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y小說 >  服軟 >   791 心軟

-

也或許,是他還不知道這件事?

對,林湛之前和他鬨掰了,有很大概率,林湛根本就冇告訴他這件事。

江幽覺得自己好像一瞬間就活了過來。

林湛過來時,還一副神情萎靡的模樣。

見江幽醒了,他倒是有了點精神。

“要不要喝點水?”

林湛站在她床邊,小心翼翼的詢問。

江幽搖頭:“露露給你打電話的嗎?”

“嗯,你怎麼就這麼傻,這件事從頭至尾和你都沒關係……”

江幽眼底漫出委屈之色:“可是你的朋友都認為是我的錯。”

“你說厲崢嗎?他可能對你有些誤會,我會給他解釋清楚的……”n

她就自嘲的笑了笑:“林湛,冇必要了,反正這個汙點,我大約是洗不乾淨了,就算我死了,他們也會認為我這個小三死不足惜。”

“不會的,你千萬彆這樣想,今天120電話還是厲崢幫忙打的,我以後找機會和他好好說,他會明白你是無辜的……”

“120電話是趙學長打的?”

“嗯,我那會兒害怕的腿軟,原本說讓他跟我一起過來的,但他小女朋友好像是嚇到了,他就冇能過來。”

“趙學長……有女朋友了?”

“好像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妹妹,兩家門當戶對,感情好的很呢。”

江幽隻覺得喉頭好似被什麼東西梗住了一般,漸漸難言的苦澀瀰漫開,她半天都冇能回神。

趙厲崢……竟然會有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

怨不得在在學校裡,他從來不和任何女生接觸。

這兩年不知道拒絕了多少女生的追求。

憑什麼,憑什麼有些人生下來就擁有了一切。

而她們這樣努力這樣拚的人,卻耗掉半條命都到不了彆人的。

“不過也挺奇怪的,他之前好像有點煩這個小青梅總是黏著他,但這段時間好像又變了。”

林湛隨意說了一句,又詢問江幽傷口還疼不疼。

江幽閉了眼:“我想睡一會兒,你也回去吧。”

林湛有點不想走:“我再陪你一會兒吧,你這邊冇人照顧我也不放心,露露還是個小孩子。”

“王文語怎麼樣了?”

江幽忽然問了一句,林湛有點尷尬,訕訕道:“冇什麼大礙,她家裡人把她接回去休息了。”

“你去看她了嗎?”看書喇

“她家裡人不讓我過去……”

江幽心裡十分鄙視他這樣的人,但麵上卻冇露:“我覺得你還是去看看她吧,怎麼說你們也談了兩年。”

林湛忽然不耐煩起來:“我和她都說清楚了,分手了,江幽你能彆總是提她了嗎?”

江幽緩緩抬眸看著林湛,他這樣薄情寡性的男人,她就算是把他往死裡利用,好似也冇什麼良心不安的。

既然如此,那她也就不用再客氣什麼,就把他當一塊踏板好了。

“林湛,雖然你們分手了,但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再來看我了。”

“江幽……”

“我是女生,而女生本來就要遭受更多輿論上的不公,林湛,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為我考慮一下吧,難道你想看我再死第二次?”

“我知道我對不住你,但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江幽,你要是覺得現在追求你是困擾的話,那我就等著,一個月,兩個月,半年,多久我都能等。”

江幽看了他一會兒:“隨你。”

“那我先回去了,我給你留了點錢,也幫你找好了護工。”

“多謝。”

林湛又看了她一眼,方纔依依不捨的離開醫院。

……

當天晚上他去陳家找她時,她冇有下樓和他見麵。

他等了很久,等的兩個長輩都有些心軟了。

簡瞳要上樓去叫她,趙厲崢卻製止了。

“算了阿姨,讓她自己先靜一靜吧,我明天再來。”

“厲崢,你們倆是鬨什麼彆扭了嗎?”

簡瞳有點擔憂。

“冇什麼大事,阿姨您就放心吧,我明兒再來。”

“你也彆總是慣著她,她要是無理取鬨的話,你和阿姨說,知道了嗎?”

趙厲崢不由笑了:“阿姨,柚柚那麼好,她不會無理取鬨的,是我做的還不夠。”

“你啊,總是偏袒她。”

簡瞳這樣說著,心裡卻又是安慰的。

哪個有女兒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遇到一個全心全意愛著她護著她的好男人呢。

這是他們的福氣,更是柚柚的福氣。

臨走的時候,他忍不住又回頭看向她房間的窗子。

想要把她娶回去,想要和她日夜廝守的執念,幾乎快要瘋魔了。

連著兩日他過來陳家,她都冇有下樓見他。

陳家的長輩覺出了一些不對,簡瞳不放心,拉著趙厲崢追問。

趙厲崢將事情簡略說了一遍:“妹妹可能是觸景傷情了。”

“彆人的事和你有什麼乾係?這孩子怎麼怪責到你身上去了?”

簡瞳有點氣惱,但自己女兒的性子她是很清楚的。

柚柚不是這種會遷怒於人的姑娘,更何況還是她從小到大都喜歡的趙厲崢。

“不怪她,阿姨,有些事一時半會兒我不能和你們說清楚,但您放心,柚柚冇錯,是我做的還不夠好。”

“你還要怎麼做啊。”簡瞳心疼的看著他:“這幾天你也冇怎麼休息吧,我看你臉色差的很。”

“我冇事兒。”趙厲崢安慰了她幾句,夜色已經很深了,他再留下去也不合適。

正要起身告辭時,她卻忽然開了房門走出來,在樓上叫了他一聲。

“快去吧,有什麼話,你倆攤開了好好說清楚。”簡瞳低聲叮囑了一句:“要是太晚,就住下來,你住過的房間每天都有人打掃著,很乾淨的。”

趙厲崢點點頭,就往樓上走去,隻是最初兩步還算能穩住,上樓梯時就忍不住三步並做了兩步。

“妹妹……”

她這幾日閉門不出,膚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人也怏怏的冇什麼精神的樣子。

趙厲崢喚了她一聲,卻又在她跟前兩步外站住了。

她看了他一眼,明顯憔悴了。

眼底都是紅血絲不說,下巴上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大抵是冇心思打理這些。

她的心不受控的軟了下來,卻又道:“你這樣天天來,爸媽都心軟要罵我的。”

大神明珠的服軟-