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都是趙思思的親戚?怎麼就沒關係了?”

王龍臉上露出某種戲弄的表情。

他最享受的就是這種情形了,享受有人畏懼自己的感覺。

“你,應該就是趙思思的外婆吧,你說怎麼辦?”

王龍衝著老太太說道。

“不管我的事啊,我隻是個老太婆,什麼也不知道。”老太太此時身體用力向後蜷縮,開始裝糊塗了。

“我看你們坐的挺近的,緊緊挨著。”王龍說道。

“隻是恰好罷了,我們都是隨便坐的。”老太太急忙擺擺手。

“好,如果你們不幫她賠償我的損失,那我就把這個臭丫頭帶走了,到時候你們後悔也來不及了!”王龍說道。

“我們怎麼會後悔呢,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她竟然做了這麼惡毒的事情,偷了你的東西,作為她的親戚,我們都感覺到恥辱呢,現在你帶走她,讓她接受懲罰,這是正義的降臨,我們應該歡呼呢。”

親戚們一聽隻要把趙思思帶走,自己就可以脫身,天下竟然還有這麼好的事情,簡直雙手雙腳讚成啊。

這正合王龍的本意,他這麼做就是讓趙思思處於孤立無援的地步,甚至讓趙思思的這些親戚都支援自己。

“好,帶走!”

王龍一揮手,手下一擁而上,直接就抓住了趙思思。

趙思思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外婆,媽媽……”

趙思思帶著絕望的哭腔,最後一次看向包間裡的人,但是看到張蓮香等人扭過頭根本不看自己一眼的樣子,她也算是明白了。

都是自己傻,以為大家是真的關心自己,現在她終於明白過來,這些人都是衝著那所謂的,根本不存在的賠償金而已。

“真是氣死我了,還以為真的有賠償金呢,害的我這一段時間對她那麼好,結果到頭來差點冇把自己貼進去,而且今天這個壽誕完全被破壞了,在親戚朋友們麵前也徹底丟了臉。”看到王龍帶著趙思思離開了,老太太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緊張的心這才稍稍鬆弛了一點。

“什麼玩意啊,來參加個宴會,差點把自己搭進去。”

眾人也議論紛紛的。

“好在現在冇事了,走,咱們也出去看看去。”

也不知是誰提議,立刻得到了響應,眾人都從包間裡,跑到了外麵去。

再說王龍等人帶著趙思思從雙喜酒家走了出來。

這一出來,這才發現,街上的情形,和剛纔自己進去的時候也不一樣了。

不知何時,這條街上又多了幾輛豪車。

再加上王龍本來的幾十輛,此時,整個並不寬大的街上,已經被各種豪車塞得滿滿噹噹的了。

這種情形,可以說從來冇見過。

雙喜酒家所在的這條街道,並不是江陽市的繁華中心區,屬於有點年頭的老城區,這裡人流量雖然多,但是還是窮人多。

此時,這麼多豪車堵在馬路上,已經旋風一樣傳開了。

眾人在道路兩邊的地磚路上駐足翹首觀望,密密壓壓的。

“來的是什麼人?”王龍瞅著多出來的豪車,問身邊的人。

不過旁邊的人這個時候顯然已經不需要回答,因為豪車的人已經走了下來了。

“爺……”趙思思被兩個人抓住,動彈不得,但看到出來的人,還是不禁身體動了一動,下意識的開了口,不過隨即也意識到了什麼,後麵的字也就吞了回去。

“怎麼,趙家的人,又來了嗎?”

王龍嘴角浮出一絲笑意,看著來的這幾個人。

是的,來的這群人,正是趙家的趙天弘他們幾個。

“那不是趙家的人嗎?”

“他們怎麼來這裡了?”

他們一下車,眾人就立刻就認了出來。

不由騷動起來。

說實話,趙家在江陽市的知名度,還是比王龍他們的知名度大的,而且也比王龍有檯麵。

畢竟人趙家是正正經經做生意的,而王龍是混社會的,都不是一個層次的。

“哎,王龍身邊那個,不是被趙家趕出家族的趙思思嗎,莫非,趙家的人來這裡是為了趙思思,這下有好戲看了。”

“怎麼可能,都被趕出家族了,都冇有關係了。”

“誰說的,雖然趕出去了,但是大自然的血緣紐帶關係還是有的,現在王龍對趙思思動手,趙家的人當然也看不下去了。”

一知半解的老百姓閒聊著。

說話之間,趙天弘帶著人,已經來到了王龍的麵前。

“你們有啥事?”王龍倒也不客氣,直接開口道,以前對趙家的人有忌憚,現在是一點也不需要顧忌了。

趙天弘看了趙思思一眼。

趙思思的心立刻一跳,有點緊張起來,也許,他們是來救自己出去的?

“我們是來替上一次的事情道歉的。也祝賀你出院。”趙天弘低著頭說道,姿態比較謙卑。

是的,自從上一次在醫院病房大樓裡之後,趙家的人回去之後,自然也是日思夜想,坐立不安。

這一次聽說王龍出院,所以也立刻準備祝賀。

隻不過他們的訊息當然比各幫派晚了一點,畢竟和混混不是一個圈子的,不過得到了訊息之後,他們也立刻就都趕來了。

“啊,哈哈,好,挺好!”

王龍很滿意。

是的,何止是滿意,簡直是太舒服了,因為趙家的人也來祝賀,這代表著江陽市的豪門也對開始向自己示好了。

現在自己已經在江陽的各幫派中隱隱是總扛把子的地位了,如果再加上江陽市的豪門也示好自己,那自己在江陽也就是第一人了啊。

“這個趙思思,是你們趙家的人吧,還有,趙寶良的死也和我有關,你們不會介意吧?”

王龍臉上又浮現出那種戲弄的樣子,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想看看趙家人的反應。

“我們趙家早已和這一對父女冇有任何關係了。”趙天弘立即說道。

這是意料之中的,趙天弘早就對趙寶良趙思思冇有什麼感情了,現在更是和他們把關係撇的一乾二淨。

趙思思的心也沉了下去。

“怎麼回事啊?看樣子,趙家的人,似乎和王龍聊的挺好的啊,怎麼著也不像是要來帶人的樣子啊。”

“是啊,看那趙天弘的樣子,好像還挺尊重王龍的。”

眾人離得遠,聽不到談話的內容,但是肢體語言還是能看到的。

“這王龍現在混的這麼好了嗎,看來也許隻有江陽市的崔家纔會壓他一頭了。”

就在此時,突然,又有幾輛豪車,從遠端開了過來。

車子打開。

下車的,不是彆人,正是江陽市崔家的人,為首的就是崔家的當家人崔連科。

“哇,這怎麼回事,江陽市第一家族的人都來了。”

正說著,從兩邊又陸續進來了不少車。

車上下來的人,都是江陽市的頭麪人物,級彆上比不上崔家這種江陽市第一的,但是也都是江陽市頭麪人物。

“現在這條街可以說是江陽市最昂貴的街道了,這街道上的人,把控著江陽市百分之九十了吧!”

眾人不由都驚撥出來。

王龍看到連崔家的人都來了,心裡倒是也有點驚訝了。

“恭喜王龍先生出院,這是崔家的一點心意。”崔連科帶著崔家的人來到跟前,微微示意,身後的人立刻送上了一份禮物。

光看那包裝,就知道價值不菲,但是當然了,價值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崔家的禮物。

“多謝崔老爺子,以後隻要有什麼事,咱們一定要相互幫助。”王龍心裡大喜,自己這地位簡直直升啊,連江陽第一的崔家都來了。

這在以前,簡直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