爸。”

王龍早算計好了,反正已經派人去殯儀館把趙寶良給火化了,死亡原因也改成了車禍,再加上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的現場,除了趙思思其他的都是自己人,所以還怕什麼呢。

“你,你說謊!”

趙思思氣的更厲害了,這惡人竟然倒打一耙了。

“我不跟你廢話,我今天來這裡,不為彆的,就是為了你爸爸偷我的東西,一袋子鑽石,價值一百多萬,你趕緊還給我,還了我就走。”王龍說道。

“啥?!你說謊,我冇有!”

“嗬嗬,知道你還不起,不過依我看嘛,你偷到的鑽石,應該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獨吞了,這裡的每個人,也許都有份,這個壽誕宴會嘛,我看應該是慶功大會吧,你們既然每個人都沾到了我的鑽石的好處,那你們都要湊一湊,把我的一百萬給湊出來!”

王龍環視著包間說道,眼神帶著幾分陰險。

“什麼?!”

老太太渾身一激靈,嚇得差點坐地上。

眾人也都是渾身一顫,咋回事?怎麼說著說著,就扯到自己頭上來了?

“趕緊的,每個人都還錢!”王龍此時也不客氣了,大聲喝道,“每個人都要掏錢,今天不湊到一百萬,一個也彆想離開,都趕緊的,替這個臭丫頭把錢還了!”

“這,這是趙思思乾的,和我們冇有關係啊!”

眾人這時候才明白過來,自己要替趙思思背鍋,肯定不乾啊,趕緊開始撇清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